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个好日子,托福考试在这天,广栋粤剧团也是今天过来,奥利佛乘坐的飞机还是今天到,就跟约好似的全都赶在了一起。

还好考试是在上午,粤剧团到达的时间则是中午,奥利佛的飞机是下午四五点降落,不至于让陈大河分身乏术,要把自己劈成三瓣,但这一天要连轴转是不用想的了。

托福考试最简单,也没有固定的考试时间,谁先答完题谁就可以先走,在别人还在对着题目连蒙带猜的时候,陈大河已经刷刷两下全部写完,然后交卷走人,只留下考场里满地破碎的眼睛。

从考场出来之后,先和领队老师说了一声会晚点回内地,领队老师也从新华社那里得知王社长对陈大河的重视,自然没有半点异议,任由他自由离开。

陈大河随后上了等候在考场外面的奔驰车,由司机开着直奔酒店。

粤剧团几十号人,自然不可能去住贵的要死的文华酒店,不过也不能太差,起码要过的去才行,而且最好还要离演出地点近。

于是陈大河自己先垫钱,将在演出戏院附近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包场,用来作为粤剧团的在香江期间的住所,这里环境不差,价格也合适,用来团体入住正好。

最重要的是酒店还有两间餐厅,一中一西,中式的可以办庆功宴,西式的可以作为剧团成员日常工作自助餐的地方,最是方便不过,如果住得好的话,说不定以后就把这里定为内地赴香江演出剧团的固定入住场所。

当车子停到酒店门口,凤凰影业的朱世林,长城电影公司的袁阳安,还有新联影业的廖一全都已经等在那里,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另一边还有几十号人站成几堆,大部分都是前天晚上参加过陈大河接风酒会的粤剧名伶和戏院代表,显然香江戏剧界对广栋粤剧团的这次演出非常重视。

因为之前和陈大河见过的原因,这些人都过来和他打着招呼,让朱世林几个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他们还想着提前给陈大河敲敲边鼓,请他在北金那边帮忙推动一下三家公司联合的事,如果是前天他们也许还有些不好意思,但现在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提要求,昨天陈大河遇险的事,他们也是出了力的,而且出的力还不小,现在还点人情不为过吧。

可现在人多嘴杂,只能等下次另找机会再提。

中午时分,两辆大巴车从远处驶来,随着门口一人大叫一声来了,众人齐齐望去,纷纷涌到酒店门口等着。

当车门打开,粤剧团的演员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这些名角自觉地排成两行,留出中间一个通道鼓掌欢迎,在这一刻他们似乎化身成平日里的戏迷,而那些从内地来的粤剧演员反而成了明星。

这次粤剧团赴香江演出的事宜都是吴念平接洽的,去接人的也是他,等粤剧团的人全部进到酒店之后,吴念平便陪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爷子向陈大河走来。

“陈生,我来帮你介绍一下,”吴念平指着那位老爷子说道,“这位就是广栋粤剧团的团长冼品荣先生,冼老,这位就是这次演出交流会的促成者,陈大河陈生。”

不等陈大河先开口,冼老就先伸出右手笑道,“陈同志你好,我对你可是闻名已久啊!”

陈大河连忙伸手握住,诚惶诚恐地说道,“冼老过誉了,您叫我小陈就行,承蒙冼老挂念,晚辈实在是愧不敢当啊。”

先不提这位老爷子的级别和威望,单是这把年纪就足以让陈大河毕恭毕敬,他也只有在李中和几位老爷子面前才会没大没小的。

“没什么不敢当的,”冼老笑道,“先是国家京剧院,后是国家歌舞剧院和浙省的小百花粤剧团,现在终于轮到我们广栋粤剧团了,如果没有你的推动,我可不敢想什么时候才能来香江演出。”

这时三人的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地站了一大帮人,基本上都是香江的粤剧名角,这些人很多都是冼老的后生晚辈,有的甚至早年还在冼老名下学过艺,他们听到冼老的话,对陈大河本就不错的印象又好了三分。

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笑道,“陈生这事办得的确漂亮,我们这些人可是多年没有拜见过冼师傅了,今日能得见冼师傅,还要多谢陈生啊!”

陈大河连连摇头,“李老先生谬赞,其实这时候国家已经开放了政策,换成其他人也能促成此事的,晚辈确实是不敢居功啊。”

“就算是恰逢其会,我们这些人也得承你的情,”另一个老人满脸认真地说道,“陈生昨天的事我们也有耳闻,别的不敢说,从今天开始,在香江地界上陈生大可放任行走,再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陈大河一听顿时大喜,连连拱手说道,“那就多谢各位师傅了!”

“哦?”冼老扭头看着刚才说话的那人问道,“阿灿,莫非小陈在这边还出了什么意外?”

被称作阿灿的老人老脸微红,躬着身子说道,“冼师傅,是我等招呼不周,让陈生受了点惊吓,不过昨晚李兄已经向洪门传过信,不管怎么都不得牵扯到陈生身上,他们美国总堂那边当晚就回话做了保证。”

冼老眉头微皱,“怎么还扯上洪门了?”

陈大河苦笑道,“这跟我公司的几个员工有关,都是些陈年往事,实在难以启齿。”

见陈大河不愿说,冼老也不再多问,反正粤剧界已经保下他就行,那阿灿口中的李兄就是刚才和陈大河说话的人,这人乃是洪门创始人之一的后代,他的话在讲规矩辈分的洪门还是能管点用的。

广栋粤剧团的人安排好入住,稍作休息之后便开始接风宴,在酒店的中餐厅中摆下满满的十六桌,粤剧团的人就占了十桌,其他都是来为粤剧团接风的宾客,几乎大部分都是在香江粤剧界能叫出名号的人物,由此可见香江粤剧界对广栋粤剧团这次演出的重视。

一顿饭吃到下午两三点,陈大河还要去机场接人,所以饭后向冼老告罪之后,便带着马佳彤赶赴启德机场。

这时候的香江机场还是在闹市区,只有一条飞机跑道的启德机场,而且位置就在九龙城区,和粤剧团下榻的酒店并不算远,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从酒店赶到机场的到达厅。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