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天,陈大河既没处理什么事情,也没去陪奥利弗逛京城,只是指挥着叶正根和图安他们几个,把改成校场的大花园里增添了许多设备。

看着满院子的高低杠独木桥梅花桩之类的东西,院里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关鹏忍不住挠头,“你说东家让我们给他装上这些东西干嘛?就算他想练轻身功夫,现在一时也用不着这些吧。”

“东家此举必有深意,”叶正根捏着下巴,眉头紧皱地看着那些器具,“至于是什么,暂时我还猜不透。”

“这有什么难猜的,”图全不屑地撇撇嘴,“肯定是练脚上功夫的呗。”

“是吗,”图安一拍他的肩膀,指着那堵两米多的矮墙说道,“那你跟我说说,以东家的底子,他是怎么用这个练脚力的?”

“那还不简单,”图全两脚一迈,刷刷两下就出现在矮墙另一边。

回过头嘻嘻笑道,“哥,你看还行吧。”

“行个屁,”图安瞪着他说道,“东家要是有你这份脚力,还用得着练这个,直接跟三爷学八步赶蝉梯云纵不是强上百倍。”

图全囧着脸正要说话,却见陈大河全副武装地走了进来,赶紧闭上嘴巴跑回来,四人齐齐站成一排,一副等着陈大河训话的样子。

陈大河扯了扯身上绑着的铅块袋子,又将关节上系着的护具紧了紧,走到他们面前干咳一声,“行不行啊这个样子,话说练脚力不是只需要绑腿上就可以了吗,干嘛身上也绑这么多东西?”

“大河,”叶正根苦着脸说道,“练脚力只绑腿,那是小说里的误传,咱们练功讲的是全身劲力浑然一体,无论是脚力还是手劲,都会用上全身的力气,这样才能做到力大而不竭,举重而若轻。”

“得嘞,”陈大河茫然地摆摆手,“反正我也不懂,就听你们的,那就开始吧,怎么练?”

“啊?”

四个人一听这话顿时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叶正根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问道,“大河,你还没说这些东西要干嘛的呢?”

“哦,”陈大河眨眨眼睛,看着场上的器具说道,“这些都是做训练用的,我管这个叫障碍跑,反正不管遇到什么,都能顺畅地越过去,就算合格了,我就知道这些,其他的你们看着办,反正我的要求就是能一口气跑完所有的障碍。”

“用这些来训练的话,可以是可以,”叶正根挠挠脑袋,“就是这个目前用不着,一开始您还是得练基本功才行。”

“是吗?”陈大河摸摸下巴皱着眉头说道,“怎么我看那些普通人随便练上几个月,就能在这些器具上如履平地的飞奔呢?而且我看他们手脚并用,看上去既实用又挺好看的。”

陈大河说的就是后世流行的跑酷运动,自从上次被梁爷强行带走做客之后,他就想着回来后好好练一练脚上的功夫,最起码再遇到事情能跑掉不是。

可要像叶正根他们那样一练十几年才能出成绩,他可没这个耐心,而且说不定等下一次遇上麻烦的时候,他还没练成怎么跑路呢,那样岂不是白费功夫还不讨好,于是就想起了跑酷这门不是轻功的轻功,跑起来速度不慢,关键是见效快啊。

如果不是问过叶正根他们,确定没有神行百变这门轻功,他都想学韦爵爷这门压箱底的功夫了。

“那不一样的,”叶正根耐心地解释着,“如果只是专练这种障碍跑,确实只需要练几个月就能见效,但这种就像国术中的外功,修命不修性,不仅很容易伤到根骨,等年老后身体变差,什么风湿关节痛的毛病一大堆,而且几天不练就会手脚生疏,半个月不练就全荒废了,不像正统的功夫,只要架子不散,一身功夫就不会白练。”

“啊?这样的吗?”陈大河一听这话,顿时倒抽一口凉气,不是说跑酷健身的么,怎么变成伤身了!

仔细想想,好像不只是跑酷,那些专业运动员退役之后,大部分确实是伤病缠身,真没几个能完全没事的,这么看来叶正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

“那现在怎么办呢?”陈大河愁眉苦脸地看着满院子的器具,“这些东西白弄一场也就算了,关键是我可等不了十几年才见效啊。”

叶正根几个也有些为难了,他们学的都是稳打稳扎的功夫,确实不知道有什么速成的法子,一时间几人都沉默下来,皱着眉头冥思苦想。

就在几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图安有些犹豫的说道,“大河,您看这样行不行,您刚才说的障碍跑也不是不能练,只需要先跟我们一起练两个月的架子,打牢基础之后,就可以一边练气习武,一边练这种障碍跑,而且有了基础再练这个,进步也会更快,说不定要不了两三个月就能小有所成,这样总的算起来也多花不了多少时间,就是打基础的时候会辛苦些。”

“这样也可以啊,”陈大河打了个响指,看着他笑道,“你这主意不错,这就叫磨刀不误砍柴工,行,那我就先练基本功,辛苦点不怕,主要是能马上就见效。”

“好,那咱们这就开始,”叶正根冲图安暗暗甩了个赞赏的眼神,然后就开始教陈大河扎马步练架子。

当奥利弗和茜茜一起回来的时候,便发现陈大河被叶正根他们几个挟持在大花园里,满头大汗灰头土脸的样子,着实有些狼狈不堪,两女不禁大吃一惊,茜茜冲上去就问,“你们干什么,还不快把他放了。”

“不能放,”叶正根冷着脸大叫,“还差十分钟,不能前功尽弃。”

“是,”图安和图全两兄弟一左一右地扶着陈大河,也可以说是在架着他,没有半点放松。

既然说好要训练陈大河,这几个人还真是拿出自己学艺时父辈的样子,严格要求一点也不放水,整得陈大河差点没崩溃,此时看见茜茜过来救他,不禁泪流满面,要不是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早就开始喊救命了。

可惜这几个滚蛋竟然不听茜茜的话,就在茜茜准备冲过来抢人的时候,跟在她后面的安英连忙拉住她,“茜茜别过去,他们是在帮大河训练,很快就要好了。”

“训练?”茜茜疑惑地看着陈大河,“什么训练这么痛苦啊?”

“练武就是这样的,”安英笑了笑,随即感慨地说道,“其实大河已经很好了,一开始就有这么多入劲的人帮他练习,没有走半点弯路,这要搁百年前,只有王公贵族的嫡系子弟才能有这份待遇。”

“是吗?”茜茜看看安英,又看看叶正根他们几个,确实不像是要对陈大河不利的样子,便稍微放下心来,等陈大河结束训练。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