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花园里烟雾缭绕人声鼎沸,陈大河还把录音机搬了出来,装上电池放着从美国寄来的磁带,这些从未听过的激昂歌曲让现场气氛更加高涨。

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马安国找到陈大河拉到一旁,满脸严肃地看着他,“你小子,我还以为你请客就是大家一起搓一顿,没想到搞出这么大阵仗,咱们班自己同学也就算了,要是其他人得了红眼病给你传出去,小心没你好果子吃。”

陈大河知道他说的的茜茜的那几个同学,还有蒂埃里他们几个留学生,笑着摇了摇头,“传出去也没事,不就吃了顿饭么,又不是前几年了,最多被人诟病作风问题,还能拿我怎么样,不过你说的也对,这次确实是我想差了,以后会注意。”

“知道就好,”看陈大河那样子应该是听进去了,马安国才点点头,笑着说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能折腾的,不声不响地弄了这么大一套宅子,这里没个三四万拿不下来吧。”

陈大河意外地看着他,“你信啦?”

“嘁,”马安国瞟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那些个愣头青,别看李慧芳和郑新和年纪不小,比起见识他们还不如你,如果不是你自己的宅子,敢摆出这么大阵势,再通融的房东也不会许你这么胡来。”

陈大河打了个哈哈,“就知道瞒不过你,这里确实是我自己买的,我建议你要是有钱,最好也买两套,自己住也行,留着升值或租出去也行,现在社会逐渐稳定了,以后的重心也慢慢转向经济民生,这房子肯定会涨价的,而且是一骑绝尘永不回头。”

“说得倒好听,”马安国翻了个白眼,“还买两套,我连一间房都买不起,退役补贴加上所有的积蓄,也就能买间厕所。”

陈大河抿着嘴点点头,心里忽然一动,看着他说道,“其实以你的本事留在学校有些屈才了,以你的资历,如果留在学校的话,想分房子起码还得等个四五年,你有没有想过出来做?”

“自从李老师离开学校之后,这事我也有想过,可是不知道出来该干啥,”马安国叹了口气,又摇头笑道,“本来回学校就是冲着李老师来的,没想到李老也出国了,我就这样先待着呗,好歹也是个全国顶尖大学的老师,说出去也有面子不是。”

“现在是有面子,等再过几年就未必了哦,”陈大河靠在桌子上,反手拿起一瓶茅台拧开瓶盖,倒了两杯之后递了一杯给马安国,“你等着看吧,要不了三四年,这个社会就会开始向钱看,什么军人老师这些人人羡慕的职业慢慢的都不再是人们称道的对象,而那些致富能手才是社会膜拜的英雄。”

听到这话,马安国不禁皱紧眉头,歪着脑袋看着陈大河,“大河,你这想法未免也太偏激了吧。”

“不是我偏激,而是可以分析出来的,”陈大河喝了口酒,哈出一口气说道,“你可以想想啊,现在不是已经有提出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吗,咱们的老百姓穷太久了,谁都渴望过上好日子,以前是没办法,可只要这个口子一开,社会上再树立起几个先富起来的典型,那种求财的欲望就会砰地一下,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

陈大河看着马安国,轻声说道,“你说到时候会怎么样?”

马安国冷着脸吐出两个字,“拜金!”

“没错,拜金,”陈大河喃喃说着,“拜金会让更多的人去投进这场盛宴,无论以前你是官员还是老师,农民还是工人,都会想着去投入这片汪洋商海,成功了,会有人耀武扬威,与成功者为伍,失败了,就会有人心生怨恨,有人眼红,眼红而不可得,渐渐的就会变成仇富,”

“别说了,”马安国突然打断他,冷眼看着他说道,“这些话你最好不要跟任何人说,这些都只是你的推测,甚至是想象,并不代表真的会这么去演变,政府也不允许。”

陈大河打了个哈哈,冲着他举了举酒杯,“我刚才说什么了吗,我就跟你喝酒啊。”

马安国瞪了他一眼,端着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年纪不大心眼不小,要不你是李老师的弟子,老子灌趴你。”

陈大河当然知道,要不是自己是李中和的弟子,就凭刚才那翻话,马安国连酒杯都不会跟自己碰一下,立马掉头就走,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是马安国,陈大河也才敢跟他讲这番话。

“哎,老马,”陈大河酒劲上头,一下子把同学对马安国的昵称叫了出来,

马安国立刻眼睛一瞪,“你才是老陈呢,我很老吗。”

“三十好几了还不老啊,”陈大河瞄着他,既然说出口,索性就这么称呼,“老马,现在出国热挺火的,你比其他专业的人更有语言优势,有想过出国留学吗?”

马安国也懒得跟他计较,喝了口酒说道,“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留个屁的学啊,别留到一半头发都白了。”

“哈哈,你刚才不是还说自己不老的吗,”陈大河笑道,“讲真的,你要是想出国留学,我可以让美国那边的公司帮你安排,不过走他们的路子的话,学成之后就要帮他们做几年事,资本家嘛,你懂的。”

陈大河在文化部挂职,并在帮一家美国公司做事的事情马安国是知道的,所以对他的话也没有怀疑,只是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现在还没想好以后要做什么,等我考虑一下吧,过两天答复你。”

“行,想好了跟我说,”陈大河点点头,“好好考虑一下吧,办个停薪留职也不是什么难事,要是外面真的不好,再重回学校来做你的老师呗,最多耽误几年工龄而已,万一要是出头了呢,你不是说买不起房吗,到时候这样的宅子你也可以来两套嘛。”

“少蛊惑我,”马安国瞪着他,端着酒杯狠狠地撞了他一下,“干了。”

陈大河立刻转身跑远,嘴上还在叫着,“茜茜,肉烤好没有,饿死我啦。”

马安国呲笑着摇头,“没胆的小子。”

只是陈大河刚才的那番话一直在他脑海里翻腾,始终挥散不去。

要不说自助餐耗时候,这场烧烤大宴一直持续到下午三四点,几乎每个人都吃了两三轮,把陈大河买的那些好食材吃了个精光,就连今天早上采买的蔬菜也没剩多少,直让陈大河感叹他们的战斗力。

本来陈大河还打算留他们吃晚饭,不过这些人也有些不好意思,关键是肉吃太多,晚饭实在是吃不下了啊,稍作休息之后便起身告辞,成群结队地勾搭着离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