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陈大河跟着杨向明一起,把这两间仓库打开的时候,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一辆三蹦子可能得运到明年去,还是找个车队来吧!

还好,上剅大队的厂房并不急着用,所以陈大河还有很多的时间来处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过年!

老妈黄玉芝已经把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陈家的小辈只需要等着守岁就行,也许是日子有了好转,今年的大年夜竟然有人家放起了鞭炮。

听着外面的鞭炮声,陈大河一时有些手痒,便骑着自行车连夜上街,拍开就住在供销社边上的营业员老商的大门,买了几大挂鞭炮就往回跑,和二姐小妹一起放了个精光,然后熬过了零点之后,才各自回房睡觉。

接下来几天就是拜年,这边有初一不上门的风俗,所以从初二开始,陈大河就开始跟着陈德山往外跑。

可才跑了一天,陈大河就溜了号,拉着田老爷子一起,一头扎进了那两间废旧仓库里,让那些来给老校长拜年的都找不到人。

田老爷子也乐此不疲,和陈大河在仓库里待了四五天,这才将里面的东西筛选了一遍,而费了陈大河不少汗水,被挪到门口的那一大堆就是他们这些天的战利品。

出乎意料,筛选出来的东西并不算特别多,陈大河借了两辆马车,只拉了一趟就全部运了回去,然后老校长指着他先拉回来的两大堆东西一脸的鄙视,“亏你还是个大学生,珍珠跟鱼眼都分不清楚,这些东西里面最多只有一成能留,其他的还是赶紧扔掉的好!”

陈大河撇着嘴,鉴宝和上大学有关系吗?

不过还是乖乖地在老校长的指引下,一件件地将有价值的东西挑了出来,接着他又把床底下放着的八只小木箱拖了出来,包括里面十几个坛坛罐罐让老校长过眼。

毫无意外,又是一顿奚落,十几个东西只剩下五样,其他的也扔到了垃圾堆里,不过那几只箱子老爷子还是稍许给了点肯定,然后挑走两只黄花梨的拿回去放收藏的爱书,看得陈大河眼角直抽抽,好家伙,搁三四十年后,那可就是省城里的两套房啊!

还好,总算剩下了六个,另外柜子里还藏着去年钱卫国代表平安公社奖励的一块砚台和一方印章呢。

挑出来的垃圾又用板车拉回到仓库里,这回比刚才还辛苦,足足拉了两趟四大车。

隔天才让黄大利找来车队,十来辆小货车加三蹦子,一股脑地运去了县城,折腾了整整一天,才换回来不到两千块的钞票。

就这已经让杨向明喜出望外,能从垃圾堆里淘宝,简直就是天降横财啊,连公社的刘书记上门要求分润,也大方地分给公社那边六百块,只是刘书记连连感叹,早知道他们公社自己就卖了,干嘛还留给上剅来占这个便宜。

收拾好这些东西,时间已经到了初八,陈大河便准备启程回学校。

回来的时候是两只大箱子,差不多都是带给家里的,本以为走的时候能轻装上阵了吧,可老妈黄玉芝又给他整了一大包腊肉酱菜,迫不得已,只得又继续扛着上路。

先是乘坐早就约好的张海洋的专车到了县城,顺道上钱卫国家里拜了个年,不知道是不是专门在等他,本来在地委工作的黄叶秋老爷子也在这边,等陈大河一进门,就不阴不阳地给了他个下马威。

“小子,听茜茜说你在北金买了套宅子,她都住进去了,你们什么时候把事情给定下来啊?”

陈大河扫了一眼,茜茜满脸通红地装鸵鸟,张玉梅笑呵呵地看着他,钱卫国眼角含笑,却努力装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很明显是在学他当年上门提亲时候的黄老头。

切,装什么装,一点都不像,当年还不是他们几个老是逗弄才十一二岁的茜茜,让她长大后嫁给自己,要不然茜茜能跟自己这么黏糊。

“咳,”陈大河见没人请自己入座,便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干咳一声说道,“现在我们年纪都还太小,”

这话一出,屋里几人脸色都是一变,还以为陈大河又在拖,这小子一直没有明确表过态,直到上了大学之后,才跟茜茜把关系确定下来,难道他还有什么其他想法?

陈大河似乎没看见他们的脸色,继续慢吞吞地说道,“等明年吧,明年放寒假的时候回来,先定个亲,到大学毕业年龄上也差不多了,那个时候再办喜酒,你们看怎么样?”

好家伙,这个滑不溜手的小子,终于肯给出个明确的承诺了。

黄叶秋脸上立刻多云转晴,然后装作很矜持的样子,“嗯,可以是可以,不过三媒六聘一样都不能少。”

“嗯嗯嗯,”陈大河连连点头,“我让田老爷子来办。”

黄叶秋满意地捋了捋胡子,“嗯,那个老学究办事可以,就他了。”

其他三个也是喜笑颜开,张玉梅更是拉着陈大河就开始叮嘱,“大河啊,对你我是放一万个心的,你也肯定会对茜茜好,梅姐就不说其他的了,不过你以后可不能再管茜茜爸爸叫师哥了啊,辈分可就岔了,先叫叔,等定了亲就可以改口了。”

一听老妈这么说,茜茜俏脸红的快滴出水来。

陈大河狂汗,都这么叮嘱了,你自己还自称梅姐?

“嗯嗯,”钱卫国也是连连点头,“定了亲就是大人了,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没大没小。”

陈大河自然是没脑子地点头应是。

几人又聊了几句,张玉梅便拉着茜茜去做饭,说是以后小两口持家过日子,女主人不会做饭可不行,就从这顿开始培养。

哪怕北金的家里有位兰婶在做菜,茜茜也想能亲手给陈大河做顿饭,于是学起来也很用心。

客厅里就剩下老中青三个老爷们闲聊。

现在钱卫国是县里主管经济的副县长,尽管在平安公社有几年的主政经验,可现在要掌控全县的经济,还不能触碰红线,也难免有些焦头烂额,恰好今天老爷子和陈大河都在,他们一个老成稳重有经验,一个异想天开有思路,钱卫国便逮住两人死劲地问。

黄叶秋也不藏私,很是传授了不少政治经验,让一旁的陈大河也听得连连点头,只是心里始终有些奇怪,以黄老爷子的水平,似乎不应该只是在地委工作的吧?

别的不说,单单听他讲的那些政治手段还有看待事情的高度,哪怕是在统战部工作的吴天华,还有文化部负责外联局的翟国新都比不上这位老爷子,这种眼界和手段,也不是区区一个地委能历练得出来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