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一个人在前台那里等了没多久,一辆黑色的七九款奔驰轿车便开到宾馆门口停下,随即从后座上下来一个人,正是马佳彤。

马佳彤见到陈大河从里面出来,赶紧迎上去说道,“陈总,静姝和老董他们在酒店等你。”

“哦,没事,”陈大河看了一眼车子,心里想着香江方面的接待工作还是做得很到位啊,连这种级别的车都派出来做公务车了。

见陈大河在看车子,她又笑道,“这辆车是吴总那边安排的,供我们这段时间在香江使用,因为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到,所以他们那边的负责人没有过来,不过晚上他们会设宴招待。”

陈大河点点头,随后笑着摆摆手,“上车吧,回去再说。”

“嗯,”马佳彤拉开车门,等陈大河上车之后,自己才转到另一边坐进去。

一路无话,车子很快就开到马佳彤他们下榻的文华酒店,上到十八楼的房间里,陈大河让马佳彤先回去,自己则关起门来洗了个澡,然后一觉睡到傍晚,睡醒之后又从马佳彤他们带来的行李箱里找出一身衣服换上,这才神清气爽地打房间电话把他们都叫了过来。

本以为马佳彤会先说这两天跟香江方面接触的情况,没想到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陈总,这里好贵啊,您看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

“啊?”陈大河哭笑不得,“又不用你掏钱,嫌什么贵。”

文华酒店差不多算是香江最好的酒店,能不贵么,他也没想到吴树青会给他们安排在这里,而且一下定了三间房,两个女的一间,董建磊住一间,他再单独住一间套房,算起来房费确实要不少。

“确实挺贵的,”马佳彤小声说着,“一晚的房费就比我一年的工资还多了,在这里住了两晚觉都没睡好。”

陈大河住的套房价格更贵,她没好意思说。

曾静姝和董建磊也连连点头,董建磊甚至感觉有些荒唐,“这里的环境确实很好,可住一晚花的钱比我们老家卖头猪还多,这也太坑人了吧。”

想想以前的战友牺牲后发下来的抚恤金也就和他现在住的房费相当,实在是让他无法接受。

“你们啊,”陈大河无奈地说道,“我现在发现,以后还要给你们增加一项培训课了。”

马佳彤一愣,“啊?”

“见世面的培训,我现在就跟你们上第一课,”陈大河说道,“你们要知道,我们不是政府单位,而是一家公司,公司是干什么的?就是谈生意的,我们不应该去想怎么省钱,而是要去想怎么样才能把生意做成,如果连这点排场就不讲究,谁会相信你的实力,佳彤,你会相信一个骑自行车的跟你谈几百万的生意吗?”

马佳彤一听,立刻红着脸低下头不说话了。

“还有你,老董,”陈大河又指着董建磊,“如果我现在派你去苏联,你给我住一个路边档的家庭旅馆里,然后穿个补丁连补丁的衣服跑去跟别人说,要谈一笔价值上千万的生意,你说结果会怎么样?”

“呃,”董建磊两眼呆滞地望着天花板,“大概会被轰出来吧。”

“所以说,这第一条就是形象,”陈大河指着他们三个,“谈多大的生意,就要摆多大的架子,虽然我们现在是从内地过来,但也背靠着一家美国公司,跟他们谈的也是几千万的生意,别让人觉得我们没钱没底气,明白?”

三人一起点头,“嗯,明白了。”

见这三人似乎开了点窍,陈大河嘴角上翘,满意地点点头,如果当初他不是开了那辆大揽胜,估计现在的待遇起码要降低两个档次,能有个中等接待就不错了,这就是商场上显摆的好处。

“可是陈总,”马佳彤又有些为难地说道,“这里的房费都是吴总公司那边出的,我们要不要把钱给他们啊?”

陈大河刚翘起来的嘴角立刻垮了下去,无奈地看着马佳彤说道,“我说同志啊,如果你和别人合作,能赚几百几千万,还会介意送给他的几千块钱的东西吗?这第二条就叫感情投资。”

“呵呵,”马佳彤干笑两声,“陈总,我现在真的明白了!”

“呼,”陈大河摇摇头,拿起沙发旁边矮桌上摆着的电话,直接拨到前台,用英语说道,“麻烦给房间送五人份的晚餐,就要你们的高级单人套餐,对,嗯,好的,谢谢。”

正在学英文的马佳彤听懂了陈大河说的话,连忙摆着手说道,“陈总,不用叫餐的,我下午的时候通知了他们您已经到了,他们就特意安排了一个接待酒会,说是还邀请了一些文化行业的人过来参加。”

陈大河放好电话,微笑地看着她,“佳彤同志,我现在教你第三条,合时宜,任何一个场合,都有他的用意所在,你也需要去分析这个用意是什么,比如说酒会这种场所,就不是给人去吃饭的,而是让人去谈生意拉关系的,所以去参加商业酒宴之前,一定要吃饱肚子,否则在那里大吃大喝就是不合时宜,记住了哈。”

“哦,”马佳彤似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后视线上瞟,边想边说道,“陈总,您刚才点的是五份吧?我记得四不是这个发音啊。”

“答对了,”陈大河打了个响指,指着董建磊笑道,“多出来的一份是给他的。”

董建磊嘿嘿地摸着脑袋,马佳彤和曾静姝顿时噗呲一下笑出声来,董建磊这帮人的食量她们是早有领教,难得陈大河还特意记得。

吃完饭之后,马佳彤便准备给吴树青公司安排的负责人打电话,这时陈大河又把她叫住,“你们打算就这么去参加酒会?”

“啊?”马佳彤看看自己,又看看曾静姝和董建磊,茫然地说道,“这样不行吗?”

陈大河站起来呼出一口长气,然后往门口一指,“现在都回房,把之前我特地叫道带上的那套衣服换上。”

打发三人出去之后,陈大河也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套宝蓝色的改良中山装,几个细节改动的地方都是他结合后世的款式点出来的,裁缝也是公司做过工作服的那家涉外服装店里的大师傅,无论是做工面料都是上乘,而且时尚感也丝毫不差。

换上衣服,再穿上油光锃亮的皮鞋,使得陈大河修长的身体看上去格外挺拔,就是年纪轻了些,英姿勃发中还透着几分奶油味。

这时马佳彤三人也换好衣服过来,董建磊的款式和陈大河的差不多,就是配上他那张脸,怎么看怎么像做保镖的跟班。

马佳彤和曾静姝的衣服款式一样,都是深色格子职业套装,也是陈大河根据后世的眼光跟大师傅说过之后,再打样制版做出来的,既显得端庄稳重,又不失时尚俏丽,让人的视线不自觉地被吸引过去,尤其是曾静姝,藏蓝色的衣服衬托着白皙的俏脸,简直让人挪不开眼睛,就连从不关注女人的董建磊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