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陈大河的疑问,奥利弗微微一笑,神秘兮兮看身体前倾,凑近来小声说道,“知道美国是怎么来的吗?”

陈大河愕然地点点头,“当然知道,中学课本里就有学过,波士顿倾茶事件引发的独立战争,后来的美国国父华盛顿领导了这场战争,打败了外国殖民者,这才有了后来的美国。”

“没错,”奥利弗继续问道,“那你知道,领导这场独立战争的除了华盛顿之外,还有什么人吗?”

“我就知道有个杰弗逊,还有个富兰克林,”陈大河随即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奥利弗,“不会还有个亚当斯吧?”

奥利弗慢慢地摇了两下头,看着陈大河的表情刚有所舒缓,然后憋着笑说道,“不是还有个亚当斯,而是有两个亚当斯!”

“啊?”陈大河张大嘴巴看着她,“不是吧?”

“就是啊!”奥利弗憋着笑点点头。

陈大河此时呆滞的表情逗得奥利弗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而且是捂着肚子直接倒在沙发上,看得陈大河满头黑线,自己有这么可笑吗!

等缓过气来,奥利弗才认真地说道,“一个是塞缪尔亚当斯,亲自参与了美国独立革命的发起和组织工作,你刚才说的倾茶事件就是他策动的,另一个是约翰亚当斯,同华盛顿、杰斐逊和富兰克林齐名,是独立宣言的五个起草人之一,他也是美国的第一任副总统和第二任总统,另外,由于华盛顿、杰斐逊和富兰克林都没有直系男性继承人,只有亚当斯家族一直传承不断,所以亚当斯家族也被戏称为美国第一王族,直到今天,依然有许多亚当斯家族的成员活跃在政坛和商界,这是一个历经三百年依旧长盛不衰的家族,他们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

看着满脸震惊的陈大河,奥利弗缓缓地说道,“现在,你知道亚当斯家族的友谊有多重要了吗!”

陈大河立刻看向桌面上的油画,郑重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国内最优秀的缂丝艺术家,保证完美地制作一幅一模一样的缂丝作品!”

“谢谢,”奥利弗微笑着说道,“最重要的是质量,时间不用着急,可以慢慢来,只要不超过三年就可以,另外这幅画只能给你保管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奥斯再来中国的时候会带回去。”

“明白,”陈大河点点头,轻轻地将画卷起来装进画筒,然后放到身边。

这东西可得保管好,一千万美元呐,最关键的是还关系着一个惹不起的老牌家族。

“好了,”奥利弗双手一拍,“现在该讨论我们的事了,你叫我来香江,是有什么特别的规划吗?”

“对,”陈大河看着她说道,“我想抽调一部分的资金,和香江的一家公司合作投资中国内地市场。”

奥利弗挑挑眉头,“如果只是这样,好像不需要我过来吧。”

“公费旅游,享用好吃的中国美食,能看到我帅气的样子,”陈大河掰着手指头算给她听,“你过来一趟很吃亏吗?”

奥利弗耸耸肩,“除开最后一条,能来这里的确挺开心的。”

陈大河郁闷地看着她,“我觉得这一条才是重点。”

奥利弗忍俊不禁地说道,“好了,不开玩笑了,说说吧,下一步你是怎么打算的。”

“好吧,”陈大河躺在沙发靠背上,想了想说道,“下一步的投资重点,我想放在中国内地。”

奥利弗眉头轻挑,却没有作声,示意他继续说。

陈大河抬起右手,做出一个赚钱的手势,“你知道,做什么样的投资最赚钱吗?”

奥利弗歪着脑袋想了想,迟疑地看着他,“垄断?”

要说最赚钱的当然是非法生意,可这个显然不应该是陈大河的想法,所以奥利弗给出了商界公认的答案。

陈大河的右手食指轻轻左右摆动,“不,那只是常规生意中最赚钱的方式,我认为最赚钱的生意,是押注一个国家的崛起!”

奥利弗此时终于开始正视陈大河的问题,脸色凝重地看着他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这个同样是一个高风险的投资,一旦有些许失误,可能就会血本无归!”

“不,奥利弗,”陈大河轻笑地看着她,“我们已经赚了,我们现在所有的财富都是源自于这个新兴市场,现在只是拿出利润中的一部分反馈到这个市场,从原点上来说,我们的风险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大,甚至可以说不存在风险。”

“陈,如果这是你真实的想法,那么我告诉你,你错了,”奥利弗同样微微一笑,双臂抱在胸前看着陈大河说道,“我想你有对商业的理解有点偏差,你这种想法是典型的赌徒心态,就是那种,反正钱是从赌场里赢来的,就算输掉也无所谓,对吗?”

陈大河撇撇嘴,“这种想法有什么不对吗?而且至少这种投资比赌博要靠谱得多吧。”

“不,”奥利弗轻缓而坚定地摇着头,“从商业角度来说,一个商人从市场上赚到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当要再从口袋里掏出去的时候,每一个美分都是成本,这就是自己的钱,与他人无关!”

陈大河一听,不禁眼睛微眯,抿着嘴轻轻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受教了!”

奥利弗笑着耸耸肩,“不用客气,我不会找你收学费的。”

“你要我也不给,”陈大河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带着三分微笑,七分认真地看着她,“奥利弗,我这个不是赌博,而是基于客观分析得来的判断。”

“是吗?”奥利弗不以为然地看着他,“那么请说说你的判断依据!”

陈大河顿时张大嘴哑口无言,他哪来什么依据啊,难道说他是从后世来的,知道准确的历史走向?那样的话,奥利弗要么当他开玩笑,要么直接甩手就走,耍人呢吧!

奥利弗等了半天,见陈大河依然不说话,便笑着说道,“我是你的专业理财顾问,无论从哪个角度,你的任何的投资都需要征求我的意见,对你刚才说的,与香江公司合作投资中国内地市场,我本人持保留态度,但不会干涉你的想法,不过投资额度最高不得超过一千万美元,而且三年以内不得追加,如果你坚持己见,一定要将这个新兴市场作为投资重点,OK,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就地解除雇佣关系,琼斯公司的业务可以保留,但其他的任何投资我都不在参与!”

陈大河无奈地看着她,“不用激动,奥利弗,我们现在不是正在商谈吗。”

“我不觉得这是在商谈,”奥利弗耸耸肩,“很明显,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不是吗!”

陈大河满脸苦笑地摇着头,这位还真是个大神啊,一言不合就要解约,到底谁才是老板呐!

不过他对奥利弗倒没什么意见,这种有性格的理财顾问在金融界太常见了,而那些金主也只看他们会给自己带来多少利润,至于一点个性算什么,有钱重要吗!

更何况奥利弗也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理财顾问,无论是她背后那个至今还让陈大河摸不清底细,却轻而易举的打开了纽约高档艺术品市场的琼斯家族,还是即将获得友谊的庞然大物亚当斯家族,都是不容忽略的存在,这些可比钱更重要!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