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的学校早就考完了期末考试,也放了暑假,校园里人并不多,陈大河两手插兜,晃悠悠地走进了西语系老师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有林丹萍一个人,看见陈大河进来,以她的好脾气也忍不住说道,“哟,咱们班的大忙人回来啦!您的国家大事都忙完啦?!”

经过这一个学期的相处,法语专业这帮学生也早就和这位美女老师混熟,毕竟颜值就是正义,现在林丹萍在这群同学心中的位置可比那个不靠谱的马安国高多了。

对于熟人陈大河向来是随便得很,听着林老师阴阳怪气的话,他也厚着脸皮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她对面,一副不堪其重的样子,哀叹着说道,“朝中无人啊,乃使竖子横行,可怜我还没成年呐,就要承受如此重担,林老师身为国家最高学府的园丁,务必尽心尽力,为祖国培育更多像我这样的栋梁之材才是啊!”

“呕,”林丹萍作干呕状,她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当初马安国会说让自己多包容他,这个陈大河果然不是什么让人省心的货。

而陈大河此时却郑重其事地看着她,满脸严肃地说道,“林老师,您这是有了吗,那得千万注意好好补补身子才行,有什么需要跟我说,天山的雪莲长白山的人参,高原的虫草我家的大肥猪,一车车的我给您拉过来!”

“滚,”林丹萍满脸通红地一声怒吼,老娘还没结婚呢,有什么有。

一听这话,陈大河立刻起立站好,端正地敬了一个少先队队礼,“遵命,现在就滚。”

“给我滚回来,”林丹萍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尽管眼神已经做到最大程度的恶狠,看上去还是有几分娇艳欲滴,

将眼睛再次眯小,自以为更加凶狠的林老师用最大的声音怒吼道,“你给我打电话叫我回来,自己露个面就走,耍人玩儿是吧!我告诉你,就现在,你给我连考六门,但凡有一科没过,我饶不了你!”

陈大河这次去香江,本以为三五天就能回来,也确实很快就办完事,可陪着奥利弗兜了一圈,就是晚了大半个月,期末考试和学校放假都没赶上,还好文化部那边给学校打了声招呼,才特意给他安排了补考。

学校也懒得再给他安排专人监考,直接把这个任务丢给了林丹萍,让自己班上的老师来监考,看来学校对陈大河彻底决定放养了,才懒得管他会不会作弊。

刚才那句让陈大河连考六门就是句玩笑话,林丹萍拿出一套试卷,又拿了几张白纸做答题纸,摆在陈大河面前。

陈大河扯过试卷,从头到尾扫了一眼,提笔就开写,半个小时不到,就写了满满一张纸,随后淡定地说道,“下一门。”

正在看书的林丹萍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过答题纸仔细看了一遍,不由得暗自惊讶,没想到这个陈大河的专业成绩还真不错,尤其是在法语写作方面,可能一般的四年级同学都不如他。

嘴上却轻描淡写的两个字,“还行。”

随后又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张试卷,“这是第二门。”

陈大河依然默不作声提笔就写,一连答了四门主课,连林丹萍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能答这么多。

“还剩最后两门,”林丹萍索性把最后两份试卷都拿了出来,笑呵呵的说着,“既然你这么厉害,那就干脆都答了吧。”

可这回陈大河却不答题了,直接把试卷反过来扣上,眨眨眼睛说道,“林老师,这两门要不就算了吧。”

这种大课他可没什么优势,而且由于受后世思维的影响,对某些课程反而不太容易符合这个时代的主流,要是一不小心写了什么不该写的话,也是件不大不小的麻烦事,还不如不答的好。

林丹萍顿时眉毛倒竖,盯着他片刻,随即巧笑嫣然地说道,“不答也行,得零分嘛,下学期再重新补考就是了。”

陈大河摸摸下巴,看着她笑着说道,“打个商量呗,我送点礼,以后这些大课都给我算及格就行。”

一听这话,林丹萍脸上的笑意瞬间冷淡下来,“陈大河同学,你最好收起这些歪心思,……”

这个陈大河也太无法无天了,竟然敢公然送礼,以后踏上工作岗位那还了得!

林丹萍还想长篇大论地教训他一顿,可刚说了一句,就被陈大河打断,“一套印刷机,外加每年一吨白纸。”

“你说什么?”林丹萍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愣愣地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陈大河竖起一根手指,“一套印刷机,美国进口的,另外从明年开始,一年一吨白纸,都是给学校的。”

这下林丹萍愣着说不出话来了,这是送礼吗?还是开玩笑啊?

“嘿嘿,”陈大河看着林丹萍傻傻的样子轻笑两声,“别误会,就是开个玩笑,是这样的,咱们学校现在不是学习资料紧张吗,我找了个金主,替学校募捐了这些东西,怎么样,还行吧。”

“呃,”林丹萍傻乎乎地点着头,“还行。”

随后终于反应过来,满脸惊讶的看着陈大河,“你是说真的?不开玩笑?”

“真的,”陈大河脸上满是确定的点着头,从挎着的帆布包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她,“不开玩笑,捐赠方是琼斯公司,不仅我们学校有,清华和武大也有,不过我还没告诉他们。”

这些东西还真是琼斯公司捐赠的,本来陈大河是想自己掏钱这笔钱,可跟奥利弗说的时候,却被她给截胡了。

用她的话说,捐赠学校就是经营人脉的一种方式,对公司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而且陈大河打算用琼斯公司的名义来捐,事实上她也会受益,所以不如就让公司来出这笔钱算了。

而捐赠的学校是这三所,原因自然也很简单,陈大河自己在北大,李老也是从北大出来的,罗老在清华,孙老在武大,当然不会选别的。

林丹萍接过来一看,确实是一封捐赠声明,上面还有琼斯公司的落款和盖章,片刻后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可是这个你应该去跟学校说,不应该和我说吧。”

“我的傻老师哦,”陈大河看着她咂着嘴连连摇头,“我要是直接找学校,这事儿不仅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相反领导还会认为你和同学相处有问题,要不然你自己班上的学生怎么都不跟你说呢,可如果是我先和你说,再由你来向学校报告,就正好相反,功劳也有好印象也有,明白?”

林丹萍顿时醒悟过来,感激地看着他,嘴上却不饶人,“谁像你这么多花花肠子。”

两手按着办公桌上,林丹萍低着头想了想,指着桌上的一个文件盒说道,“我现在要去找系主任汇报这件事,你继续答题,不准翻看答案。”

说完就迈着轻快的步伐出了办公室。

陈大河回过头看着她从外面把门带上,不禁摇头失笑,知道应该先去先系主任,而不是直接去找学校,有进步。

随后大大方方地拿过那个文件盒,从里面找出两份大课试卷的答案,从容不迫地抄到自己的答题纸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