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茜茜忙忙碌碌了半天,把带来的东西都放置好,又帮贝儿擦洗过之后,陈大河才招呼她过来坐下,“这么晚了你怎么没回去休息,还过来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吗?”

“没,”茜茜坐着马扎趴在床沿上,握着陈大河的手,小声地说道,“我给你织了件毛衣,这两天没找着你,今天晚上下了补习课之后就想着给你拿过来,没想到你人不在,就在那边等你,谁知道没等到你,反而等到关大爷过去拿东西,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毛衣啊,”陈大河愣了愣,“你什么时候会织毛衣啦?”

“就今年跟我妈学的,”茜茜红着脸,“织了好久,本来是想在你生日的时候送给你做生日礼物的,结果到现在才织好,只能做新年礼物啦。”

陈大河呵呵直笑,“也不算晚,好歹还能穿上,要是等四五月份才织好,那就只能是明年再穿了。”

“哼,”茜茜嘟着小嘴,娇憨地瞪着他,“你还说,每年我生日你都没送我礼物的,就今年给我煮了碗面。”

“我煮的面条就是礼物啊,”陈大河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可不是随便给人下厨的,能吃上我煮的面,也就只有你一个。”

一句话立刻哄得茜茜开开心心的,趴在床沿上歪着脑袋看着陈大河,眼神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人的生日是同年同月,陈大河就比茜茜大了一天,从两人认识那年开始,无论茜茜人在哪里,一定要在陈大河生日那天去和他一起过生日,算算也有四五年了,只是以前两人都没有送过对方礼物,今年还是第一回。

陈大河握着茜茜的小手,不一会儿也沉沉睡去,等醒来时天已大亮。

刚想撑着坐起来,茜茜就已经拿着个体温计过来,“别动,先测下体温。”

“我感觉应该退烧了,”陈大河笑着把体温计夹在腋下,“现在盖这两床被子觉着热得慌。”

“热也比冷好,”茜茜毫不妥协,等到三分钟之后,帮陈大河拿出体温计看了看,才松了口气,“降下来了,三十七度五,不过还在警戒线上,继续捂着,等发出汗来就差不多了。”

说着又帮陈大河把被子捂好,然后打开床头柜上的饭盒,准备喂陈大河吃早餐。

陈大河连忙伸出手,“我还是自己来吧。”

“不要,”茜茜嘟着嘴巴气鼓鼓地看着他,“都说了不能把手伸出来,快放回去。”

陈大河只得苦笑地躺着,吃完茜茜喂的小米粥,感觉自己不像是感冒,而是全身瘫痪才对,要不怎么喝碗粥还让人喂呢,还让贝儿小朋友在一旁笑话。

等到茜茜收拾东西出去,陈大河才把关三叫到跟前,“关老,有个事儿得麻烦您跑一趟。”

关三肃立在床前,轻轻点点头,“您说。”

“我想在我们现在住的这一片买套宅子,最好是大一点的,位置可以靠近人大那边一点,您对这边熟,麻烦去帮我找找看,价钱没关系,房子好最重要。”

昨晚茜茜说过要搬出来住,这个小丫头决定的事,哪怕陈大河都劝不动,所以只能由着她,不过现在租的房子自己住行,她再过来肯定就不合适了,反正现在手头上也有钱,干脆直接买一套,回头再让奥利弗那边把自己明面上的提成款打过来,再多买几套屯着。

关三其他什么也不问,只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明白,我现在就去办。”

一连两天,关三都在外面跑着,医院里只有茜茜在照顾一大一小,其实第二天陈大河就感觉好得差不多了,便吵着要出院,可是茜茜死活不让,非得让他完全康复再回去,正好再过两天金贝儿也该出院了,索性便到时候一起走吧。

在医院待的这两天,陈大河感觉特清静,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一场病下来不仅没见消瘦,反而还长了一圈。

可好日子也有到头的时候,在经过两天的时间之后,陈大河生病住院的消息终于传开了,第三天一大早,班上同学就跟在马安国身后,呼呼啦啦地涌进病房,来探望生病住院的陈大河同志。

看到陈大河脸色红润一切正常,同学们也都放下心来,王亚东更是握住陈大河的手,一脸郑重地说道,“大河同志,您真不容易啊,别人感冒吃两片药就完了,到了您这儿竟然住了三天院,都快赶上老干部的级别了啊。”

“滚一边去,”彭雪晴大大咧咧地推了他一把,“不知道就别胡说,我刚问过医生了,他是严重的病毒性感冒,进医院的时候还有脱水的迹象,光是点滴就打了八瓶,要不然,”

说到这里,彭雪晴瞟了一眼陈大河,“以陈大河同志那屁股上长钉子的性子,能呆得住才怪!”

一句话引得同学们呵呵直笑,不说还不觉得,彭雪晴这话还真没说错,他们这个小班长不仅爱偷懒,更加闲不住,有事没事就爱到处晃悠,在这住了几天院,还真是难为他了。

茜茜在一旁也抿着嘴笑着,看向彭雪晴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异彩,大河哥的这个女同学似乎对他很了解啊!

“哎哎哎,我说,”陈大河不满地拍拍身上盖着的被子,“这里可是病房,还有其他病友呢,都安静点啊。”

这时同学们才发现病房里其他人略带不满的眼神,于是赶紧道歉,声音也小了下来。

看到陈大河没事,同学们没呆多久便离开了,都还有课呢,来这探病还是请了假来的。

上午是同学,下午来的就是蒂埃里这帮留学生朋友,依然是待了一会儿就走,不过走的时候蒂埃里隐蔽地向陈大河比了个OK的手势,陈大河点点头表示收到,看来是非洲那边都已经安排好,这边京剧团的人随时可以启程,就是不知道美国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正想着美国那边的事,当天晚上文化部的廖雪萍就急匆匆地带着刘雯来了医院,看到陈大河确实已经没事才舒了口气,“没事了就好,我一听你住院了,就吓了一大跳,可把我担心坏了,”

感觉到自己语气不对,廖雪萍又连忙说道,“我的意思是可别耽误了正事,京剧院出国商演的事都已经安排好了,去非洲那边的一组会有毛里求斯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陪同,与当地的主办方对接,都已经没有任何问题,可去美国这边的二组没人陪同过去啊,你看是不是和美国那边的公司商量一下看看要怎么接洽比较好。”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