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回李家老宅那里,也不管美国那边已是深夜,直接给奥利弗打了个电话。

“陈,虽然你是BOSS,但如果没有正当理由的话,我也会发怒的,”奥利弗显然正在睡觉,迷迷糊糊地说道,“难道你不知道睡眠不足是女人美貌的天敌吗。”

“那么像天使一样美丽的奥利弗小姐,你是要你的美丽呢,还是你的美元呢?”

奥利弗猛地睁大眼睛,“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美元!陈,两百套货物搞定了吗?”

“没有,这边库存不足,需要时间来调货,奥利弗,你和他们约定的交货时间是什么时候?”

“两个月的交货期,”奥利弗说道,“我跟他们说这是远洋贸易,不可能会很快,所以把时间定得很长,陈,你不会跟我说两个月都不够吧!”

陈大河舒了一口气,“奥利弗,你比我想的更聪明,两个月足够了,如果顺利的话,甚至可以在一个月之内就能完成,赶在圣诞节前发到美国。”

“那是再好不过,”奥利弗语气也缓和下来,激动地说道,“如果真的能赶上圣诞狂销,效果会比平时好上十倍。”

“嗯嗯,是的,奥利弗,另外我和他们签订了一份价值两千万美元的长期供货协议,你明天一早安排人往他们的账户上汇一百万美元的定金,此外我还找他们要了一套品质稍低一些的一等品,今天也会发货给你,回头注意查收一下。”

“明白,天一亮我就去安排汇款,”说到这里,奥利弗稍微迟疑了一下,“陈,一等品的质量怎么样?如果差太远的话不仅利润不高,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们这批产品的口碑。”

“奥利弗,什么时候三倍的回报率也成了利润不高了,”陈大河笑道,“反正以我艺术品白痴的眼光,看不出一等品和优等品有任何的差别,所以需要你请专业人士来鉴定一下。”

“不可能,陈,哪怕是艺术白痴也能感觉到真正的艺术品和普通作品的差距,只是说不出这种感觉而已,”奥利弗笑道,“除非你不是艺术品白痴,而是色盲,好吧,开个玩笑,收到货品后我会请人去鉴定的,希望能像你说的有这么高的品质,那样我们的定价或许可以更高些。”

“对了,陈,”奥利弗又说起另外一件事,“今天我和一位重要人士交谈的时候,他提到很喜欢东方特色的文物,并有意做这方面的推广,言外之意就是如果我们能找到货源,他会负责收购,我听爹地说过,在中国是有专门的文物商店的,我们可以介入这个生意吗?”

奥利弗说的没错,在北金尚海和广洲都有专门的涉外文物商店,那里虽然没有国宝级的重器,可里面琳琅满目经过专家鉴定的文物都是摆开来卖,足以惊呆后人,这也是目前我国创汇的重点项目,当初奥斯在广洲时,陈大河还带着他去买了一只光绪年的笔筒作为纪念品。

可是陈大河并不想做这门生意,哪怕现在是国家允许甚至鼓励的,也不想做,或许等有钱了以后自己会去采购一批作为收藏,出口还是算了吧。

“奥利弗,”陈大河想了想说道,“虽然这个目前是允许的合法生意,但总有一天他会收紧甚至消失,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让自己的重要文物随意外流,而普通文物的利润率还不及我们目前的生意,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这个才是持久的长远的,明白吗?”

“明白,”奥利弗点点头,可惜陈大河看不到,“我欣赏你的坚持,其实我也不喜欢做这个,我更相信规模化和可持续性的生意,所以我同意你的选择,刚才也只是例行汇报而已,好吧,就这样,我要睡觉了,如果睡眠不足的话,明天汇款的时候我可能会多加一个零,那样你会哭的,晚安,陈。”

“晚安,奥利弗。”

陈大河挂断电话,靠在书桌上想着刚才奥利弗说的话,嗯,等这批货出手,就到文物商店去看看,这年头虽然到处都能捡漏,可买到假货的可能性也不小,还不如直接去文物商店采购来得干脆,虽然价格高了些,可保真啊,像后世卖出天价的张大千徐悲鸿的作品如今也都不太贵,到时候直接用卡车往回拉,放个几十年就几百几千倍地增值,完美!

咕隆隆,陈大河摸着肚子,这才发现忙活了大半天,连午饭都还没吃,便到巷子口李叔那边的店里随意吃了几个包子,又骑着车赶回了学校,他还得去找蒂埃里了解毛里求斯那边的情况。

现在蒂埃里应该正在上课,这小子虽然和陈大河一样也不太安分,可该上的课一节都不落下,这点就比陈大河要强多了。

一直等到放学,又吃过晚饭之后,才在蒂埃里租的房子里找到他。

陈大河进门就问道,“老狄,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没问题,”蒂埃里露出八颗白晃晃的牙齿,比了个OK的手势,“按订货价的三倍出货,先定一百套。”

又是一百套?

陈大河眼角微微抽动,可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上面,重点是价格,三倍的报价和二十倍的报价,这个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

咧着嘴笑了笑,陈大河脸色不变地看着蒂埃里说道,“美国那边的出货价是订货价的二十倍!”

“这不可能,”蒂埃里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这不可能,老陈,任何商品都不会有这么高的利润!”

“老狄,这是艺术品,是无法估价的艺术品,”陈大河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也有三倍利润的,不过那只是一般的普通工艺品,而不是这种大师级的作品!”

蒂埃里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该死的,老陈,你怀疑我?”

“不,老狄,”陈大河立刻摇头,“我从不怀疑你,因为以你的背景完全没这个必要,”

听到这句话,蒂埃里脸色也变得好看些。

陈大河继续说道,“不过,你能肯定你在国内的人真的那么可靠?”

这下蒂埃里不说话了,阴沉着脸低头不语,良久之后才看着陈大河说道,“这件事我会查实,三天后给你答复。”

陈大河挑挑眉头,“老狄,也许有另一种可能,”

蒂埃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陈大河缓缓说道,“艺术品这种东西,鉴定的人不同,定价也不一样,或许你可以让他们请欧洲的专业鉴定师看看,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蒂埃里愣了愣,然后点点头,“谢谢你老陈。”

“谢我干什么,赚的钱也有我的一份,”陈大河展颜一笑,“不过还有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

“什么?”

“因为高额的利润,美国那边的公司已经决定和北金艺术品商店签订长期供货协议,而这种大师级的商品产量极少,如果非洲的利润率低于美国的话,我很难为你争取到相应的份额。”

就这么一句话,形式逆转,在这场合作中,占优势的不再是蒂埃里,而是掌控货源的陈大河。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