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里乱成一锅粥,吵到最后也没吵出个结果,最后张院子一拍桌子,决定收取费用的方式押后再议,先把商演的时间定下来再说。

“大河,”张院长瞪着眼睛说道,“既然都已经联系好了,就赶紧安排,至于是分成还是买断,等签合同的时候再说,对了,这个是要签合同的吧?”

“是得签,”陈大河点点头,随后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张院长,您看这都快过春节了,是不是等春节后再安排出国演出呢?”

“屁,”叶副院长那口水从桌头喷到桌尾,吓得陈大河连忙拿起资料本挡在前面。

“赚钱就要趁早,”叶副院长依然不管不顾地说道,“春节都要排到二月中旬去了,距现在还两个多月呢,正好赶紧安排两拨演出,好赚点钱过年啊!”

其余老爷子一起点头,对此深以为然,不就是个春节么,吃顿团圆饭就算完了,哪有赚外汇来得重要。

得,看来不能用自己思维来衡量这个时代的人们,还是赶紧去找蒂埃里看看怎么安排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马上安排,”陈大河肃然说道,“张院长,麻烦您安排人列出个清单出来,包括最早可以启程的时间,赴外演出的人员名单,还有演出的节目单这些内容,我拿到之后立刻发给国外,给你们安排演出场地和启动宣传。”

张院长大手一挥,“还列个什么清单,时间最早就一个星期后,有个一周的时间什么不能准备好,人员就现有的三个演出团,节目内容就是我们的拿手好戏,就,呃,这个太多了,你想要哪个?”

陈大河顿时抹了把汗,“张院长,”

“叫什么院长,”张院长拍着桌子,“叫爷爷。”

呃,要不是看他年纪一大把,这话怎么听怎么有种街头碰上混混被挑衅的感觉。

陈大河暗自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张爷爷,目前我只联系了美国和非洲两个地方的演艺公司,三个团不好分啊。”

一听这话,三位团长相视一眼,视线在空气中撞出一团团火花。

眼看一场大战将起,叶副院长好整以暇地说道,“这事儿简单,把三个团拆开,只按节目进行分类,这样分成两组,一组去非洲,一组去美国,要是反响好的话,再来个对换,各自再演一轮,这样就等于演了四波,谁都没落下。”

话音刚落,空气中的火花立刻消散,陈大河暗暗咋舌,都说人老成精,叶老就是其中的典型啊!

“那节目单呢?”

叶老随即像说相声似的报出一连串的名字,“野猪林、三打祝家庄、三岔口、白蛇传、九江口、孙安动本、谢瑶环、穆桂英挂帅、大闹天宫、满江红、杨门女将、红灯记、平原作战、红色娘子军、汉宫惊魂、**、图兰朵公主、泸水彝山、文成公主、柳荫记,够不够?不够还有!”

陈大河张张嘴,说不出话来,不就十五天的演出,整这么多演得完吗,还是说就是在单纯地炫耀?!

这时张院长终于仗义执言,“拢共就给你演三十场,你还一场一个剧啊?就没点谱!要我说,演个红色娘子军,再加个**,再加个红灯记,再加个平原作战,再加个……”

“您可别再加了,”程团长赶紧拦住,“老张,我看你就没比老叶好到哪儿去,一下子报这么多戏,你想累死我们的演员啊,我跟你说,最多三出,多了就影响排练效果。”

“真可惜,”张院长咂咂嘴,“这么多戏都不能出国的,我还想上去唱两句呢。”

在这一刻,陈大河突然有了想逃的冲动,真要让这几位出去,但凡出点什么意外,老李老罗他们都饶不了自己。

还好他们都只是说说而已,话一出口就抛在脑后,转而认真讨论起节目单来。

经过反复讨论,鉴于国外的人对国内情况不熟悉,所以样板戏之类的全部剔除,就演老华人耳熟能详的剧目,最终选了野猪林等六出经典剧目,两组各三出戏,要是演出反响好,再交换演出,多挣点钱。

陈大河现场记录,给张院长看过没问题之后,又请张老签了个字确认,这场临时组起来的会议便告结束,拉开会议室走出来,才发现天都已经黑了。

“大河,”刘雯戳了戳陈大河,“你来的时候不是说要给同学找老师的吗?”

陈大河一拍脑门,“我给忘了。”

快跑两步追上众老,陈大河笑着说道,“张爷爷,有个事情想麻烦您一下。”

定下了赴外演出的事情,张院长此时心情格外明朗,笑呵呵地看着陈大河,“嗯,你说。”

“是这样,我们学校要举办元旦晚会,要求各个班出节目,我们班上想了个节目,就是戏曲联唱,可毕竟我们不专业,所以……”

话还没说完,叶副院长一把抓住路过走廊的一个年轻人,扯到陈大河面前说道,“不就是想找个专业老师指点一下吗,这个,我们剧院三团的小宋,生旦净丑无所不通,尤擅老生,教你们几个学生娃绰绰有余,小宋,给你派个任务,你明天就去找大河,这几天就听他的安排,明白吗?”

二十出头的小宋两眼茫然地看看众老,又看看陈大河,虽然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可还是坚定地接受这个从天而降的任务,“明白!”

张院长笑呵呵地看着他,“大河同志,还有什么问题吗?”

“呃,”陈大河呆滞地摇摇头,“没了。”

“嗯,没了就去吃饭吧,”老张同志大手一挥,“今天请你吃我们京剧院的食堂,告诉你,一般人我还不请他。”

被临时抓包的小宋诧异地看着前面的这个年轻人,心里暗暗在猜测这小子是个什么来头,自家从不请客的老院子竟然会请他吃饭?

而陈大河同志则乐呵呵地跟在众老后面,国家京剧院的大食堂啊,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好期待啊。

满脑子充满想象的他完全没发现身后的刘雯正一脸的苦相,一直紧跟着刘雯的周小芳察觉到她的脸色,不禁低声问道,“雯姐,怎么啦?”

刘雯扭过头低声说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怀着一肚子的疑问,十分钟后周小芳终于知道雯姐为什么会一脸的苦相了,食堂的放饭窗口,除了一筐筐的馒头米饭,竟然只有两个青菜,外加一盆蛋花汤,这不是关键,她也不是没吃过苦的人,别说是青菜蛋花汤,没菜她也能吃下,可当看到那装满了肥肉的大脸盆的时候,她竟然有种吃不下饭的感觉,这也太腻了吧!

而此时陈大河的心里却只有心酸,堂堂的戏曲艺术家们,还有张老这些老艺术家,竟然就靠这种咽不下嘴的肥肉来补充体力,这让他不知以何言相对。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