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电话响了好几声之后,陈大河才舒了口气,伸手抓起话筒。

“喂,我是陈大河,请问哪位?”

对面却传来一连串的女声英语,“是陈吗,我是奥利弗,请说英文。”

陈大河不禁一愣,奥利弗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还是说上面已经安排人在美国出货啦?

奥利弗继续在电话那头说道,“喂,还在吗?”

陈大河回过神,连忙说道,“在,奥利弗,是我,你这么晚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哈哈,”

话筒里头传来一串清脆的笑声,“不不不,一点都不晚,我这里还是上午呢。”

“好吧,奥利弗,”陈大河无奈地撇撇嘴,“你是在报复吗?”

“当然,谁叫你每次都是在我睡觉的时候打电话呢,所以我今天也要在你睡觉的时候打电话。”

“好吧,让你失望了,”陈大河心里虽然装着心事,嘴上却一点也不显得急切,语气放松地陪着奥利弗闲聊,“我现在可还没睡呢,建议你下次可以在下午打,那时候我肯定已经睡着了。”

“哼,我一定会的,”奥利弗轻笑道,“好了,陈,我有事找你。”

“你当然有事找我,否则也不会打电话,要知道越洋电话费可不便宜,”陈大河笑道,“好吧,请说,什么事?”

“是关于艺术品生意的,”

一听这话,陈大河顿时愣住,不过依然沉住气不吭声。

电话那边奥利弗继续说道,“我们推出的艺术品成功地在纽约艺术品市场站住了脚跟,纽约已经是北美最大的艺术品市场所在地,所以我们等于是在美国艺术品市场占有了一席之地,只不过现在我们需要控制出货数量了。”

“啊?”陈大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你是说,需要控制出货数量,而不是加大出货量?”

“当然,”奥利弗声音略微提高了一些,“难道你没听过物以稀为贵吗,艺术品也一样,如果是质量相当的情况下,一个高产艺术家的作品,其价格肯定是比不上低产艺术家作品的,这是常识,所以我们必须控制出货量。”

“控制出货量没有问题,”陈大河问道,“可我们是签订合同了的,那样进货量就不会减少。”

“这个没关系,进货量不变,货品可以先存放在仓库里,然后细水长流,等以后价格升起来之后再出货,这样赚得更多,更符合长远利益。”

“那就没问题了,”陈大河转着眼珠子,笑着说道,“可是奥利弗,我们国家的艺术品制作公司都在加大产量,如果这些货物流向美国市场,哪怕不是纽约,而是洛杉矶或芝加哥,那不是依然会影响到艺术品价格,对我们造成冲击?”

出乎意料,奥利弗对此似乎毫不在意,“陈,这个完全不用担心,我们的产品跟其他的可是有区别的,从琼斯艺术品公司卖出去的每一件商品,都会配有顶级艺术品鉴定大师开具的签名证书和琼斯公司的信誉担保,单凭这一点,哪怕是同一个艺术家创作出来的一模一样的作品,也不可能卖出和我们同等的价格,更何况他们也不可能轻易地进入高端艺术品市场,更别说对我们造成冲击,有这个能力的,也不会为了这点钱与我们轻易交恶,”

说到这里,奥利弗带着一丝别样意味说道,“我的那些股份,可不仅仅是用现金换来的。”

陈大河心中顿时了然,再联想到伍德大使的不请自来,显然奥利弗的家族在纽约也拥有不小的能量,甚至有可能在整个美国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既然这样,那就没问题了,”陈大河笑道,“原来签订的采购合同里并没有排他协议,我正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利用这一点抢占市场呢。”

“哼哼,让他们放马过来吧,”奥利弗笑道,然后顿了顿,“陈,是已经有竞争对手出现了吗?”

“没错,我收到消息,因为我们产品在市场上的火爆反应,已经有人意图接触那些艺术品制作公司,并将产品打入美国市场。”

“这很正常,不过那样的话他们只会暴殄天物,”奥利弗轻哼了一声,又问道,“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现有份额吧?”

陈大河立刻给她一颗定心丸,“这点不会,至少这份合同还是有保障的。”

“那就行,”奥利弗又说道,“陈,这是你的一个失误,如果以后还继续采购,一定要签排他协议。”

“奥利弗,这很难,”陈大河苦笑道,“同类型的艺术品公司太多,单单是我们现有的产品,就涉及上百家制作公司,我们不可能掌控所有的进货渠道。”

“好吧好吧,这的确很难做到,”奥利弗也有些泄气。

陈大河却突然萌发一个灵感,“奥利弗,你觉得这样行不行,我们自己找设计师,设计美国人更喜欢的图案款式,然后交由这边的艺术品公司进行制作,美式设计加上中式工艺,这样我们的产品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自主设计,做自己的品牌产品?”奥利弗也眼睛一亮,“这是个好主意,而且更符合公司的长远发展,说不定我们也能成为一家高级饰品公司。”

陈大河哈哈大笑,“或许以后会成为另一家蒂芙尼。”

“哈哈,那样我的毕业项目将成为全校最好的商业案例,”奥利弗两眼亮晶晶地陷入幻想,陈大河叫了好几声才清醒过来,“啊?你在说什么?”

陈大河好笑地说道,“我是说,你还有其他事吗?电话费很贵的!”

“哦,当然还有,”奥利弗红着脸连忙说道,“陈,我打电话并不是全为了这个,如果控制出货量,必然会影响到公司短期收益,而戏剧团的演出收益暂时还远不能与艺术品生意相比,你需要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了,当然,你刚才的想法就很不错,可那也需要时间。”

“明白,”陈大河手指在桌面轻敲,低着头想了想,“这样吧奥利弗,我找个时间去趟香江,到时候我们再见面详谈。”

奥利弗顿了顿,随即说道,“为什么不是美国?既然你能出国,我就可以帮你拿到美国的签证。”

陈大河卖了个关子,“因为下一步计划与香江有关,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好吧,”奥利弗轻笑道,“正好我还没去过亚洲,就当是毕业旅行了,先说好,算公费开支。”

“当然,”陈大河无语地撇撇嘴,好歹也是个千万富翁,要不要这么计较啊。

两人又聊了两句,等挂断电话,陈大河坐在椅子上无声大笑,没想到这件事情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解决了,更没想到无意遇到的一个记者竟然还大有来头,还真是捡了个宝,想想也是,纽约时报派到中国的第一个采访记者,这个唯一名额不让他们内部抢破头才怪,如果奥斯没有什么背景也轮不到他。

更准确的说,这两年来中国的西方人真没几个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就像蒂埃里一样,不也是来头不小么,还有丽莎,他可不信这个女孩的家庭会很普通,否则蒂埃里家里首先就不会同意。

所以只要能和他们搭上关系,并给他们带去实际的利益,就能搭上他们背后的那张大网,一般都能达成合作。可能要等到九十年代之后,那时候来中国的外国人就会变得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跟他们打交道,一定要多留几个心眼才行,要不然真是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