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陈大河准备放弃的时候,奥斯突然说道,“我能知道你这笔钱的用途吗?”

“当然,”陈大河连忙笑道,“卖掉之后,我想请你在美国帮我开一个账户,具体做什么我现在没有想好,但是我只能通过你来使用它,所以你会知道这笔钱每一分的去向。”

“我能理解为,”奥斯指指陈大河,又指指自己,“你想让我做你的财务代理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收佣金的。”

“没问题,”陈大河咧着嘴笑道,“不过你只是执行者,不可能拿百分之十,最多只能拿百分之五。”

“你这里有多少?”奥斯抛抛手里的布包问道。

“两百三十三克,大约两三千美元的样子。”

奥斯点点头,然后把东西塞进了自己的相机包里,“百分之五就是一百多美元,我的天,还不够我一个星期的饭钱。”

“你吃得真多,一个星期就要吃掉一百多美元,”陈大河甩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随后哈哈大笑,“别小瞧这笔钱,奥斯,你的百分之五会变成几百万美元的,到时候你就是个大富翁。”

“你是想去拉斯维加斯吗,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奥斯撇着嘴鄙视回去,“否则我想不到你有变成亿万富翁的任何理由,我觉得你做了一笔亏本的生意,不仅失去了两百美元,反而还要付给我佣金,很让人怀疑你的智商。”

“那是因为你太笨,”陈大河直言不讳,“所以现在还是一个前线记者,连编辑都不是。”

“小子,你是想找死吗?我只是更喜欢做记者,才不要做每天窝在办公室的破编辑。”

“知道布鲁斯李吗,知道掐伊利死功夫吗,想我教你吗?”

“呃,……,刚才我们说到哪里了,这里的风景真不错!”

“天都快黑了,还有什么鬼的风景,不过奥斯,有个问题我很想问你。”

“什么?”

“香江有直通广洲的火车,为什么你不坐火车过来,而要从深阵入关呢?是为了顺道拍深阵吗?你也看到了,现在那里可没什么好拍的。”

“啊?”奥斯满脸愕然,“有直通火车,什么时候的事?我上次过来的时候可没听说有。”

“一直都有,不过中断了一段时间,今年上半年重新通车了的。”

“真是见鬼,也许我被那个出租车司机骗了,我跟他说了要来广洲的,他肯定是故意的。”

“其实也不算错,毕竟只是路线不同罢了,这样他可以多收点车费,你不也到了广洲吗,还认识了我。”

“好吧,你是想说这是上帝安排的是吗,认识你确实是件很开心的事,不过我还是很郁闷,我要投诉他。”

“别想着投诉他了,你找不到他的,还是想想今天晚上吃什么吧。炒河粉怎么样。”

“我已经吃了三天炒河粉了,今天我要吃云吞面。”

“好吧,如你所愿,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炒河粉,再来一碗老火汤,或者再配一份何香糯米鸡也不错。”

“那我还要烤鹅,还有虾饺,哦,还有叉烧包和烧麦。”

“奥斯,吃这么多,你属猪的吗?”

“嗨,我知道中国的属相,别以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是天蝎座的,你才是属猪的。”

“真巧,我也是天蝎座,不过我是属兔的,唔,上辈子倒是属猪。”

“难道你还记得上辈子的事。”

“也许吧。”

……

挺着照例吃撑的肚子,美美地睡上一觉,陈大河起了个大早,他要去火车站买车票,真是见鬼,一想到要坐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才能到首都,他就想要抓狂。

刚走到招待所门口,就发现邵立志等在那里,嗯,就是那个给他送临时工作证的省委统战部的工作人员,这两天一直在跟他打交道,为了奥斯采访的事互相打配合,两人都混成熟人了。

“是在等奥斯吗,”陈大河打了个招呼,“他应该还在休息,你慢慢等,我去趟火车站。”

“不是,我在等你,”邵立志说道,“我们黄部长想见见你。”

“见我?”陈大河满脸发懵,“见我做什么,什么事?”

“去了就知道了,”邵立志头一摆,“走吧,别让领导等太久。”

距离很近,省委统战部的办公室就在招待所旁边,呃,应该说招待所就在他们办公室旁边,因为这个招待所就是统战部的附属单位。

等到了领导办公室的时候,领导正在办公,陈大河只得在办公室外面的条椅上等着。

“你还说领导在等我,明显不是嘛,”陈大河百无聊赖地左右张望,“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人都在办公室忙着呢,谁会在走廊上瞎晃,”邵立志说道,“领导公务繁忙,经常要外出办事,今天为了见你,特意留了半天时间在这边,怎么就不是等你了,难道非得像咱们一样,坐在这里啥也不干地干等着。”

陈大河诧异地看着他,“哟,原来你也会开玩笑啊。”

邵立志严肃的脸上稍微红了一下,干咳一声说道,“正经点,等下见了领导可别像现在似的没个正行。”

“我一直很正经啊,我说这里怎么连个门牌都没有,找人都不方便,”陈大河双手撑着条椅把身体坐直,“哎,黄部长是你们统战部的部长吗,他见我干嘛。”

“又不是大街上,贴个门牌算啥,”邵立志对他的吐槽不能理解,“黄部长是我们统战部负责宣传口的副部长,我怎么知道他见你干嘛,反正等下你就知道了。”

“口风还真紧,”陈大河晃晃脑袋,“不说我也知道,还不就是这两天给奥斯做向导的事呗,了解了解情况,要是满意了,再给点奖励,对吧。”

“还对吧,”邵立志甩了个白眼过去,“你就想得美吧,还奖励,我们现在都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口头奖励要不要。”

陈大河转过身正要说话,办公室大门突然被拉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走出来笑着说道,“你就是陈大河吧,久等了,进来吧,小邵帮忙倒杯水。”

陈大河立刻站起来,毕恭毕敬地跟在后面走了进去,邵立志眼角抽动,这家伙,还以为一直是没个正行的样子,没想到还知道分寸,笑着摇摇头,跟着进去给陈大河倒了一杯水,再将黄部长的水杯蓄满,才转身离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