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项先生并没有和陈大河坐一辆车,甚至没有送他回酒店,在进海底隧道之前,车子打了两下双闪,便转进另一条路离开。

看着离开的车尾灯,陈大河回头看着吴顺德笑道,“这位就是义安公司的龙头?”

吴顺德诧异地看着陈大河,“你还知道义安公司?”

陈大河嘿嘿笑了两声,托那位演龙武的项十先生的福,上辈子跟他年纪差不多的人,不知道义安公司名头的还真不多。

“他是项家的老大,不过并不是义安公司的人,”吴顺德笑道,“义安公司的龙头是项十,他们兄弟姐妹中也只有两三个在义安公司,其他人都在谋求正行,否则我也不会找他过来。”

“义安公司不是国党方面的人么?”陈大河奇怪地问道,“他怎么会帮我?”

“那都是老黄历了,”吴顺德摇头失笑,“国党那边做人做事都太差,不得人心呐,香江毕竟就在内地的家门口,他们也得为自己的后路考虑,另外他们倒也没和那边断了联系,不过是两边下注而已。”

“两边下注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两边都不讨好,”陈大河撇撇嘴,“项家人不至于这么不明智吧。”

“也是恰逢其会吧,”吴顺德说道,“有这么个机会就顺便结个善缘,等过两年形势明朗之后,才是他们下重注的时候。”

陈大河点点头,“这才正常啊,不过这种事也要讲究时机的,太早无用,太晚事倍功半,只能勉强自保,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智慧和决断了。”

一边说着一边躺回座椅上,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今天先是逛了大半天,后来又玩了把刺激的,确实有点累。

两人聊了没多久,车子就已经到了文华酒店门口,吴顺德也没下车,说了句好好休息之后,便示意司机开车离开,从头到尾对陈大河今天的事没问过一句。

陈大河挥着手等车子开远,才带着马佳彤进了酒店大门。

刚走进大堂,立刻就有几个人冲了过来,除了董建磊和曾静姝之外,还有吴念平和王社长也在。

“你没事吧,”王社长上下打量了陈大河一番,发现确实没事,才松了口气,“你们怎么跑到那地方去了,香江的治安可不比内地,以后还是不要乱走的好。”

陈大河笑着点点头,“王老,给您们添麻烦了,以后会注意的。”

刚才那位梁爷说接了七八个电话,其中肯定有王社长在里面出力,至于有没有亲自打过就不清楚,这个也不重要。

“也不是哪里都不能去,”王社长笑道,“以后出去的时候说一声,我找人陪你一起就没问题。”

陈大河自然满口答应,“好。”

“行,你没事我就先走了。”王社长说完,便准备离开,和吴顺德一样没有问陈大河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能说的话陈大河肯定会主动说,不说自然是有不说的原因,他们这种老油条可不是什么愣头青。

陈大河将他送到门口,等车开过来接他上车离开之后,才和马佳彤三人回酒店房间。

上楼之后,同样也没和董建磊曾静姝两人多解释,只是让他们先去休息,随后看着神情恍惚的马佳彤,陈大河笑道,“也不用太担心,毕竟现在是新时代,不像那个时候没有约束,总有办法解决的。”

马佳彤强打起精神点点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嗯,我知道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陈大河笑了笑,看着她进房间之后,才自己才转身回房。

套房的客厅里,陈大河坐在沙发上想了半天,突然拿起边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话筒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臭小子,今天怎么想起给我老人家打电话,还是晚上,遇上麻烦啦?”

“这不废话吗,”陈大河笑道,“没麻烦谁找你啊,你王老头儿又不是大美女。”

陈大河这个电话正是打给当初在上剅劳动的六老之一王赟,这位老爷子三教九流都知道一点,想看看他那边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哼,要大美女找你的茜茜去,说吧,什么个情况?”

陈大河挠挠脑袋,皱着眉头说道,“你知不知道清朝时候的善扑营和洪门之间的事?”

“啊?”王赟明显有些吃惊,“你问这个干嘛?我跟你说,这两家可是老对头,当年死在对方手里的人不在少数,虽然善扑营早就烟消云散,可洪门的人从来就没放弃过找他们寻仇,最起码关叶图马四家统领的后人是一定要找到的,一旦两边对上,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陈大河眉头皱得更紧,“难道就没有和解的办法?”

“和解?”王赟声音顿时高了许多,“开什么玩笑,就算洪门不出头,也拦不住下面那些人寻仇啊,等等,你问这个,难道是想架这个梁子?你怎么跟他们扯上关系啦?”

陈大河苦笑着叹了口气,“不是我想架梁子,而是善扑营的几个后人现在跟着我做事,其中一个跟我来了香江,偏偏又遇上了洪门的人,你说我能不管吗?”

“管?你多大的肩膀敢管这个?”王赟当即就吼了他一句,“哼,这事你最好别插手,小心惹身骚!”

说来说去就是一个意思,让陈大河别趟这滩浑水。

“我也不是让他们和解,”陈大河叹道,“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洪门这个庞然大物我可惹不起,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让这事彻底解决掉,至少也别牵连到家属吧。”

“善扑营向来以营为家,哪来的家属,”话是这么说,王赟声音倒是小了些,想了想说道,“我先打听下现在是什么情况,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你过两天再给我电话吧。”

“好嘞,”陈大河立刻笑道,“那就麻烦您老爷子啦!”

“呸,你小子还真现实,”王赟没好气地说道,“不能帮就是老头儿,能帮就是老爷子,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尽给我老人家找麻烦,滚蛋。”

说着就把电话给挂了。

陈大河放下话筒嘿嘿一笑,这个王老爷子可是个滑不溜手的人物,别看他说的严重,但既然敢应下这事,就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