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马老又不好意思地看着陈大河说道,“小陈同志,等下你和琼斯小姐说说,如果我们在为她生产缂丝的时候,有所损失的话,能不能对我们稍作补偿。”

似乎生怕陈大河不理解,何厂长赶紧打着圆场,“不好意思啊陈同志,马老的意思是,这些缂丝生产成本确实很高,如果有出现失误,就会造成很大的损失,所以希望采购方能适当补偿一点,当然,不会要求全部都补偿,只需要一半就可以,其他的我们自己会承担。”

马老也觉得这点有些不合常理,又补充了一句,“也不是所有的产品都需要补偿,我们自己设计生产的就不用,这条只针对他们提供图案的订制产品。”

“陈同志别介意,”边上的吴老也苦笑着说道,“我们也是赔怕了,这几年还好,早些年刚接手日本订单的时候,由于对工艺不熟练,厂里的师傅们经常出错,浪费了大量的材料,直到后来工艺熟练了才慢慢好起来,如果现在重新制作新款式的话,弄不好也还是会出错的,这才希望能稍作补偿减少损失,而且最好是能提前支付一些定金。”

“原来是这样,”陈大河抿着嘴点点头,“这样吧,我先和琼斯小姐说一下,放心,我会帮你们解释清楚的。”

迎着奥利弗疑惑的目光,陈大河说道,“我和他们谈过,他们的作品可以向我们开放供应,只不过由于这种艺术品制作工艺极其复杂,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所以我们不能给他们规定时间,只能等他们制作完成之后再卖给我们。”

奥利弗展颜一笑,“当然可以,他们这么要求我才更放心,就如同美国画廊的顶级画家一样,只有市场等他们的作品,没有让他们匆匆忙忙结束作品迎合市场的道理,所以这一点我完全可以接受,我们只需要和他们签订一份优先购买权的协议就可以了。”

“不仅是这样,”陈大河扯扯嘴角,“对于订制作品,我们还需要支付一定的定金,同时需要承担他们一定范围内的损失,才能顺利的获得这个优先权,否则的话他们的作品很有可能被日本商人买走,而不是被我们收进口袋。”

奥利弗挑挑眉头,“支付定金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毕竟我们之前没有任何合作关系,要想从其他人手中抢到这个优质渠道,我们需要付出一点点代价,可损失补偿这一条是不是有些过了。”

陈大河淡淡一笑,“或许你应该听一下他们的报价,再来评论这条是否过分。”

奥利弗眼珠一转,指着前面一副两尺见方的缂丝画,直接用这几天找马佳彤学的蹩脚中文对着何厂长问道,“这个多少钱?”

何厂长闻言一愣,想了想才明白奥利弗在说什么,赶紧说道,“这是我们仿制徐悲鸿先生的一副骏马图,由三位师傅耗时四个多月才完成,所以比较贵一点,大概需要两万美元。”

说这话的时候何厂长还有点心虚,想着这个价格会不会报高了,如果她还价的话,自己该报多少合适呢,一万八,还是一万六?只要不低于一万三都是可以接受的。

可奥利弗却瞪大眼睛,找陈大河再次确认过一遍之后,立刻毫不犹豫地说道,“这个,买!合同,签!”

琼斯公司经手的艺术品中,一副差不多尺寸的刺绣图都能卖出超过这个价格,更何况是这种更加珍贵的缂丝作品,别说是补偿一点成本,就算这个价格再翻一倍,她也毫不犹豫地拿下,缂丝厂卖她两万美元,她就能卖出几十万甚至百万美元,这种产量稀少制作精美的作品,一定能受美国藏家的欢迎。

陈大河哈哈一笑,冲着何厂长几人点点头,“她同意了,不过除了贵厂的量产作品之外,其他作品她都要有优先购买权。”

“可以,”何厂长立刻喜笑颜开连连点头,优先购买权而已,只要能给得起价,卖谁不是卖。

想想厂里现在有二十几个织工,分出一半去制作出口订单,其他的全部用来自主生产,平均一个月又能多出几万美元的外汇收入,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谈好了合作,何厂长他们更加热情,奥利弗也顺势让陈大河提出自己的请求。

陈大河对何厂长笑道,“何厂长,其实琼斯小姐这次特意过来,主要还是为了另外一件要事。”

何厂长一愣,“不知是什么事情?”

陈大河招手让董建磊过来,从他手里接过装着油画的画筒,打开之后,将那副油画轻轻铺在展厅的那张大木台上。

何厂长赶紧让人招来四个压角压住油画,而马老三人也为了过来仔细观察。

“就是这幅油画,”陈大河说道,“这是琼斯小姐一位长辈的心爱藏品,同时这位长辈也酷爱缂丝,就想请你们将这幅画用缂丝的工艺做出来。”

何厂长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郑重地将视线投向马老。

而马老眉头紧皱地看了片刻之后,对旁边一个小青年说道,“去把陈师傅和小马叫过来。”

很快那个小青年就带了两个人进来,一个是和马老年纪差不多的老爷子,另一个则是二十多岁的女工,正是刚才在外面让奥利弗惊叹的那个小师傅。

“老陈,小马,你们来看看这个,”马老让开位置,指着桌上的油画说道,“这个能不能缂?”

老陈没有说话,而是看着那个被称为小马的年轻人,而小马此时注意力都放在油画上,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一点点地查看。

为了不冷场,马老对着陈大河解释道,“陈同志,之前我们虽然仿制过一些书画作品,但基本上都是国画,国画的特点就是留白多,这外国的油画仿制还从没做过,而且你看,这幅画的尺寸将近一平方米,着色的种类繁多,画的是土人狩猎,这天上被映红的云朵,雪白的山脉,碧绿的草原,湍流的小河,奔腾的骏马,凶狠中带着喜悦的印第安人,还有满身鲜血挣扎的野牛,每一样都不好做啊,更何况整幅画没有一寸地方留白,又增加了缂制的难度,小马是我们厂技术最好的师傅,就看她有没有办法了。”

陈大河一边听着,一边小声的给奥利弗翻译,等马老一段话说完,展览厅里的人都下意识地摈住呼吸,紧张地看着正在观察的小马。

半晌之后,小马才站直身子呼出一口长气,看着旁边的师傅轻轻点头,“能缂。”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