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大河哥你还会开车啊?什么时候学的啊?”茜茜坐在副驾驶上,兴奋地左右打量,“这是哪来的小汽车啊?”

“是啊,大队上有拖拉机,跟着拖拉机手学的,会开拖拉机就会开车了,”陈大河笑道,“车子是李老爷子的,被我偷偷开出来了。”

张玉梅坐在后排抿着嘴偷笑,这个大河又在满嘴跑火车。

车子自然是李中和找学校借的,这年头还没有私家车的说法,几乎所有汽车都是单位上的公车,不过驾照却是陈大河自己的,至于这本驾照怎么来的,那当然是认老爷爷的福利了。

这个时候还没有后世意义上的驾校,要到八十年代后期才有对普通人开放的驾校出现,而且收费昂贵,学费几乎抵得上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资还多,到了九十年代初更贵,考本驾照要一万多,能抵过一栋房。不过自行车驾校倒是有一些,就是专门教人学自行车的那种,收费貌似还不低,说起来陈德山骑自行车那是无证驾驶,也就是小地方没人管,否则分分钟被罚。

陈大河前世考过驾照,所以是会开车的,这辈子再想考,问过人之后才知道有多复杂,首先他得有单位,然后车管所根据他们单位车辆的数量,分配学员名额,再然后他要能拿到这个名额才能进校学习,先学养车修车,后学驾驶,前前后后可能得要两三年,不过这样学出来的技术也扎实,不是后世那种只会摸方向盘的菜鸟能比的,这可是真正的老司机,不带打折的。

就因为如此,且不说他没有单位,就算有,也没这个美国时间去耗,所以就再没起过这个心思,还是等十几年后考驾照简单了再说,或者到时候直接买一个了事。

本来这事都已经抛在脑后好久了,没想到前两天跟着罗东升拜访一个老爷子,闲聊的时候说起来他会开车,只是没有驾照,结果第二天就让人送了一本过来,于是后来出去都是他来驾车,也免了每次都是李中和老爷子亲自开车的辛苦。

这次出来接人,自然也是他开着车过来,一脚踩着油门,两手扶着方向盘,车子在宽敞的马路上开得飞快,没有堵车的首都真爽,只是这车子跑起来咔咔咔地响,一副誓要与拖拉机比肩的节奏,着实让陈大河有些无语,没办法,这年头大部分的车都这样,将就着用吧,有的用就不错咯。

几人在车上闲聊着,没多久就到了学校,茜茜的入学手续也早就办好,宿舍陈大河也帮着整理好,直接过去安顿下来就行。

张玉梅在这边只待了两天,拜访过罗东升和李中和之后,陈大河又开着车带着她们在首都玩了一圈,第三天晚上便启程回家了,有陈大河看着,她放心得很。

这个时候来报到的学生基本上都到齐,学校也终于正式开课了。

坐在略显破旧,却干净明亮的教室里,陈大河百无聊赖地看着马安国在台上嘚啵嘚啵的,坐在教室里的就是七九级西语系法语专业的全部学生,包括陈大河在内也就十九个人,真心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妹子,养眼得很。

“好了,我就说这么多,”马安国手扶着讲台,看着下面一张张青春正茂的面孔,铿锵有力地说道,“总归一句话,想要学好法语,就是一个字,背!”

陈大河隐蔽地撇撇嘴,这不是学好法语的诀窍,而是学好所有外语的窍门,尽管有无数种有助于学习的方法,也只是帮助提高速度而已,学外语本来就没其他捷径可走。

“你们要有每天都保持阅读,背诵的习惯,”马安国继续说着,“从每一个字母,每一个单词的发音开始,从每一个小小的语法开始,让你们正在学习的语言渗透到你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哪怕是做梦说梦话,也要说法语,到那个时候,就算是入了门了。”

正在聚精会神听讲的同学们连连点头,如果不是讲台上老师正在上课,几乎就要立刻站起来表决心,不就是努力吗,他们哪一个不是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谁怕谁。

“同学们,今天是开学第一堂课,也是大家进入大学之后的第一堂课,刚才我介绍了我自己,现在,也请大家介绍一下自己,让我们能更好的互相认识,”马安国扫视了一圈,指着靠近门口的那个男生说道,“这位同学,就从你开始吧。”

“我,我叫李爱华,今年二十一岁,鲁省维方人。”李爱华站起来红着脸说完,立刻又坐了下去。

全班同学齐刷刷地看着他,李爱华脸色更红了些,马安国拍拍手说道,“虽然介绍比较简单,但咱们也知道李爱华叫什么,有多大,从哪里来了不是,今天就先认识,以后再慢慢熟悉,来,大家给李爱华同学一些掌声鼓励鼓励。”

啪啪啪啪,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大家反应有快有慢,不统一的话掌声确实不怎么好听,不过都在认真鼓掌,没什么敷衍搪塞之类的。

等掌声消停下来,马安国才继续说道,“好,咱们继续,下一个。”

“我叫王亚东,今年二十岁,首都东城区人,是个地道的老北,”王亚东站起来侃侃而谈,一身利落的中山装,一米七的个头,脸上自信洋溢的笑容,很有些感染力,“以后同学们想逛首都,可以找我做向导,保管服务周到,让大家满意。”

啪啪啪啪,这下掌声整齐了许多,也不用马安国叫,王亚东后面的同学就已经站起来。

“大,大家好,我叫季三月,”季三月似乎有些紧张,吞了吞口水说道,“季度的季,三个月的三月,就是一个季度三个月的意思,很高兴认识大家,谢谢,呃,我说完了。”

“季同学,你是哪里人呢?”马安国笑着问道。

屁股刚落到椅子上的季三月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红着脸说道,“我是豫省洛河市小王庄公社前头大队六队的。”

说完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呃,只是问哪里人而已,又不是查户口,不用这么详细吧。

现在起来的都是男生,今天第一天上课,男生女生自动分开,各坐一边安分得很,季三月之后,又有三个男生做了介绍,最后轮到了坐在后面的陈大河。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