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最外面的两排房屋之后,老人熟门熟路地拐了个弯,钻进另一条小巷,陈大河和马佳彤只有赶紧跟上,要是在这里迷路了,弄不好连尸骨都找不到,那才叫真冤枉。

随着往里深入,陈大河突然发现里面的环境竟然好了许多,至少路面整洁干净,空气也没那么难闻,如果再往上几层或许还能享受下阳光的照射。

看着前面老人的背影,陈大河诧异地叫道,“阿公,这里面还可以啊,外面怎么不也弄干净点啊。”

“那是糊弄外人的,”老人头也不回地说道,“只有这里面的人没好日子过,上头那些人才会安心。”

“这主意不错,就是住外面两层的人难受些,”陈大河笑道,“阿公,你带我进来,就不怕我跟那些人说啊。”

老人哼哼两声,“能让马佳氏的后人跟在身边做事,你就还没有那么不要脸皮地去谄媚英国佬吧。”

“您这话听得倒是顺耳,”陈大河回头看看马佳彤笑了笑,然后又接着说道,“其实我就是这么个人,跟有没有马佳氏的人跟着没关系。”

他当然没这么无聊去说这个,其实说了也没什么意义,香江当局治不治理九龙城寨跟这里的卫生环境可没半毛钱关系,而是因为里面的那些人。

老人也不搭话,只是低着头喃喃地感叹了一句,“皮相倒是不错,就是脸皮着实厚实了些。”

正满腹心事的马佳彤竟然抿嘴一笑,陈大河不禁老脸微黑,正想反驳两句,前面的老人突然又是一拐,只得赶紧跟上。

这一路上上下下,穿堂过弄,走了差不多有十分钟,老人才停下脚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将一扇铁门打开。

站在门口看了看,又抬头望望天,陈大河还是不知道进来有多远,更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还不进来,”老人进屋后随口叫了一声,里面立刻有个中年女人出来递上热毛巾,接过擦了把脸,将毛巾往桌上一丢,然后冲着陈大河和马佳彤一甩头,“跟我上楼。”

说着便从客厅旁边一个狭小的楼梯上去。

陈大河和马佳彤赶紧跟上,沿着楼梯一直往上,顺便在心里默默数着,当上到十二楼的时候,老人这才停下,推开一扇房门。

这时陈大河已经是气喘吁吁,看着若无其事的老人和马佳彤,心里想着这次回去就找关三学武去,不说别的,总不能体力还不如女的和老人吧,再一个要是还碰到这种事,好歹也能跑掉不是。

等老人拉亮电灯,陈大河才和马佳彤一起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的情景,两人顿时一愣,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这里竟然是一间祭堂,里边靠墙有一个五层的大木架,上面错落有致地摆着一个个牌位,密密麻麻的少说也有一百多个,牌位架前的供桌上正点着一个香炉,供桌上方还吊着一盏长明灯。

老人从供桌上抽出三根线香,用长明灯的灯火点燃之后,高高举过头顶拜了三下,然后插进香炉里面。

看着不解的两人,老人指着架子上的牌位说道,“这些都是我洪门的先辈祖师,他们大部分人都不得善终,甚至很多尸骨无存,只有这些牌位可供凭吊。”

这话一出,马佳彤顿时脸色大变,她现在算是知道老人为什么会找他麻烦了,当年死在善扑营手下的洪门人士不知有多少,这上面的牌位中肯定就有一部分在里面,这可是世仇啊。

注意到马佳彤的脸色,老人面无表情地说道,“看来你是心里有数了,不错,这里面有二十三人死在善扑营手下,其中就有老朽的祖师,你说这个仇,我要不要报!”

马佳彤当即将头高高昂起,“你想怎么样,只管划下道来,不过这事与我老板无关,你让他先离开。”

陈大河此时也大感头疼,“阿公,这都已经是新时代了,当年你们两方也是各为其主,何必还念念不忘呢。”

“哼,”老人嘴角带着一抹冷笑,“不是你的先人,你当然不会在意。”

顿了顿又说道,“这个小姑娘说的也没错,这事跟你没关系,过来这里也是你自己要求的,你随时都可以离开。”

一来冤有头债有主,陈大河确实与此事无关,二来刚才董建磊离开时说的话还真让他有些顾虑,那人身上带着浓浓的兵味,一看就是从部队里出来的,被这种人盯上,几个也就罢了,若真是成批的来寻仇,谁都睡不安稳,倒不是怕死,而是没这个必要。

陈大河苦笑着摇摇头,“实不相瞒,他们现在有不少人在跟我做事,要我撒手不管,我也做不到。”

“走不走随你,”老人瞟了他一眼,又看着马佳彤说道,“我老头子也不欺负你一个小丫头,既然你能过来香江,那其他人也能来,就让你们能做主的过来跟我谈吧。”

马佳彤张张嘴,还是没说出话来,房间里顿时陷入沉默。

片刻后,陈大河突然摸着肚子笑道,“阿公,这都快到饭点了,有饭吃没有啊?”

老人看了他半天,发现他依然脸色不变,突然哈哈一笑,“你倒是心大,走吧,去吃饭。”

说完就出了房间。

两人又跟着他上到顶楼,等走出天台大门一看,上面竟然别有洞天。

这栋楼相比周围的其他楼并不算高,但胜在面积大,比一般的楼大一倍还多,楼顶的面积自然也很宽敞。

而且整个天台被重新布置过,周围用一个个盆栽弄成小花园的样子,郁郁葱葱的花木和远处的杂乱灰白形成强烈的对比,边上还有一座小木屋和一座凉亭,中间则是一片空地,靠边还摆着两排兵器架,长短武器都有。

“阿公,”陈大河走到花丛中,伸了个懒腰四下张望着笑道,“您这地方不错啊,难怪不愿意出去住。”

老人笑了笑,没有接话,而是问道,“你这后生仔不错,叫什么名字?”

“哈哈,我叫陈大河,”然后指着马佳彤笑道,“她叫马佳彤,您老怎么称呼?”

“我本姓梁,江湖人抬爱叫我一声梁爷,你叫阿公也行,”老人点点头,带着他们走到凉亭里坐下,“屋里闷热,就这里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