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正根带着关三刚进屋,从里屋就出来两位看上去和关三年纪差不多的老人,叶茂林看到关三,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三哥,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然后又往门外看了看,不禁脸色一变,“贝儿呢?她没一起来?”

他身边的老伴儿佟济兰眼里也满是关切,不过没有说话。

关三抄着手笑了笑,“贝儿在家里看电视,不肯出门。”

“看电视?”叶茂林眼里露出一丝疑惑,“你家有电视?”

叶正根刚倒好一杯热水,递给关三说道,“三爷见谅,家里没其他东西招待,您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关三接过水坐到椅子上,才看着三人笑着说道,“我提前退休了,现在在一户人家看门,贝儿也跟我一起住在那边。”

“哦,原来是这样,”叶茂林这才重新露出笑容,坐到另外一把椅子上,“我就说你今天怎么没上班呢,你那份工作可不分节不节的,这样也好,退了也能轻省些,那三哥以后有空可以多来走动走动。”

家里只有两把椅子,叶正根和他母亲就只能坐在自己睡的小床上。

“嗯,”关三感慨地点点头,“咱们这些人虽然住得不远,可一年到头也见不了两三回,也是该多走动了。”

然后又抬头看着一旁的叶正根,“根子现在还在给人做零工?”

“是啊,”叶茂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关三突然问起这个,还是低声答道,“也没个正经活儿,只能是三五不时地给人家里做点散工,或者工厂忙的时候去做临时工,也还好,一个月也能挣个七八块的,养家够了。”

关三点点头,又问道,“架子散了没有?”

这话一出,三人都是一愣,叶茂林随即想到关三刚说在给人看门,顿时联想到什么,连连点头说道,“没散没散,传家的手艺哪能随便丢了。”

叶正根此时也反应过来,立刻站起来抬头挺胸,“三爷,我虽然不敢猛练,可每天早晚还是要各练半个小时的架子,要是吃饱了饭,十个八个壮汉要不了几下就能撂倒。”

看着叶正根一米八几的身高,粗壮的骨架,却精瘦如柴弱不禁风的样子,关三眼里闪过一丝苦涩,随后严厉地看着他,“卖命的事儿可敢干?”

叶正根等都没打,高声叫道,“跟着三爷就敢。”

“好,”关三收起笑容,转头看着叶茂林,“我那东家要找几个护院,人不用多,三四个就够,你要是敢放人,算正根一个。”

连工钱什么的都没问,更没问东家的情况,叶茂林咧嘴一笑,“有什么不敢的,咱家祖上不就是给人做护院的吗,开始给皇上做护院,后来给王爷做护院,现在没皇上没王爷的,给其他人做护院有何不可。”

关三眼里带着丝冷意,“不管给谁做护院,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不能丢!”

不等叶茂林说话,叶正根立刻大声叫道,“明白,只要人还没断气,就不能伤着东家一根头发。”

“三哥,”叶茂林正声说道,“你放心,也请东家放心,时代是变了,可咱们家的祖训没变,善扑营铁衣队的后人都不是孬种。”

“好,”关三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扭头看叶正根,“你去到其他几家问问,要是有愿意过来的,一并带过来,不过先说好,我只再选三个,各凭本事不得怨人,还有,都把嘴管好,要是往外面漏了半个字,”

“不消三爷动手,”叶茂林眼里闪过一丝狠色,“铁衣队的人都饶不了他。”

关三笑了笑,冲着叶正根一挥手,“去吧。”

叶正根立刻转身出门,也不走大门,直接身如狸猫般翻墙而过出了院子,这显然是做给关三看的,关三也连连点头,虽然力道弱了些,但架子确实还在,而且比上次见时更加精深。

等叶正根出去,关三又对叶茂林说道,“我东家那边还要两个做饭扫洒的人,济兰的父亲以前是王府的大厨,济兰也传承了几分本事,就让她过去吧。”

叶茂林看着老伴儿,眼里闪过一丝犹豫,随即还是咬着牙摇摇头,“还是算了,拢共就找六个人,我们家就占了两个,不合适,还是从其他家挑吧。”

佟济兰眼里刚浮现的希冀瞬间退去,也笑着冲关三摇摇头,“谢谢三哥了,不过有根子过去就够了,我还是不去了吧。”

关三笑着点点头,“当年铁衣队二十号人,如今还留下来后人的只有九家,你们能这样替其他家着想,我很高兴,”

随即脸色一正,“不过一码归一码,我既然现在给人做事,就要把事儿做好,济兰的手艺在这九家里确实是最好的,我不能为了讲平衡就不用济兰,那是对东家不负责,要是其他家有意见,那就不配做我关三的兄弟。”

“明白了,”叶茂林站起来,满脸肃然给关三鞠了个躬,“刚才茂林失言,三哥见谅。”

关三笑着把他拉着坐下,“新时代不兴这个,有心就好。”

“三哥,”佟济兰也笑道,“虽然我这手艺有十几年没用了,不过只要给我两三天,一定能练回来,保证不给三哥丢脸。”

关三笑着摆摆手,“另一个扫洒的人,我打算让英子过去,现在她们家只剩下两个孤儿寡母,其他人想必也不会有意见。”

对这个叶茂林和佟济兰都深以为然,没有任何异议。

聊了没多久,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轻响,三人转头看去,只见院子里已经站了六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叶正根。

六个人从墙外跳进来,将院子里挤得满满的,却没有碰到任何东西,看得关三暗暗点头,扫视一眼之后,随即脸色一变,看着其中一人说道,“你哥怎么不来?”

那人上前一步躬身说道,“回三爷,我哥说只有三个名额,我们家只能出一个人来争。”

“哼,”关三不仅不满意,反而冷声说道,“要让也轮不到他来定,我要的是你们中间的最强四人,立刻叫他滚过来。”

“是,”那人应了一声,随即转身翻出院子,片刻之后,两道身影就跳进了院子里。

关三看着站得笔直的七人,二话不说上前各打一拳,七人纷纷后退,关三点了其中四人,“你们四个留下,其他人回去。”

这四人中,正好有叶正根和后来的那两兄弟,剩下的三人也齐齐苦笑,三爷好毒的眼力,还没试过就知道谁更厉害,看来这次是选不上了,只希望以后那边能再招人吧。

带着选出的四个人和佟济兰出了门,拐到一处角落里又叫上一个三十多岁面容憔悴的少妇,一行七人出了这片杂院区,直往西王胡同而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