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己老爹非常了解的奥利佛直接忽略了他的咆哮,语气凝重地说道,“爹地,我认为我们需要调整针对美国总统大选的支持策略了。”

旁边的陈大河有些惊讶,奥利弗所在的家族竟然有支持总统选举的影响力了吗?随即想到连他们的驻华大使都主动示好,那么有这样的背景也是理所当然。

奥斯顿时一愣,“怎么突然说这个,是出了什么事吗?”

说着语气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你知道了他们某个人的丑闻?是谁,卡特,里根,还是安德森?”

陈大河在一旁听得满头黑线,果然是做新闻的人啊,永远对丑闻更感兴趣。

“爹地,你的内心就不能阳光点吗!”奥利佛也受不了这样的老爹,怕他又说出什么话来让陈大河看笑话,直接说道,“我认为里根更有投资价值!”

陈大河撇撇嘴,刚才还在支持卡特呢,你的原则呢!

“那个二流演员?”奥斯的语气和奥利佛如出一辙,“你认为他会比卡特总统更有机会?”

“为什么不呢,”奥利佛将陈大河刚才的分析说了一遍,随即说道,“相比碌碌无为的卡特,身为美国梦代表的里根不更能给选民带了信心,重振美国经济?”

电话那头的奥斯也沉默下来,片刻之后,他突然问道,“这些是你自己想到的?还是别人跟你说的?”

奥利佛顿了顿,看了对面坐着的陈大河一眼,笑道,“是陈跟我说的,这是他刚才分析出来的。”

“陈大河?”奥斯的声音猛地提高了三个八度,“你现在和他在一起?见鬼,现在是下半夜,你们两个在床上?你可是教徒,让你爷爷知道你没结婚就跟人上床他会打死你的!”

这下连奥利弗都受不了了,满脸尴尬地看了同样尴尬的陈大河一眼,然后将声音提高到极限吼了回去,“你才是见鬼,奥斯,这里是下午,是下午!”

“哈,我忘了时差,”奥斯这时也反应过来,“我知道了,你的建议我会转告你爷爷的,就这样,拜拜。”

话一说完就火速地挂断电话,根本不给奥利弗再骂人的机会。

咬牙切齿地放下电话,奥利佛满脸通红地看了一下陈大河,也低着头不说话了,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好尴尬呀。

“呃,”陈大河首先熬不住,干咳一声,“奥利佛,你接受这个赌约了吗?”

奥利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见自己都改弦易辙了么,还赌个屁啊!

收,不能说脏话!

奥利佛调整好情绪,若无其事的看着陈大河说道,“陈,我想听听你的完整计划。”

陈大河眨眨眼睛,到底还赌不赌啊,不过看着奥利佛还带着红晕的脸庞,还是顺着她的话说道,“其实我也没有完整的计划,只是一个大致的投资方向。”

奥利佛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好吧,那就请你说说这个大致的投资方向是什么。”

“主要是两点,”陈大河说道,“一个是对中国内地,这部分以制造业,也就是工厂投资为主,这里有巨大的人口优势,而且人工特别便宜,除此之外,中国人良好的服从性和吃苦耐劳的性格也能保证生产的良品率,我们只需要采购足够的设备和原材料,就可以源源不断地生产出优质的货物。”

相比低廉的人工,其实后者才是一家工厂得以持续发展的保证,全世界很难有一个国家的工人能与中国人相比,不仅便宜,还认真负责吃苦耐劳。

就像后世中国的人工涨价之后,很多外资企业将工厂搬迁至人工价格更低的东南亚,但最后的结果就是良品率急骤下降,合同纠纷迅速上升,产品质量问题层出不穷,相比省下的那点人工,品牌形象却遭受巨大损失,算起来还是得不偿失。

奥利弗双手抱臂,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大河,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第二个方向则是在国外,重点是美国,毕竟这里是当今全球最大的经济体,”陈大河继续说道,“这边的情况会相对复杂一些,一方面我们需要成立一家贸易公司,与中国内地工厂对接,为这些工厂的产品寻找销路,同时还可以找一些美国或欧洲的大品牌进行贴牌制造,也就是代工生产,就和艺术品定制一样的道理,无论是自有订单还是贴牌订单,都会有不小的利润空间,”

“另一方面,我们的文化产业还可以继续做大,除了精品之外,普通艺术品乃至工艺品也可以涉足,这个只需要用不同的品牌区分就行,不会对原有的高档艺术品造成不良影响,这样借助中国内地的廉价劳动力优势,进行轻资产高订单的品牌投入,完全可以开拓更多的利润点,”

说到这里,陈大河挥舞着双手,“中国有几亿工人和完备的工业体系,一般的民生轻工业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奥利弗眼眉低垂,想了片刻说道,“陈,说来说去,这些都是建立在投资中国市场的基础之上的,显然这才是你的本意,对吗。”

“这样有什么问题吗?”陈大河轻笑道,“我刚才也说了,最好的投资就是押注一个国家的崛起,如果明知有这样的机会而不去抓住,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奥利弗微微一笑,“陈,你对自己的祖国很有信心,但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市场,无论你将他夸得再怎么天花乱坠,我仍然需要亲自到那里去看一看。”

陈大河愣了愣,随即点点头,“没问题,这个我可以来安排,”

说到这里,他揶揄地看着奥利弗,“你可是我们琼斯公司的大老板,我还是你的员工呢,要来分公司视察,我们当然要诚惶诚恐地欢迎。”

奥利弗忍不住再次翻了个白眼,“去死!”

“好了,”奥利弗拍拍大腿,弯着身子将桌面散落的设计图纸整理好,“那你什么时候弄好我的签证,我就什么时候过去那边,正好我也去看看那些精美的艺术品是怎么做出来的,最好也能见见你们的缂丝大师,这幅画的事情真的非常重要。”

陈大河耸耸肩,“奥利弗,我还没说完呢?”

“啊?”奥利弗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将图纸重新放回桌上,“还有什么?”

“关于美国那边的安排,”陈大河看着奥利弗,郑重地说道,“除了现有的业务和中国内地的投资之外,我打算将其他所有资金,作为风险投资,全部投入到美国新兴公司中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