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菜上桌,叶老指着桌子中间的那盆肥肉,得意洋洋地笑道,“尝尝这个,我跟你说,这可是我找商务局特批的,直接从房山屠宰场里拉过来的新鲜货,全是肥膘,一般人都买不到这个。”

陈大河笑了笑,拿起筷子二话不说叉了一大块,放到嘴边啃了一口,“嗯,肥而不腻,好吃,这东西至少炖了一整天了吧。”

“那可不,”程团长笑呵呵地说道,“从早上四五点拉回来就上锅,随吃随加,一般单位可没这个待遇。”

其他几位老爷子也是含笑点头,虽说这年头肥肉是紧俏货,可这么肥腻的东西一般人还真吃不消,就连剧团的演员有时候都下不了口,很多都是强咽下去的,可陈大河能面不改色吃下一整块,还吃得津津有味,看来也是个不挑食的,不挑食就是好孩子,边上那两个丫头就差远了,尽挑青菜吃,没口福!

吃完这顿肥肉宴,陈大河先将刘雯和周小芳送回单位宿舍大院,自己才骑着车往回开。

虽说今天两件事都办成了,不过还是有点兴致缺缺,快到住处的时候突然将车把手一拐,顺着笔直的马路去了医院。

已经是晚上,金贝儿的病房里也比较安静,不过屋子里的人都还没有休息,这是间大病房,除了金贝儿之外,还住了四个病友,连着陪床的家属一起十几号人,将病房挤得满满当当,很多人连椅子都没得坐,要么坐在病床上,要么搬个小马扎坐在床边。

金贝儿的病床在最角落,看到陈大河进来,金贝儿的爷爷连忙站起来,笑着正准备打招呼,却发现到现在还不知道陈大河叫什么。

“小同志,您看我这老糊涂,”老大爷尴尬地说道,“到现在还没请教您怎么称呼呢。”

陈大河闻言哈哈一笑,“正好,我也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老,咱们就算打平了,我叫陈大河,您叫我大河,或者小陈都行,大爷您怎么称呼?”

“那我叫您陈同志吧,”老大爷笑着说道,“小老儿姓关,单名一个三字,您叫我老关就行。”

陈大河诧异地看着他,“山海关的山?”

关三摇摇头,“不是,一二三的三。”

“哦,不好意思,我们那边三山不分,没弄清楚。”

差点以为是和香江的那位大明星同名呢,姓关,而且也是满人,估计同是瓜尔佳氏吧,不过既然他自己姓关,为什么给金贝儿姓金呢,难道这小丫头还有点来历?好像爱新觉罗氏的汉姓就是金吧,莫非这小丫头还是位前朝格格?

心里揣着疑问,不过没有问出来,谁还没点秘密啊,反正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管那么多干嘛。

“您老也别老称呼您您您的,我这听了别扭,”陈大河摆摆手,“这样,我叫您关老,您叫我大河,咱们都随意些。”

关三拘谨地笑了笑,“行,行,听你的。”

这时陈大河才看向金贝儿小姑娘,“贝儿小朋友,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谢谢哥哥,没有不舒服,”

金贝儿脸色依然有些苍白,消瘦的脸庞上,两只大眼睛特别引人注意,此时这两只大眼睛正扑闪扑闪地看着陈大河,“爷爷和贝儿说了,是哥哥救了贝儿,贝儿长大以后要向哥哥报恩的。”

关三心疼地摸着贝儿的小脑袋,“贝儿,不能叫哥哥,应该叫叔叔的。”

贝儿奇怪地看着爷爷,又看了看陈大河,“可是就是哥哥啊。”

“对,就是哥哥,叫哥哥就好,”陈大河笑着说道,“贝儿是好孩子,哥哥只是帮了点忙,不用报恩的,贝儿长大以后啊,也要乐于帮助别人,那就是对哥哥最好的报答了,知道吗。”

“嗯,”贝儿点点头,“我知道,就像**叔叔一样,乐于助人。”

“哈哈,”陈大河哈哈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贝儿真聪明,就是这个意思。”

可贝儿撅着小嘴,“爷爷说了,**叔叔要学,恩也要报,贝儿要听爷爷的话,才是好孩子。”

“贝儿已经是好孩子啦,”陈大河心疼地揉了揉小脑袋,看到贝儿精神不太好,便帮她把被子盖好,“好孩子快快睡觉,早点好起来,就可以孝顺爷爷了,睡觉吧。”

“嗯嗯。”

贝儿乖巧地缩在被子里,不一会儿又睁开眼睛偷瞄着陈大河,看到陈大河正笑眯眯地看着她,连忙把眼睛闭上,苍白的小脸上还泛起两朵红霞。

又过了一会儿,贝儿才沉沉睡去。

看到金贝儿睡着,陈大河招呼关三出了病房,看看走廊上没人,才低声说道,“关老,我进来的时候看你还是愁眉苦脸的,是不是贝儿的病情有什么变化?”

“没有,没有,”关三连连摆手,“贝儿恢复得很好,没什么问题,医生说再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那就是因为医药费的事?”陈大河问道,“我听我住的地方的房东说,你好像是环卫局的正式职工吧,那这药费应该也是可以报销的吧,难道还能有其他问题?”

“这个,”关三拘谨地搓着手,“没什么问题,就是点小事儿,不用麻烦你。”

如果放今天以前,陈大河可能真不会去管,可今天晚上吃了那顿肥肉宴,总感觉心里哪个地方有点不舒服,再加上刚和贝儿聊天,也有的喜欢这个让人心疼的小丫头,便冷着脸说道,“关老,就算不为你自己,也该为贝儿考虑考虑吧,有事你直说,能帮的我尽量帮,帮不了的我也没辙,你也不用担心麻烦到我,说吧。”

陈大河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关三便吞吞吐吐地说道,“大河,借你的钱可能要晚点还了,我今天去了单位,我们工会主席说不是我自己生病,所以不给报销。”

“不给报?”陈大河瞪大眼睛,“哪个单位的人不是全家生病一人报销,他凭什么卡你啊。”

关三苦笑道,“这个确实这么规定的,医药费报销不包括家属。”

“规定是规定,也没见几个这么公私分明的,他这不是欺负人吗,”陈大河撇撇嘴,随后疑惑地看着关三,“唉,关老,你说是不是哪里得罪他了?”

关三苦着脸摇摇头,“没有啊,我就一个扫大街的,平时跟他们都没怎么接触,哪能得罪他啊,说句糟践的话,我想得罪他还赶不上呢。”

“这就奇怪了,”陈大河摸着下巴,“那你们就一直没接触过?”

“没有,”关三坚定地点点头,片刻之后脸上又露出一丝犹疑,“上个月倒是有件奇怪事。”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