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晃到了一月下旬,这段时间陈大河竟然异常地安分,呃,当然这是他自己认为的,因为并没有惹事嘛,不惹是生非还不算安分的吗。

现实情况就是,他既没有按时去学校上课,也没有乖乖地到文化部上班,两头都是隔两天去晃一下,刷一下存在感,然后就窝在家里看着关三操练叶正根他们几个。

是的,在经过关三特制的药膳进补之后,这些人就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充沛的精力无处发泄,每天就拿着空荡荡的后花园当成校场,一个个在那里翻腾滚打,先是将地面砸出一个个的坑,然后又将这些坑一个个地踩平,硬生生地把地面往下砸低了一层,看得陈大河直冒冷汗。

简直太粗暴了,完全就是人形打桩机啊,难道就没有好看点的?

这几个人练起拳来的时候要么就跟发疯似的,把那地面和木头架子当仇人打,要么就是摆个姿势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没后世的套路来得美观嘛,嗯,也没有电视上的练内功来得神秘好看,反正除了乱拳,陈大河是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而且不光几个男的,有时候安英和佟济兰也会跟着练几下,安英就算了,关三也说过,那就是个隐形的暴力女,这时候陈大河才发现,原来佟济兰也是会两下架子的,这五十来岁的小老太太要是跟他打起来,还真不一定会输。

陈大河看着自己砂钵大的拳头,暗暗给自己打气,小同志,你行的,不就是个小老太太吗,真要拼起命来谁怕谁啊!

然后某天在花园里,看见兰婶一脚踹断一根手臂粗的木棍之后,陈大河果断地放弃了拳打南山敬老院的想法,这个世界太危险,自己还是做个安静的美男子比较好。

看着陈大河经常到花园里来看他们操练,关三还以为他对练拳有兴趣,这一天等陈大河又过来的时候,便上前笑道,“大河,你要不要一起来练练?”

陈大河连连摇头,“还是算了,”

随即摆出一副追忆往日的样子,接着又说道,“其实我前两年一直都有锻炼的,身体也还不错,一口气跑个万儿八千米的不在话下,只是后来为了考大学,刻苦学习才渐渐荒废了,回头想想确实有些可惜了啊!”

如今对陈大河已经有所了解的关三死劲地憋着笑,他早就听茜茜说过,别的人准备高考是扒掉一层皮,割掉几斤肉,而陈大河却正好相反,他是披了一层皮,长了几斤肉,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关三觉得可能是长皮的时候都长脸上了吧,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厚呢!

“哎,关老,”陈大河抄着两手,看着正把手臂往半尺粗的木头架子上砸的叶正根说道,“你们练拳就是这么练的吗?”

“对啊,”关三点点头,“不过这不是全部,只是其中一部分,主要是为了打熬筋骨的,他们的架子都还在,只需要将筋骨皮练上来,这身功夫就算回来了,剩下的就是慢慢打磨。”

“你们这是什么拳法啊?”陈大河咧着牙问道,“我看他们好像都没什么章法似的。”

“你是想说不成套路吧,”关三笑道,“套路只能练练协调性,属于打基础的时候学的东西,用来表演也可以,他们早就过了这个阶段,现在练的都是实战的伎俩,以布库为基础,招式上包括了八极拳形意拳等十几门拳种,提炼其中的散手秘技,专攻搏杀,所以好用不好看。”

“这样啊,”陈大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兴致勃勃地看着他,“那要不要练气什么的?你能隔着门板打断门闩,那个是不是内功?”

说着还两手比划了两下,就跟东方不败练葵花宝典似的。

关三摇头失笑,“还珠楼主的蜀山奇侠传我早些年的时候也看过,可惜小说就是小说,现实里可没那么神奇的真气,我们练拳,讲的就是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如果内气不足,则拳出无力,如果筋骨不硬,则未伤人先伤己,所以要练都是一起练,不会把两个分离开单练,像小说里那种所谓的内功确实是没有的,不过练拳的倒是有内劲的说法,之前我打断门闩用的就是内劲,这个也没什么神秘的,就跟练力气一样,只要找对方法,用对技巧,资质好的十来年就能练出来。”

“哦,”陈大河有些失望,看来这个世界还是物质的,内功什么的还是当小说看看就好,随即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想了想又问道,“那要练到正根这种地步,或者英姐那样也行,就是能蹭蹭两下越过围墙的那种,大概要多久?”

关三笑了笑,“他们从五六岁开始拉筋扎马打基础,也就是练架子,十三四岁筋骨长成之后开始练气锻骨淬皮,然后到整劲,再到能两步上墙,大概花了十来年吧,如果资质一般的,也就到头了,若是资质上佳,再练四五年,还有希望达到一步上墙的地步。”

陈大河一听,十年?黄花菜都凉了,立刻放弃刚刚升起的大侠梦,嗯,自己还是安安分分地做个土财主吧,打打杀杀的事交给他们就好。

可关三却在一旁说道,“大河,我建议你最好还是跟着练一练,也不需要练出什么名堂来,只要把身法练好就行,不为别的,要是真有个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又没人在你身边的话,跑起来逃命也快些不是,”

似乎怕陈大河不以为然,关三还举了个例子,“我父亲当年在王府当护卫的时候就跟我说起过一件事,王府里两个贝子一起出门办事,结果遭遇埋伏,一个跑得快的就逃了出来,跑得慢的就被人打断双腿送回王府,虽说是保住一条性命,却也落了个残疾。”

陈大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少吓唬我。”

不过他说的也有点道理啊,韦小宝还练了个神行百变呢,便准备点头同意,正好看到图安那条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狠狠地一下下抽在木桩上,立刻又打了退堂鼓,“我再想想哈,嗯,再想想。”

说着说着,撒腿就往后宅跑,生怕关三拉着他不让走一样,只留下关三在原地摇头苦笑。

从后花园出来,陈大河立马跳上车跑去学校,新时代新社会,当然要努力学习建设四个现代化,嗯,咱就是这么有追求的进步青年。

到了学校之后,陈大河立刻收到一个噩耗。

“什么?要考试了?”

“对啊,从下周一开始,每天考一到两门,持续一个星期,考完之后等成绩出来就放寒假,”李慧芳瞟了他一眼,“专业课我知道你肯定没问题,不过思想政治之类的大课你最好还是小心点哦。”

幸灾乐祸地丢下一句话,履行完通知义务的李慧芳又飘然远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