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临门是家老店,常年宾客盈门,而且很受富人青睐,有富豪食堂的称谓,能让口味刁钻的富豪频频光顾,由此可见这家酒楼的菜式水准如何。

这里主打海鲜,但陈大河也没点什么燕翅鲍之类的名贵菜,反而点了一大堆陈皮牛肉饼、炸子鸡、咸鱼鸡粒炒饭这样的家常菜,倒不是小气,而是这些才最能体现粤菜的精髓,而不是全靠高级食材的堆砌,当然,奥利弗念念不忘的烧鹅、虾饺、叉烧包、烧麦、云吞面这些也都给她点了一大堆,让奥利弗大呼小叫地吃得不亦乐乎。

中国人习惯在饭桌上谈生意,但今天陈大河和奥利弗什么正事都没说,两人天南地北地一通瞎侃,聊得倒是起兴,可把同桌的三个人给憋坏了。

曾静姝和董建磊是完全不懂英语,马佳彤也仅限于初学水平,完全搭不上话,甚至连听都没怎么听懂,三人只能是闷头大吃,由着他们两个聊去。

吃完饭之后,几人又陪着精力旺盛的奥利弗逛起了香江夜市,不知是香江粤剧界发过话,还是因为同行的人中有个外国人的原因,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飞仔过来闹事,就连附近闹事的人都没有,不禁让陈大河暗暗称奇,要是香江的治安一直都这么好的话,说不定以后全国旅游文明城市的牌匾也是可以争一下的!

第二天是广栋粤剧团首演的日子,不过首场演出是在晚上,就算陈大河睡到中午起床,也还有整个下午的时间可以浪费,先陪着奥利弗到酒店的茶餐厅吃了顿不知是午餐还是下午茶的饭,随后两人一起去到奥利弗的房间,连马佳彤都没带,惹得她和曾静姝又是一阵腹诽,偷偷摸摸见不得人,搞什么鬼!

奥利弗一进房门,就从里面抱出一大叠资料,啪地一下放在陈大河面前。

“这是什么?”陈大河随手拿起一份资料翻看,“咦,这些都是设计图?”

“没错,”奥利弗坐在陈大河对面,顺手整理了一下裙子,指着桌面上的资料说道,“你上次不是说让我去找美国的设计师,设计美国人喜欢的款式吗,这些都是,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图案,可以用在刺绣之类的作品上,另外还有雕刻和编制品。”

陈大河大致翻看了一下,“嗯,都很不错。”

“那是,”奥利弗笑嘻嘻地说道,“这些都是找纽约最好的青年艺术家设计的,不仅富有艺术感,同时还很有时尚感,如果推出市场一定会很受欢迎,里面也有一些是客人自己提出的定制款式,那些价格会更高。”

“哦,对了,”奥利弗突然站起来,一边说着一边往房间走去,“还有一件东西我差点忘了。”

陈大河看着她笑了笑,又继续看手里的设计图。

片刻之后,奥利弗抱着一个画筒走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拿出一张卷起来的油画。

刚才还视若珍宝的设计图纸直接被当成镇纸,分成四沓轻轻压住油画的四个角,展现在陈大河眼前的,是一副印第安人骑马狩猎图。

天空被阳光映红的云朵,远方巍峨雪白的山脉,辽阔碧绿的草原,湍流不息的河流,奔驰的骏马,凶狠中带着喜悦的印第安人,还有满身鲜血挣扎的野牛,一幅幅场景栩栩如生,一看就是出自大师手笔。

迎着陈大河疑惑的眼神,奥利弗笑着说道,“这幅画是罗素先生的一幅代表作,当然,这并不是原作,只是一副仿品,但也是由当今美国最富盛名的画家之一霍尼尔先生复制的,不仅完美重现了原作的精髓,还增加了自己的风格在里面,所以同样价值不菲,”

稍微顿了顿,奥利弗冲着陈大河眨眨眼睛,“相当于我们公司一个月的利润。”

那不是超过一千万美元?!

陈大河不禁瞠目结舌,“一个画别人的复制品都这么贵?那这个霍尼尔要是死了该值多少!”

“哈哈哈,”奥利弗一听,顿时乐不可支,捂着肚子笑个不停,“我第一次看到这幅画的反应和你一样,结果被奥斯骂了半天,说我没有艺术细胞,眼里只有金钱。”

陈大河笑着耸耸肩,“好吧,我们确实没什么艺术细胞,只要能赚钱就行,那么奥利弗,你拿出这幅价值不菲的复制品,是什么意思呢?送给我吗!”

“做梦去吧!”奥利弗翻了个白眼,立刻打断陈大河的幻想,“这是亚当斯家族的一位贵人的收藏品,罗素先生的那幅原作也在他的手中,除了原作他还有三幅复制品,都是出自当代画家之手,这一幅是他最满意的一幅,因为他非常喜欢中国的缂丝作品,希望能将这幅画用缂丝做出来,知道我们可以接受作品定制,才将这幅画交给我带过来,看看中国的缂丝艺术家能不能完美复制。”

陈大河看着桌上的画,用手横竖比了两下,不禁愁眉苦脸地抓着脑袋,“这幅画估计有一米见方了,这么大的缂丝作品极其少见,这个活可不好接啊。”

“不好接所以利润才高,全世界只有中国有缂丝艺术,所以他只能找我们,”奥利弗伸出一根手指,“不需要完美复制,哪怕只有这幅画一半的效果,那位贵人先生也会给出这个价格,如果能让他满意,价格还可以再翻一倍。”

陈大河愣了愣,迟疑地问道,“一千万?”

奥利弗郑重地点着头。

陈大河顿时倒抽一口冷气,别看艺术品公司每个月的利润也能有这么多,可那是几百件精品堆积起来的,而这只是一副作品,又不是什么名人制作,就开出如此高价,甚至还有可能翻倍,这位有钱人还真任性。

相比那些所谓的高级定制,这个可以算是顶级定制了吧!

“陈,”奥利弗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着陈大河说道,“如果这笔生意能做成功,我分文不取,所有利润都是你的。”

看着陈大河疑惑的眼神,奥利弗笑了笑,“别这么看我,我可不是什么慈善家,如果这件事能办得漂亮,我和家族的收获将远远超过这一千万,乃至两千万美元,因为我们收获的是亚当斯家族的友谊。”

陈大河好奇地问道,“你一直在说亚当斯家族,这个家族在美国势力很大吗?”

什么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肯尼迪家族还有罗斯福家族他都听说过,当然还有被传得神神秘秘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但这个亚当斯家族他是真没听说过,难道比前面的那几个还要牛?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