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迎着众人注视的目光,陈大河站起来冲着四周挥挥手,“很高兴认识大家,我叫陈大河,陈就是陈景润的陈,大就是***的大,河就是冼星海的,河?呃,好像没扯上关系。”

沉默片刻之后,课堂上顿时暴起一阵哄笑,王亚东连连拍着桌子,“这小子有点意思,我喜欢。”

马安国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刚准备说话,陈大河却满脸严肃地看着王亚东,“王同学,我不喜欢你。”

王亚东顿时一愣,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马安国脸色微变,就要准备说话。

这时陈大河又说道,“你是男的,我只喜欢女的。”

王亚东一听,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双手高举,“我错了,我投降!我也只喜欢女的!”

班上又是一阵哄堂大笑,马安国也笑着连连摇头,还有几个女同学闹了个大红脸。

哄笑过后,陈大河的自我介绍还在继续,“我是鄂省荆江的,具体哪里就不说了,反正你们也不知道,想去的话吱一声,我带你们去那里玩。”

说到这里,陈大河顿了顿,全班同学一起默默地看着他。

“嗯,没人吱声,就是没人去了,”陈大河满意地点点头,“正好省了招待费,真好。”

“不对不对,”王亚东又叫上了,“你刚才没说什么时候报名结束,我现在报名,就去你家。”

坐在陈大河前面的樊博望也来凑趣,“对对,我也要去。”

陈大河一脸为难地看着他们,“可是,王同学,樊同学,你们没吱声啊。”

樊博望故作诧异地看着他,“我们刚才不是说了吗,难道你想耍赖?”

“你们是说了,”陈大河耐心地解释,“可是没有吱,”

看他们两个,还有其他同学都还是一副满脸茫然的样子,陈大河继续开解,“就像这样,看我的嘴型,吱……。”

噗呲……,笑声第三次响起,老家在津门的刘定邦拍着桌子,操着一口津门口音狂笑道,“陈同学,你应该去说相声的,学法语浪费了啊!”

“我也觉得浪费了,”陈大河感慨地说道,“其实我是想学法律的,可能是填志愿的时候字迹太潦草,结果就到了法语班,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写字一定要认真,不然很容易傻眼的,就和我知道自己要来法语班的时候一样!”

“哎呀,我不行了,”一个身材高挑相貌俏丽,穿着明显比其他同学要好不少的女生捂着肚子笑得不行,“老师老师,不能再让他说下去了,要不然我们会笑死的。”

陈大河抿着嘴,眼睛眨巴眨巴地笑了笑,这才到哪儿啊,不就几个后世烂大街的段子,至于么,看后面那位大姐,就笑得很淡定好吗。

“还有最后一句,马上就好,嗯,我今年十六岁,完了。”

陈大河说完就坐了下来,课堂上顿时响起轰鸣般的掌声,比前面几个热烈多了。

陈大河是最后一个介绍的男生,接下来就是女的,有他刚才说了几句玩笑话,教室里的气氛也轻松了许多。

第一个做介绍的就是那个穿着较好,让陈大河别再说了的女生,只见她站起来转过身,落落大方地对着同学们,“同学们好,很高兴我们能有缘走到一起,在同一个班级度过必将精彩万分的四年,我叫彭雪晴,今年十九岁,辽省大莲人,也就是东北那旮沓的,自小生活在海边,也养成了我大海一样的性格,什么事都喜欢直来直往,如果以后言语上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最后,我诚挚的邀请大家去海边做客,”

说到这里,她还故意看了一眼陈大河,憋着笑说道,“不需要特别吱一声,报名就行!”

这话一出,又是一阵哄笑,陈大河一拍额头,故意冲着她咧嘴呲牙,小心我咬你。

彭雪晴将头一昂,回了一个眼神,有本事你来啊!

两人的互动让大家忍俊不禁,只有王亚东眼里闪过一丝黯然,随后想起两人的年龄,脸上再次自信洋溢。

有了陈大河和彭雪晴做标杆,后面女生的介绍比起男生就要欢快得多,教室里一阵阵掌声过后,很快就到了最后一个同学,也就是那位坐在最后一排,笑不露齿很是矜持的大姐。

“同学们好,我叫李慧芳,是从川省那边过来的,今年,今年三十一,很高兴认识大家,谢谢!”

“李姐,听你口音好像不是川省那边的啊,”彭雪晴好奇地问道,“反倒有点像我们东北那旮沓的。”

李慧芳坐下来温婉地笑了笑,“我是后来去的川省。”

彭雪晴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突然发现陈大河正冲着她使了个眼色,稍微愣了愣,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笑笑不说话了。

班上的同学全部介绍完,因为人不多的缘故,陈大河基本上认了个全。

到最后一算,和高中时候一样,陈大河年龄还是最小的,就连仅比他大些的夏萍也过了十八岁,自然得了个老幺的称呼,嗯,抗议无效。

最过分的是,那个性格直爽的彭雪晴竟然叫他小弟弟,陈大河忍不住狂汗,差点就一头栽到地上。

虽然这个时候这个词还没有其他意思,可只要听到就会很尴尬啊,在他果断的再三抗议下,彭雪晴才不情不愿地随大流喊他老幺,这才让他缓过一口气来。

陈大河这个老幺是没跑了,班里的老大竟然是三十一岁的李慧芳,就连男生中年纪最大的郑新和都比她小了半岁,这让本来就阴盛阳衰的法语班男生心里不觉蒙上一层阴影,这四年不会一直被女生压在头上吧!

“好了,大家都已经自我介绍了一遍,相信大家也都对自己的同学有了初步的认识,”马安国又走上讲台说道,“俗话说得好,蛇无头不行,咱们今天先选个代理班长出来,等一个月之后,再重新推选出一位正式的班长,现在大家有提议的人选没有?或者有谁想挑战一下的,自荐也可以。”

这话一出,班里顿时安静下来,班长啊,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不比高中时期的班长只是帮老师收收作业管管纪律,大学的班长几乎就是班级导师的助理,不仅能经常和各科老师接触,获得更多的机会,在毕业分配的时候也会有加分,说不定就能分到一个更好的单位,这下就连一直游离于同学之外的李慧芳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选谁?这是一个问题!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