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东搭着陈大河的肩膀,顺着就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然后冲着彭雪晴潇洒地挥挥手,“我和我哥们儿有事情要谈,麻烦给让让。”

“嘁,还哥们儿,整得跟个二流子似的。”彭雪晴撇着嘴,丢下个白眼就回座位去了。

陈大河一拍肩上的手,“有话好好说,别勾肩搭背的,开学见面我就说了,我不喜欢男的。”

王亚东瞬间缩回手,笑呵呵地说道,“没其他事儿,小班长,能让你朋友帮我带只电子表不,你放心,不管他多少钱买的,我出两百,一分不少。”

看陈大河刚才的反应,很明显是不到两百块的,多出来的就是给他朋友的劳务费了。

陈大河皱着眉头,“这东西根本就不值两百块,据我估计,到不了过年,肯定会降价,你可别做冤大头。”

他也不问王亚东哪来这么多钱,这年头虽然普遍没钱,可什么时候都不缺有钱人,谁知道他家里是什么来头。

“没事儿,”王亚东摆摆手,一副不差钱的样子,“说不定等过年的时候这东西就多了,咱图的就是一个快字,别人没有的我有,这就是倍有面儿。”

“对,”陈大河点点头,“面儿是有了,底儿却没了,就算你家里不差钱,也不够你这样烧的。”

要是别人这样说,王亚东肯定炸刺,不过对陈大河,他却一点都不介意,反而笑嘻嘻地说道,“小班长,既然你这么为我考虑,要不这块先借我戴几天,让我在那帮人面前显摆显摆?”

陈大河看着他,眯着眼睛想了想说道,“想买这种表的人多吗?”

“多啊,”王亚东连连点头,“这东西正规渠道就没卖的,只有吃八方的老油子才能摸到几块,还跟宝贝似的死劲要钱,我那帮子朋友也不差钱,可扛不住没货啊,”

“对了,小班长,”王亚东拿胳膊肘碰碰他,“你朋友能多拿货吗?要是能多拿点货,我给他全包了,给个实在价就行。”

陈大河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刚准备说话,这时老师进来了,便只得作罢,等下课了再说。

课堂上认真听讲是一个好学生应有的态度,王亚东自认为是个好学生,所以哪怕心里痒痒的,也忍着认真听课,直到老师宣布下课之后才又拉着陈大河。

“小班长,你刚才摆手是什么个意思,不行啊?”

陈大河摇摇头,然后勾了勾手指,两人脑袋凑到一块儿低声说道,“忍着别叫,五十块电子表,你包得完不?”

王亚东刚要尖叫,又连忙忍住,强压着声音说道,“五,五十块表?你有?”

“我没有,他有,这东西,南边就卖五六十一块,根本就没这边这么贵,”陈大河低声说道,“我朋友上次跟我说屯了好多,现在也卖得差不多了,就还剩五六十块,我可以让他把货寄过来,就以六十一只为基点,超过的部分,给你三成,干不干?”

王亚东瞪着他,“你做得了主?”

陈大河翻了个白眼,“废话,你都能帮你兄弟拍板定下,我还做不了这点主。”

“傻子才不干,”王亚东激动得涨红着脸,“钱无所谓,关键是有这个就有面儿啊,等下你赶紧去联系,让他马上寄过来,可别再卖了,我那帮胡同里的兄弟都能给他包圆咯。”

“成。”陈大河点点头,然后捧着课本发呆。

看来以后有什么新鲜玩意可以找王亚东了,不过他也只是解决小批量的小东西,而且还得是他们那帮子兄弟感兴趣的,只能说是半玩半卖性质,不能说是做生意,就算让人知道也不怕。

“你怎么还不走啊?”王亚东推了推他,“这节课就是大课,你都请假的人了还来干嘛,紧紧的,快去!”

陈大河面无表情地指着教室门口,“老师都来了,我再走不是不给面子?”

王亚东一看,顿时哑然。

等熬到下课,紧接着又是专业课,陈大河一直上到放学才算完。

王亚东也被整得没脾气,索性拉着陈大河一起去食堂吃饭,天大的事吃完饭再说。

在去食堂宿舍和教室三个地方必经的三角地,茜茜已经等在那里,在不远处的通告栏前,还黑压压地围了一群学生,吵吵闹闹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陈大河看了看那边,对着茜茜说道,“什么情况?”

茜茜摇摇头,“不知道。”

这小丫头不喜欢人多的地方,除非是跟着陈大河,否则最好是一个人待着,哪儿都不去。

“我去看看。”王亚东说着就分开人群挤了进去。

很快他又挤了出来,满脸古怪地说道,“两个处罚通知,”

“一个是在图书馆偷书的,听说还是珍贵的专业书籍,价值不菲,学校抓到人之后,直接开除了。”

陈大河顿时满脸荒唐,“图书馆的书去借来就好了,还偷他干嘛,不是有病吗。”

“谁知道呢,可能是嫌借来借去太麻烦吧,爱学习是好事,可这人品不及格就不行了,”王亚东耸耸肩,“另一个更奇葩,跑女生宿舍去偷内衣,被学校当场劝退,让老师送回家了。”

“呀,”茜茜顿时满脸通红,不自在地撇了通告栏一眼。

“估计这位是心里真有病,虽然价值不高,可性质太恶劣,劝退是理所当然。”陈大河拉着茜茜就往食堂走去。

这种事情除了当事人,对其他人来说就是个谈资,看看就算了。

吃完晚饭,陈大河一个人回租的房子,心里想着那批电子表要过几天再拿出来给王亚东呢,五天还是七天?这年头邮局速度真慢。

路过学校门口的传达室,看见门口的小黑板上有自己的名字,不禁有些奇怪,一般很少有人给自己写信,就算有,也都是直接寄到留学生宿舍,放学校传达室的一般都是寄到班上的,会是谁呢?

进了传达室,陈大河说道,“大爷您好,我是西语系的陈大河,是有我的信吗?”

“哦,我找找,”大爷拉开抽屉,从收得整整齐齐的信里面翻出一封递了过来,“还是海外寄来的,你看看。”

“海外的?”陈大河拿着看了看,信封上只有自己的地址和名字,地址上的专业竟然还是英语班,心里顿时有数了。

“谢谢大爷。”陈大河打完招呼走了出来,随手把信封撕开,抽出来先看落款,果然,是奥斯琼斯写来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