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刚坐下,就有一队穿着白色汗衫黑色灯笼裤,腰间盘着功夫带,脚穿传统布鞋的人端着托盘过来上菜,将酒菜摆好之后,留下几人在旁边背手站着伺候,其他人则原路退了回去。

陈大河冲着心事重重的马佳彤笑了笑,拿起筷子就开吃。

梁爷没怎么吃菜,只是端着酒盅自酌自饮,马佳彤也没什么心思吃饭,勉强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只有陈大河一人狼吞虎咽,似乎毫不在意,饭桌上的气氛一时极其古怪。

吃了没多久,有个三十多岁同样打扮的人走了过来,凑到梁老耳边说了句话,梁爷点点头没说话,挥手让他下去。

陈大河从头到尾看都没看一眼,注意力一直放在酒菜上,那样子跟几天没吃饭的难民似的,等吃了个半饱,才开始放慢速度。

这期间那人又上来几次,每次都是在梁爷耳边说句话,很快就离开,而梁爷的脸色也从开始的淡然,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不过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端着酒杯一口口地喝着。

直到陈大河放下筷子,拿起托盘上的毛巾擦嘴,梁爷才放下酒杯,示意上茶。

等桌上的餐盘撤走整理干净,梁爷才叹了口气,“有人过来接你了,老头子腿脚不便,就不送你了,等下我叫人送你们出去,”

马佳彤顿时打了个激灵,猛地抬头愕然地看着他,“你放我们走?”

“不放不行啊,”梁爷苦笑着摇摇头,眼神复杂地看着陈大河,“难怪你这个后生仔这么镇定,到底是有底气的,刚才一连七八个电话叫我放人,哪一个都不好惹啊,项家的老大更是陪着美信的吴老板亲自过来,你们要是再不出去,等到明天这九龙城寨的人就都不用出去咯。”

陈大河却似乎没听到一样,一口气将杯里的茶喝干,笑呵呵地说道,“阿公,您这里的厨子手艺不错啊,粤菜做得是相当正宗,从哪里请的?”

梁爷顿时脸色一变,还以为陈大河不肯善罢甘休,当即冷着脸说道,“后生仔,你的来头确实是大,但我洪门也不是吃素的,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陈大河一听不禁哑然失笑,这话不是白天自己才说过么,这么快就还回来了。

“不是,”陈大河一脸正经地说道,“是真心觉得好吃,昨天在文华酒店吃的都没他做的手艺好,我还想开家餐厅,请他过去主厨呢。”

梁爷古怪地看着他,好半晌才摇摇头,“这是跟了我几十年的老人,再好也不能给你,你们还是赶紧走吧,不过,”

说着扭头看向马佳彤,“小丫头,山不就我我便就山,既然你们的人请不来,那就只有我过去了,回去后给你们的人带句话,今年之内,老头子会按江湖规矩登门造访。”

陈大河嘿嘿一笑,“他们现在都住我家,随时欢迎您老过来做客,我那边也有个好厨子,保证让您大饱口福。”

“后生仔,”梁爷淡然地说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也尽管可以用你的手段来对付我,不过老头子奉劝你一句,在担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看看够不够让整个洪门喝一壶的。”

他去寻仇只是自己的私事,哪怕被人正面打死,洪门也不会出面,最多几个好友替他出头,如果是上擂台,连好友都不会追责,这就是江湖规矩,可要是他在外面被人暗算,洪门就绝对不会不管不问,寻仇就是必然的,无论这个人是谁都要追究到底,洪门也有这个底气。

陈大河也明白,自己背后那些人只会管自己的安全,关三他们的事能顺手帮一把也无所谓,可如果要与整个洪门为敌,估计那几个老爷子首先就要把自己给关起来。

“梁阿公,”陈大河叹了口气,“这事我确实是担不下,我就想问一句,您这一次,是只代表您自己,还是整个洪门?”

梁爷一听这话,自己也有些犹豫,想了想说道,“你跟我说说,现在善扑营是个什么情况?”

不等陈大河说话,马佳彤就红着眼叹气说道,“现在还哪来的善扑营啊,几十年前早就都散了,就还剩我们几家后人,也只是一起搀扶着讨日子罢了,如果不是陈总心善,恐怕我们这些人还在每天饥一顿饱一顿吧。”

梁爷微微一愣,长叹一口气,“没想到当年赫赫威名的善扑营最后落得这个下场,”

沉默片刻,他又继续说道,“这么说来,你们的功夫都没啦?”

连饭都吃不饱,还练个屁的功夫。

马佳彤摇摇头,“我们这一辈的人就还有十来个人在练功,可就算是最好的几个,听父亲他们说,搁几十年前,也就不过堪堪达到入营的水准罢了。”

梁爷连连摇头,“可惜了,可惜了啊。”

当年善扑营与洪门针锋相对,虽然是各为其主,可也惺惺相惜,梁爷要寻仇,却并不妨碍他对善扑营下场的惋惜。

深吸一口气,梁爷看着陈大河说道,“后生仔,善扑营那帮子人与我等确实算不得私仇,可公仇也是仇,洪门中想找他们寻仇的也不只我一个,所以我代表不了洪门,这事我会上报给总堂,等有了个结果,再通知你吧。”

陈大河笑着拱拱手,“多谢梁阿公,那我就静候佳音。”

说着便把地址和联系电话报给了他。

梁爷让人记下,然后摆摆手,“可不是什么佳音,就算退一万步,最多不是一起去寻他们,只派个代表过去而已,无论如何一场生死擂是少不了的,至于去的是哪一个,就看他们的造化,哼哼,洪门里比老头子高明的可不少。”

陈大河无奈地摸摸额头,“好吧,那我就等您的消息。”

这时那个来报了好几回信的人又跑了上来,梁爷无奈地摆摆手,然后站起来摊开手掌指着天台大门,“请!”

陈大河点头说了声告辞,随后和马佳彤一起在那人的带领下出了九龙城寨。

刚走出巷子口,就看见外面停着两辆奔驰,其中一辆车上下来两个人,前面那个正是吴顺德。

陈大河连忙走过去,满含歉意地说道,“吴伯,给您添麻烦了。”

吴顺德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人没事就行,”

然后指着身边那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项先生,你今天能安然出来,他可帮着出了不少力。”

陈大河连忙伸过右手,“项生您好,谢谢您仗义相助。”

“陈生客气了,”项先生笑着握了下手。

几人随便聊了两句,便一起坐着车离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