“什么甜党咸党的搞不懂,”奥斯两眼茫然地摇摇头,然后举起手里的空碗,“我只想说,还能再来一碗吗?”

“如你所愿,”陈大河耸耸肩,转头冲着里面叫道,“阿婶,再来两碗。”

“奥斯,”看着重新端起碗,吃得正香的奥斯,陈大河严肃地说道,“真的,不骗你,以后你要是有机会再来中国,去首都的话,千万要记得,豆腐脑只能放糖,还有一定不要喝豆汁儿,否则你会吐出来的。”

“当然,”奥斯放下再次清空的碗,认同地点点头,“我相信你对美食的评价,就如你对你们国家未来的判断一样,一个经历了这么多苦难,却依然屹立不倒的民族,必然会重新崛起。”

“谢谢,”陈大河一口喝干碗里的豆腐脑,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不仅是因为奥斯开始认同这里的变化,也因为成功地安利了一个甜党。

“陈,”奥斯擦干嘴角,看着陈大河说道,“谢谢,你的向导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甚至远远超出了我的期望,对于你说的那些东西,我回去后会查找资料,多方核实,如果是真的话,相信我的报道会让你们满意的。”

“那真是太好了,对你的报道我会非常期待,”陈大河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随后身体前倾看着奥斯,“奥斯,你的报道,并不会受到其他方面的影响,对吗?”

“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些,”奥斯诧异地看着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请放心,现在我们的祖国刚刚建交,正处在蜜月期,国内对你们国家也很感兴趣,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做出不理智的事,至少我们报社没有,这点我能保证。”

“呜呼,奥斯,你之前说过会付给我报酬的,”陈大河得到奥斯的亲口保证之后,立刻将正事抛到脑后,果断地转移话题,“有什么好处?”

无论是这个时代的美国人,还是后世的美国人,一般都很少承诺什么,能够得到奥斯的亲口保证,足以证明一点,那就是在连着刷了几天的友好值之后,在今天终于迎来一波暴涨,虽然不知道是否达到高分段位,但也足以让陈大河提点不过分的小条件了。

奥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可是你说不要的!”

“有吗?”陈大河眨眨眼睛,躺到椅背上两眼望天,似乎在回想当时的情景。

“你当时说的,”奥斯积极地帮助他回想,“我说会付给你报酬,你说,不不,不需要,不是这个原因,对不对,对不对?”

“好像是哦,”陈大河迷茫地看着他,“所以在我费尽力气帮助你从深阵到广洲,陪着淋了半天的雨,带着一大堆行李换了不知道多少趟车,然后做了三天的向导,还为你讲了许多的故事,充实了你的报道素材之后,终于完成了任务,明天就可以走了是吧?”

呃,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奥斯顿时有种负罪感,如果是在美国,请这样一个高水平的翻译兼向导,还做这么多事的话,可能至少要五百美元吧。

“陈,你一点都不像中国人,我遇到的中国人都没有你这么直接,”奥斯略带尴尬地笑着说道,“的确,你完成得非常出色,我应该付给你报酬的,不过我只是一个前线记者而已,收入有限,嗯,我可以支付你两百美元,当然,没有美国那边那么多,不过我可以向你们的政府写一封感谢信,听说这样会对你有所帮助。”

看着奥斯充满诚意的眼神,陈大河突然哈哈大笑,“奥斯,不用这么认真,只是开个玩笑。”

“哦,陈,”奥斯耸耸肩,摊着两手说道,“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不过,我刚才的话不是玩笑,真的,付出劳动就应该得到回报,我可以支付你两百美元的报酬,并且不会告诉任何人,还有感谢信也会写的。”

“感谢信我接受,不过那两百美元就算了,”陈大河收起笑容,看着奥斯低声说道,“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而且这件事需要保密,就像你刚才说的,不能告诉任何人。”

奥斯诧异地看着他,“那你说说看,是什么事会值两百美元。”

陈大河看了看四周,起身说道,“太阳就要落山了,我们边走边说吧。”

在下山的小路上,陈大河从随身挎着的帆布包里翻出一个灰色的小布包,顺手递给奥斯,“这个麻烦你带回美国,然后帮我卖掉。”

“什么?”奥斯好奇地打开布包,“哦,天啊,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黄金?”

“收购的,”陈大河说道,“来历清晰,绝不是什么黑货。”

前两天陈大河询问过奥斯通关的经过,发现这时候的通关异常简单,管理也很宽松,甚至还没有明确的出入境规定,对个人携带的物品也没有明确要求,只需要手续齐全合法,不携带那种很明显的违禁物品和禁止出境的珍贵文物,几乎是畅通无阻,很显然,黄金不在那些违禁物品当中。

先前自己收的金首饰都给了蔡志明买东西,而杨老大给的都留了下来,本来刚来这边的时候,是想也全部换成货物的,但在遇上奥斯之后,就有了其他想法。

“你想做什么?”奥斯有些不明白,“如果我没记错,你们国家的金价要更高,几乎是美国的两倍,为什么却要带回美国去卖掉。”

“你只了解金价,却没有了解汇率,”陈大河解释道,“官方汇率大概是一比一点五,但是我们国家的货币在国际上得不到承认,黑市上的汇率甚至达到了一比五的比例,再加上两边物资的差异性,你还觉得在国内卖掉划算吗?”

“但是你这样做不合规矩,”奥斯有些犹豫。

他说的规矩是美国那边的,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被发现,最多也就补交关税,然后象征性的罚点款,再加上一点律师费用,甚至这些钱完全可以从售金所得中扣除,对他没有任何损失,否则的话就不是犹豫,而是直接拒绝了。

“奥斯,我们这里即将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的变革,我自己也想要抓住这个机会,或许某些地方不合规矩,但并没有不良意图,也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这点我能保证,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过。”

看着奥斯眉头紧皱,陈大河暗叹一口气,自己还是太心急了,不过明天奥斯就要走了,错过这次,这样的机会或许要等上几年。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