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着陈大河的手,茜茜欢快地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东瞧瞧西看看,对每一样东西都感觉格外喜欢,陈大河被她拉着跟在身后,脸上没有一点不耐,一直都是笑呵呵地看着她。

“大河哥,你的房间在哪儿呢?”茜茜略微娇喘着粗气,小脸红扑扑地看着陈大河。

陈大河笑了笑,指着她旁边的房间说道,“啰,就在你隔壁,咱们两个房间的炕都是连着的。”

听到这话,茜茜俏脸莫名地变得通红,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这座四进的院子,中间的两进正房都是两层的小楼,只不过二楼是专给内眷们活动的场所,只有从正房房间内的楼梯才能上去,陈大河拉着茜茜上了二楼,这里整个一层都被打通,只有四周的墙壁和窗户遮拦,宽敞的场地里面只是摆放了一些桌椅,四面通透开阔,倒是个打麻将的好地方。

陈大河把窗户打开,两人一起趴在窗前,默默地看着前院的屋顶上头明朗的夜空,圆月的清辉洒下,似乎整个天地都变得安静下来,两人也默默的并排靠着不说话。

不经意间,一朵雪花飘落到脸上,印出一点冰凉,茜茜伸出小手轻轻接住一片捧到眼前,眼里满是惊喜,“咦,下雪了啊。”

陈大河坏笑着将她手里的雪花拍掉,“管什么下雪啊,我们都没吃晚饭呢,还是先管管肚子吧。”

茜茜皱着鼻子撅了撅嘴,“就知道吃,大河哥是只猪。”

“那你就是只小猪,”陈大河伸手将她的鼻子捏住,然后把她的手一牵,“还是快去吃饭吧,再不吃两只猪都要饿死咯。”

两人牵着手到了前院的餐厅,关三这才去到厨房后面的小锅炉房里,将正放在锅炉旁加热的,从外面餐馆里买回的饭菜摆放到餐桌上,金贝儿乖巧地站在一旁咽着口水,显然一点东西都还没吃。

陈大河一把将贝儿抱起放到桌前的椅子上,笑着对关三说道,“关老,以后吃饭不用等我,饭菜好了你们就先吃,给我们留一份就行。”

关三笑呵呵地摇着头,“这不合规距。”

陈大河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白说了,便将筷子往菜碗里一夹,吃了第一口,贝儿这才开动起来。

吃完饭之后,依然是关三收拾,茜茜则带着金贝儿去洗澡。

陈大河坐在书房里,手上拿着本书正看着,没多久关三就走了进来,“大河,这么大的宅子就我们几个人,稍微显得有些冷清了,你看要不要再请两个人?”

陈大河抬头看着他,无奈地说道,“关老,现在可不是前朝了,咱们虽说是雇佣关系,可人格上还是平等的,我让你在二进的院子里去挑间正房住,你不肯,非得住在门口那采光不好的倒座房里,现在也是,非得站着跟我说话,你站着不累,我这脑袋抬头还累呢。”

结果关三微微躬身呵呵笑着说道,“我这已经很平等啦,你看我也没跟你说您,更没称呼你一声陈爷,这还不够平等的啊,你要是累了,就低着头说话呗,反正我能听见。”

“得,当我没说,”陈大河摇摇头,“你住倒座房我不管,但贝儿还是得住里面,就跟茜茜一起睡,等过几年长大了我再给她分间房。”

这回关三没反对,点点头说道,“行,这个听你的。”

陈大河放下手里的书看着他,“你刚才说要请两个人,请人当然可以,不过得找靠得住的,你认识这样的吗?”

关三点点头,“这个你可以放心,都是我认识好多年知根知底的,要是万一我找来的人出了什么问题,我会自己亲手解决。”

陈大河顿时头冒青筋,这老爷子年纪不小,脾气更大,说起话来跟出来混的人一样,动不动就是亲手解决,不禁摇着头说道,“我这儿也没什么别的,我的意思是现在肯到私人家里做工的人可不多,人家可不一定愿意来。”

关三笑了笑,“不愿意来的都是有正当工作的,那些没工作的,或是和我以前一样的人,可不在乎是在国营工厂做工,还是给私人做工,只要能吃饱饭,还能有份不错的收入养家,就比什么都强。”

“嗯,那你说说看,想找些什么人。”

“这么大的院子,肯定要一个打扫的,另外再要一个做饭清洗的女工,暂时两个人够了,我就在门口做个门房,有人来上门也能知道传达。”

陈大河想了想,抬头问道,“你这样的朋友多吗?我是说愿意来这里做工的,如果有的话再多请两个,这样也不会太累,人多也更安全些。”

关三摇头失笑,“大河,你这可不是做东家的样子,哪有所有的工人都让一个人来找的道理,那以后这屋里不成了我说了算。”

陈大河也哈哈大笑,看着他说道,“你那是上位者的心态,我这儿可没那么多规矩,别的不说,就凭你的身手能忍了三十多年不惹事,就可以看出你这个人可靠,我就信你,人你可以只管去找,我这里只有一条,管得住嘴就行。”

别的陈大河还真没什么优点,可看人这点他自信不输于人,别的不说,上辈子打工做管理十几年,面试过的各行各业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前几年的时候还不好说,最后几年极少有打眼的时候,能力且不管,至少人品这一关很少能逃过他的眼睛,更何况现在的人们可没有后世那些人那么多的心眼,用起来更让人放心,对关三他也有这个自信不会看走眼。

关三眼里闪过一丝感动,随即直起身子,看着陈大河说道,“既然东家信我,那我就把这担子挑起来,把这家看得好好的,保证万无一失。”

还不等陈大河说话,关三又说道,“大河,我这有两套方案,刚才那是第一套,招两个人来能把这宅子维持好,不过也仅仅是维持而已,既然现在你还想多找人,那我这里另外还有一套方案,你要不要听听。”

陈大河摇头失笑,“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不听,说说吧。”

关三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陈大河,陈大河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些肉类和药材的名字及数量,顿时不解地看着他。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