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火车驶入广洲火车站时,果然已经到了六月一号凌晨,在领队老师的带领上,大家都没有出站,而是等在火车站里,准备乘坐广九直通车去香江。

这时的直通车一天只发一对,如果错过上午这一趟,就只能等第二天的,为了节省时间,自然是直接买票上车,到了香江之后再做休息。

上午八点三十,火车准点出发,陈大河趴在车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和行人,一时有些失神。

想想去年八月份的时候还来过这里,虽然仅仅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可这片土地似乎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路上不时都能看到正在施工的工地,有的是工厂,有的是大楼,还有的是在修桥修路之类的基建,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景象,与北金的波澜不惊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过同行的同学们注意力都不在这里,他们的心思早就到了香江,在火车行驶到一半路程的时候,众人便开始排着队到车厢厕所去洗脸,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有个男同学甚至拿出一件西服套上,看得陈大河满头大汗,这可是六月份的香江,这样穿真的不热吗?!

在享受了同学们不到五分钟的羡慕眼光之后,这位同学还是果断地把西服重新收起来,再看看身上已经湿透的白衬衫,最终还是舍不得脱下,便趴在窗户口等着吹干。

在罗湖口岸通关之后,列车在香江带道司机的指引下驶入香江段,这下同学们都开始激动起来,纷纷趴在窗口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不时发出阵阵惊叹声,就连领队老师都忘了阻止,自己也看得入神。

陈大河看着他们的样子,心里发出一声感叹,也许有人会嘲笑他们老土,可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国人才能迸发出超乎常人想象的建设热情,仅仅用了三四十年的时间,就赶上了西方强国近百年的积累,以地区强国的姿态重列世界强国之林,再次为世人所瞩目。

又经过五十多分钟,列车终于缓缓驶入九龙红磡站,这时领队老师也想起了自己的职责,拍拍手大声叫道,“都注意了啊,大家都把各自的行李收拾好,记住出发前我说的话,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切记不要给祖国抹黑丢人,明白吗?另外我再重申一遍,在香江期间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准随意与外人联系,不准自行外出,一旦发现,我就必定上报你们的学校,取消这次的考试资格。”

众人心里虽然有些不满,可听到领队老师说的后果,还是默默地点着头表示知道。

“当然了,我也不是说你们都不能出去逛,”领队老师又说道,“既然来了一趟香江,那也不能白来,到时候我会找个时间,组织大家出去玩一天。”

“哦……”

“好啊,”

众人一下子就兴奋起来,纷纷鼓掌叫好,陈大河也随大流的鼓着掌。

他当然是不可能听这位领队老师安排的,否则就什么事都不用做了,还真成了来考试的,不过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等到宾馆了再说。

下车之后,领队老师指挥十几个人站成一排,在外人异样的眼光中整齐地走出了火车站,然后在接站人员的带领下上了一辆公交车,直接被带到了一间宾馆住下。

等其他同学都回房之后,这时陈大河才背着挎包找到领队老师的房间,从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他,“老师好,这是我的工作介绍信,需要在香江逗留一段时间,所以特来申请离队,请老师批准。”

领队老师一愣,迟疑地接过来一看,顿时大吃一惊,愕然地看着陈大河说道,“你是文化部的干部?”

陈大河咧着嘴笑道,“现在还不是干部,就是在文化部挂职,分属外联局,这次过来也主要是完成一些工作,考试倒是次要的。”

这张介绍信就是陈大河为离队准备的东西,要是没有这个,擅自离开的话,弄不好就给戴上一顶叛逃的帽子,那时候后台再硬都不管用,这种原则性问题他还是能拎得清的。

“原来是这样,”领队老师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就说你怎么才大一就过来考试了呢,原来是有任务在身,不过你们单位也奇怪,派你这个小同志过来,也不怕出什么意外,”

随后晃了晃手里的纸,“另外你的介绍信我还要核实一下,毕竟你是我带过来的,我要对你的安全负责。”

“没问题,”陈大河点点头,“您可以给文化部那边打电话,也可以向我们学校学工部核实情况。”

“不用那么麻烦,”领队老师摆摆手,“我请新华社的同志帮我核实就行了,他们能直接与内地联系。”

说着就出了房间,到外面的前台那里去打电话,陈大河也跟了过去。

这时候的香江新华社就相当于内地派驻在这里的官方非正式代表,内地有什么事都是通过他们来联系,包括托福考试报名,还有刚才的接站,都是他们的人在帮忙,和内地那边联系通过他们也更快些。

打完电话之后把介绍信递给陈大河,同时说道,“电话我已经打了,半个小时之内就有回复,这点时间你总等得起吧。”

“没事,”陈大河笑道,“正好我也要打电话让人来接我,等他们过来时间就差不多了。”

说着便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哦,你们在这边还有人?”领队老师好奇地问了一句,“现在你们单位也开始设置驻外机构啦?”

陈大河刚想说话,这时电话就已经接通了,便带着歉意地笑了笑,然后对着电话说道,“我已经到了,你们现在过来接我吧,对,就现在,地址是,等一下,我问问,”

说着问了前台宾馆的地址之后报了过去,随后便挂断电话。

这时其他人都在房间里休息,毕竟坐了两三天的火车,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就只有领队老师和陈大河两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闲聊。

没到半个小时,新华社那边就回了电话过来,在确定了陈大河的介绍信属实之后,领队老师便放他自由行动,至于考试,只要到时候过来参加就行,说完便回了房间去休息,他也是两三天没睡好,也需要休息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