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陈大河的印象中,这位王赟王老爷子平时都是嘻嘻哈哈,属于滑不留手的人物,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上心的,哪怕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也都是面不改色笑对人生,而且在六位老爷子当中,他也是确实是受苦最少的一位,只有一次重病昏迷,陈大河赶着马车拉他去卫生所的时候,才从他嘴里听到几声哼哼,现在却连他都感到棘手,看来这事的确是不好办啊。

“那就没错了,”王赟在电话里说道,“三天前,洪门在香江的香长梁栋赶赴檀香山洪门总部,向那里汇报了善扑营出现的事,紧接着两天之内,先后有二十七位各地大佬赶赴檀香山,准备到内地找善扑营算总账。”

“二十七个?”陈大河不禁抹了把冷汗,善扑营还有这么多仇家留下来?他可听得很清楚,王赟说的是各地大佬,这么说这些人都是和那位梁栋差不多的人物,没想到洪门里还有这么多记仇的啊。

“可不是,就算有些直系后人不在了,但谁还没几个朋友兄弟的,”王赟冷哼着说道,“这个梁栋虽说是在香江,但统管整个东南亚的事务,手上的权利着实不小,在洪门中的威望也不低,还好,他也是个要脸的人物,从你那里知道善扑营落魄的消息,倒也没有仗势欺人,而是让他们内部先选出几个代表来,去和善扑营现在的当家人谈一谈。”

“这么说是有得谈?”陈大河又是一喜,他倒是没想到那位梁爷还有这么大的来头,当时离开的时候,他也确实有这么表态过,现在看来倒也是个守信的人。

“谈个屁,”王赟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他们是用嘴跟你谈,江湖事江湖了,唯一谈的办法就是上擂台,生死无论!”

“我说你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啊,”陈大河被王老爷子弄得一惊一乍,小心脏都有些受不了,缓了口气说道,“洪门那边是什么态度?”

“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王赟叹了口气,“小子,我直接跟你说吧,这事我也想办法调停过,也托人给那个梁栋带了话,可那边也说了,这事不是一家两家的事,无论如何做过一场是免不了的,但他们也不欺负人,会给善扑营两条路,就看他们怎么选了。”

“两条路?”陈大河一愣,随即冷冷一笑说道,“一条死一个,一条死光光?”

王赟差点被一口老气憋回去,“我说你小子能不能不这么贫啊!”

陈大河撇撇嘴,“那你说说看,怎么个两条路?”

“呃,”王赟顿时有些语塞,吞吞吐吐地说道,“第一条是善扑营出一个人,去闯他们在檀香山的九山阵。”

“九山阵?”陈大河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连阵法都出来了,玩武侠还是玩玄幻啊?”

“什么玄幻不玄幻的,其实就是车轮战,”王赟说道,“洪门旗下山头林立,人才也是层出不穷,他们会从各个山头中选出最能打的九个人,来组成这个九山阵,一旦有外部的人和洪门之间有什么解决不了的纠纷,他们就会选择用九山阵来解决,无论这个人能不能过得了这个九山阵,所有恩怨都一笔勾销。”

陈大河一听,顿时眉头紧皱,“恐怕没这么简单吧?”

“当然没这么简单,”王赟说道,“这里面还有两个道道,一个就是闯关的人必须在众多江湖同道的见证下,发誓无论闯关结果如何,都不会再找洪门报复,而洪门也同样会表示放下所有恩怨,尽弃前嫌,以后就算还有怨气,也不得动手,否则就是得罪所有人,将成为江湖公敌,另一个就是这个闯关的人,要么闯关成功出来,要么盖上白布让人抬出来。”

陈大河撇撇嘴,“那这条就算是死一个咯。”

从整个洪门中选出最能打的九个人守关,再让别人来闯,真亏他们想得出来,还说不欺负人,这都欺负死了还不算欺负?!

“你还是说说另一个吧。”

“另一条你还是不要听的好,”王赟有些尴尬,“我觉得选第一条还是不错的。”

陈大河轻轻一笑,“没事,说说看,既然他们开了条件,总得让我听全吧。”

“咳,”王赟干咳两声,“这第二条就是生死擂,两边出相同人数的拳手,打死一个换一个,到一方死光为止,或者丢白旗认输也行。”

陈大河叹了口气,“我怎么就这么聪明呢,果然是一条死一个,一条死光光啊!”

“小子积点口德吧,”王赟也有些不好意思,“这种陈年旧怨,除非是两方有一方主动认输,否则外人是调解不了的,老头子也没办法啊。”

“已经不错啦,”陈大河倒是没有怪王赟的意思,笑笑说道,“如果不是您老调停,恐怕这第一条根本就不会出现吧。”

刚才王赟也说了,闯九山阵是洪门用来解决无法解决的纠纷的,什么叫无法解决,还不就是连洪门这个庞然大物都束手无策了,只能跟人家以命搏命,如今的善扑营有什么资格让洪门束手无策的,王赟能让洪门用九山阵来解决,可见这位老爷子的能量也不可小觑啊。

“要不,”王赟迟疑地说道,“我再找人说说,看看能不能别弄出人命来。”

“就这样吧,”陈大河挠挠眉心,“那边估计是很难退步了,你说这些人也真是的,怎么就死抓着不放了呢。”

王赟摇着头叹了口气,“江湖人嘛,不蒸馒头争口气,更何况还是这种血仇,哪有那么容易放下的,”

说到这里顿了顿,王赟又说道,“其实说起来,洪门这些人的血仇,都是为了国家大义才结下的,我还真不好死皮赖脸的去说和了。”

一听这话,陈大河也有些语塞,愣了半天才摇头苦笑,“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负罪感了,算了,就这么着吧,我再跟这边的人谈一谈,希望事情没那么糟糕。”

此时陈大河还有一点侥幸心理,无论是关三也好,还是叶正根图安几个也好,他们那种身手给陈大河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或许关老爷子就能闯过那九山阵了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