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只是一个老人家,可董建磊和马佳彤竟然比刚才还紧张,各自上前一步紧紧地护在陈大河左右,视线一直紧盯着他。

这位老人走到跟前,也不看其他人,只是盯着马佳彤,用别扭的国语说道,“小丫头,你的功夫是从哪里学的?”

马佳彤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陈大河也有些意外,看看马佳彤,又看看他,笑着说道,“阿公,我是她的老板,您是有什么事吗?”

老人家瞟了他一眼,“不关你的事。”

随后又沉着脸继续看着马佳彤问道,“你是从北边来的吧,关叶图马,你是哪一家的人?”

这时马佳彤再傻也能看出这个人不是带着善意来的,如果只是她一个人,自然无所畏惧,大不了一死而已,绝不会弱了马佳氏的名头,可现在陈大河就在身边,她可不敢让陈大河有任何闪失,便闭紧嘴巴不说话。

马佳彤都能看出来的事,陈大河自然不会没有察觉,不禁暗叹一声,刚才还以为来了个解围的,没想到似乎还是要找麻烦,看那花衬衫的反应就知道,这位老人家可不好打发,更让人头疼的是,随着这位老人家现身,有越来越多的飞仔出现在大街上。

打是不能打,只有谈了。

“阿公,您看这样怎么样,”陈大河笑道,“这里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您让我那几个伙计先回去,我跟您去聊聊,可以吗?”

“不行,”马佳彤立刻叫到道,“你不能去。”

随后上前一步看着那老人,“我是马佳氏后人,你让他们离开,我跟你走。”

陈大河眼睛一瞪,“没规矩,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下去。”

马佳彤也头一回没礼貌地瞪了回去,“我不。”

“有点意思,”老人嘴角竟然露出一丝笑意,“不过走不走得了,你们说了不算,那得看我同不同意。”

陈大河此时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敛,身体微微前倾轻声说道,“阿公,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您让我另外两个伙计回去,我和佳彤陪您走一趟。”

老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终于点点头,“好。”

“老董,”陈大河扭过头说道,“你先带静姝回酒店,我们等下就回来。”

董建磊看了他一眼,又看看那老人,“老人家,您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我带一个尖刀连过来找你。”

话一说完,也不管那老人什么反应,转身便拉着身体还有些颤抖的曾静姝准备离开。

如果是个年轻人,董建磊也不敢说这话,但既然是位老人,正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放句话反而会让他有所顾忌,他能答应陈大河让两人离开就是证明。

可曾静姝这小姑娘竟然也挣扎着不走,“我,我也不走,要走一起走。”

陈大河冲董建磊使了个眼色,董建磊手上微微用劲,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曾静姝便不再挣扎,回头看了陈大河一眼,才跟着董建磊走远,然后上了一辆路边等客的出租车离开。

“阿公,”陈大河这才笑道,“请带路吧。”

老人淡淡一笑,“后生仔好胆色,跟我来吧。”

说着便将两手往身后一背,垫着脚往前走去,同时挥挥手让那些飞仔离开。

陈大河拍拍马佳彤的肩膀,当先一步跟着走在他后面,这时马佳彤小声说道,“陈总,这是个高手,看路数应该是南拳一脉,至于是五拳十三家的哪一派,我还看不出来。”

“小姑娘还有点眼力,”老人头也不回地说道,“不过以满清善扑营的底子,却连路数都看不清,看来你们也没继承多少东西下来。”

陈大河撇撇嘴,这老人家是兔子耳朵不成,这么小声都能听见!

马佳彤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哼,我本来就不是学武的,要是换个人来,刚才那些人早就都趴地上,还轮得到受你的要挟。”

“哼,”老人冷笑道,“那你们也别想着能自己走出去。”

“走不出去你们也讨不了好,”马佳彤输入不输阵,“我就不信这光天化日的,你们还敢怎么样。”

陈大河不禁无语望苍天,这小祖宗就不能少怼两句,现在可是我为鱼肉人为刀蛆啊,受上辈子看香江枪战片电影的影响,他对现在这个时代香江社团的守规矩程度实在是没多少信心。

老人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咧着白森森的牙齿,指着前面阴沉地笑道,“光天化日自然不敢,可遮天蔽日又如何!”

两人愣了一下,抬头看去,只见一座杂乱无章的城寨矗立在前方,一大片阴影撒下,已经将他们现在站着的地方遮住。

陈大河脸色一变,眼前的景象和记忆中的图片渐渐重合,失声叫道,“九龙城寨?”

老人笑呵呵地说道,“欢迎来到九龙城寨,请吧!”

此时陈大河也开始不淡定了,上辈子看过这里的资料,不是说这里边的大佬从不出城寨一步的吗,怎么这位老爷子还满大街瞎逛,就没人来管管?!

有心打退堂鼓,可看看周围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神,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陈总,”马佳彤也看出陈大河脸色不对,小声说道,“这里很危险吗?”

既然没有退路,陈大河反而镇定下来,也不回答她的话,只是将手一挥,“走吧,咱们也看看这里面是个什么名堂。”

快走两步跟上老人,陈大河两手插兜左顾右盼地说道,“阿公,这里面阴暗潮湿的,可不是个养老的地方啊,您就不想换个窝。”

“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习惯了,”老人诧异地看了陈大河一眼,“后生仔,看你的样子也是知道这个地方的,你就一点也不害怕?”

“怕啊,”陈大河耸耸肩,笑嘻嘻地看着他,“这不是有您老在吗,总不会出事吧。”

老人笑着哼哼两声,也没说话继续往里走。

刚踏入巷子口,就能感觉到一股阴闷的气息铺面而来,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上辈子的时候陈大河也是住过广洲城中村的,那里的环境虽然也不怎么样,可还是比这里强多了,虽然阳光照不进里面,但至少还能通风吧,而这里却完全不适合居住,垃圾散乱蚊虫滋生,最关键的是那股子气味常年不散,经年累积的毒气差点让陈大河吐出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