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陈大河便将之抛在脑后,任由那些人去折腾,爱咋咋地,自己则每天按部就班地上课吃饭睡觉,直到五月一号早上,吴天华开着车找上门来。

这天是北航食品公司开业的日子,上次吴天华过来时就和他约好,今天一起去参加开业典礼,顺便和香江的投资方代表吴树青女士见个面。

这家公司地址在顺义区,紧挨着首都机场,可从五道口这边过去却比机场更远,所以吴天华很早就赶了过来,陈大河拉着他上了那辆大揽胜,叶正根在前面开车,吴天华的车则由图安开着跟在后面。

自从春节时陈大河安排老宅和公司的所有人都去学车之后,就又给公司采购了两辆尚海牌小汽车作为日常公务用车,所以平时这辆揽胜还是停在车库也没怎么动过,不过今天他是作为琼斯公司的代表过去的,当然要用这辆车来撑面子,当然也有让这位吴树青女士看看公司实力的意思。

两人一路闲聊着,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就开进了一座崭新的厂房。

此时工厂里到处张灯结彩,光是横幅就拉了十几条,还有舞龙舞狮的,那气氛比琼斯公司和摩卡公司开业的时候热烈多了,来的嘉宾更是不少,光是院部级的高级领导就来了好几个,吴天华这个不大不小的官在这里竟然一点也不起眼。

现在这个时候,吴女士当然是在陪同那些领导们,不过不管怎么说,吴天华的级别也还没有到可以忽视的地步,在他带着陈大河下车之后,就已经有两位北航的领导远远地走过来,客客气气地表示欢迎,就连对陈大河也是笑脸相对,丝毫不因他的年纪小而有所冷落。

在吴天华和这两位寒暄的时候,已经有人通知了吴树青,尽管她现在还在陪着领导,但还是抽空过来打了个招呼,同时带着歉意请两人多多包涵。

陈大河自然不会觉得不忿,笑着握过手之后,就和吴天华一起待到一边,那两位领导陪着聊了几句,也起身离开忙着去招呼其他人,最后就剩他们两人在角落里待着。

“哎,”陈大河看着吴天华笑道,“那些领导都在,你不过去问个好?你的级别应该也够上去凑热闹了吧。”

“免了,”吴天华窝在角落的沙发上,松了松领口的纽扣,“不是一个系统的,说不上几句话,我还是在这里陪你就好。”

“我又不是小孩,还要你陪?”陈大河撇撇嘴,然后歪着头看着他,“你该不会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里吧?”

“差不多吧,”吴天华身体前倾,胳膊肘撑着膝盖,看着陈大河说道,“今天来的有不少是商业系统的人,其中就有我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些人,他们对你可是闻名已久,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过来刺你几句,那岂不是落我的面子!”

陈大河咧着嘴无声大笑,“我看你是怕我落他们的面子吧。”

“都有,”吴天华无奈地摇摇头,“你小子,这可不是家里,你还是别惹事的好,当然,我也不会让人欺负到你头上。”

陈大河也哑然失笑,果然,他今天在这就是负责护着他的,就是不知道三哥夏伯平去了哪里,照说今天他应该也在才是。

两人正说着话,陈大河忽然发现似乎有人注视着自己,抬头往人群中扫了一眼,果然有几双眼睛慌忙躲开,随后似乎觉得有点丢人,又直愣愣地瞪了回来。

陈大河不闪不避,冲那几人笑了笑,对着吴天华说道,“就是那几个?”

吴天华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随即肃着脸眼一瞪,那几人立刻扭过头,借着人群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回过头对着陈大河笑道,“那几个只是摇旗呐喊的,不算什么,领头的那个人别说我们几个,就算是我上头的人也得头疼,关键他们都还是个老资格,碰也碰不得。”

“没事,”陈大河身体后仰躺在沙发上,冷笑两声说道,“你们也别去跟他们硬杠,只要我们公司的采购合同不受影响,他爱怎么弄就怎么弄,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他们费了大力气弄出去的东西,结果还没国内卖的价格高,他们还会怎么样?”

吴天华顿时愣住,看看附近没什么人,才小声问道,“什么情况?”

“没什么,”陈大河轻笑道,“前几天我跟美国公司那边联系过,跟他们说了一下可能会有竞争对手出现,结果你猜他们什么反应?”

吴天华猜测道,“那边很生气,会用其他手段封锁市场?”

“才不会,”陈大河摇着头笑道,“先不说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有,也不能做,他们的反应很简单,就是不惧任何竞争对手,只要这些贸然踏入美国市场的人能经受住损失,他们都放任欢迎。”

“损失?”吴天华有些不明白,“这些产品不是很畅销吗,而且价格还抬得很高,怎么会有损失呢?”

“这就是商业手段了,”陈大河耸耸肩,“内幕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不用再担心就是。”

吴天华虽然也弄不明白,不过也松了口气,这几天上面吵得很厉害,他们这些人也有些顶不住,现在能退一步更好,至少压力也会小很多。

这时时间也差不多了,两人也不再说话,随着人群一起去到外面,参加即将开始的开业典礼。

一整套的仪式过后,领导们也都陆续离开,这时吴树青的助理终于找了过来,邀请吴天华和陈大河去她的办公室。

跟在那位美女助理身后,两人刚一进门,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吴树青女士立刻站了起来,从办公桌后绕出来远远地伸出右手,满面笑容地说道,“吴主任您好,刚才招呼不周,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和吴天华打完招呼,又将手伸向陈大河,“陈生您好,没想到陈生这么年轻,真是年少有为啊!”

听着吴女士蹩脚的普通话,陈大河轻轻握住她伸过来的手,放开后笑着用粤语说道,“不敢当,只是打份工而已,让您见笑了。”

吴树青脸上顿时露出惊喜,“陈生会说广栋话,难道您是广栋人?”

“哈哈,不是,我是鄂省人,只是以前跟人学过几句广栋话而已,”陈大河笑道,“您也别叫我陈生了,我可不敢当,您叫我名字大河就行。”

“好好,大河,”吴树青也笑着说道,“那我们都别太客气,我比你痴长几岁,你就叫我一声吴姐吧。”

陈大河自然是从善如流,笑着说道,“行,那我就高攀,叫您吴姐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