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佳彤还要忙着联系招工的事,曾静姝也要赶紧熟悉这边的工作,必须在马佳彤离开之后能顺利接手,陈大河便没多做逗留,叫上正在外面啃冰棍的叶正根一起离开。

顺路将曾茂行送回去,等陈大河回到家,却发现许久没见的吴天华在家里已经等了半天。

“五哥,”陈大河接过兰婶递来的凉水一口喝干,坐到吴天华对面笑道,“今天怎么不在统战部上班,跑到我这儿来了。”

“当然是有事,”吴天华满脸的古怪,看着陈大河欲言又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怎么了这是?”陈大河看他的样子,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是出什么事了?你直接说吧。”

“这个,”吴天华挠挠脑袋,苦笑着说道,“老师的亲人找过来了。”

“老师?”陈大河一愣,紧接着蹭地一下站起来,“李老头的儿子女儿找着啦?”

“嗯,”吴天华点点头,脸上依然是古怪的神色,“不是老师找到的,是他们自己找过来的,今天早上我才知道。”

“好事啊,”陈大河哈哈大笑,“给李老头打电话了吗?”

“还没有,”吴天华摇摇头,“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之前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老师的身份,只是说要回国寻祖,我也是早上跟他们聊的时候,才察觉他们应该是老师的子女,然后就赶紧过来找你。”

“你能确定他们就是李老头的子女?”陈大河看着他,“可别弄错了,他们为什么不表明身份?”

“原因我不知道,”吴天华摇摇头,“虽然他们还是没有明说,可我有八成把握能够确定,那个男的跟李老师年轻的时候长得有七八分相似,而且报的祖宅的地址就是李家老宅,两个人的年纪也能对得上。”

“八成够了,”陈大河兴奋地捶着手掌,“那还等什么,我现在就去给李老头打电话。”

“等等,”吴天华站起来拉住他,“除了这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嗯,跟你有点关系。”

“我?”陈大河愣愣地看着他,“他们认识我啊?”

“不认识,”吴天华苦笑道,“就是李家那套老宅子,老师不是送给你了吗,他们想买回去,不过他们还不知道你跟老师的关系,更不知道那是老师送给你的,我什么都没说,”

说着摊开两手,“我这没法说啊!”

这个确实不好说,总不能直接说你们家的祖宅让你们老子送人了吧,谁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买什么买,”陈大河毫不在意地大手一挥,“今天就给他们办手续,直接转给他们。”

说着好笑地看着吴天华,“五哥,这算什么坏消息,你该不会以为我舍不得一套宅子吧!”

“不是这么回事儿,”吴天华说道,“我知道你不差这套宅子,可老师是个好面子的人,送给你的东西让他儿子再要回去,你说他会怎么想?”

“哟,”陈大河拍拍额头,“这倒是个问题,这老头儿最爱钻牛角尖,别整得还没见着儿子的面就骂他一顿,那可不太妙。”

李中和对不相干的人倒是不怎么在意,就算不小心得罪他也不打紧,可对亲人却要求很高,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因为一点误会就不认这些弟子。

这事要是处理不好,确实是个不小的麻烦。

“是啊,”吴天华摊着两手,“我就是想到这个,才赶紧过来找你,看看有没有办法把这事儿给圆过去,唔,他们还是挺看重这套祖宅的。”

这个意思就是最好把宅子给他们。

说完这话,吴天华也有些脸红,宅子是陈大河的,现在让他交出去,还得让人家舒舒服服地接着,李老爷子还不能生气,这要是换个暴脾气,指定能拿大耳巴子抽他。

还好陈大河不是这种人,藏了二十几套老宅的身家也不在乎这一套,他才敢直接过来找他想办法。

陈大河在原地转了两圈,抬头看着他问道,“他们现在人在哪里?”

“人在北金饭店休息,”吴天华说道,“我跟他们说出来找宅子的主人谈谈,让他们先回去等消息。”

“呵,北金饭店,”陈大河笑道,“看来他们很有钱啊,还是你们安排入住的?”

“我们哪有这么高的经费啊,”吴天华摇着头,“一般接待都是安排在统战部附属的招待所,条件也不算差,这是他们自己找的。”

“嗯,稍等一下,”陈大河点点头,转身就进了里面。

吴天华知道他应该是去拿房契,便坐在沙发上等着,脑子里还想着有什么好办法。

很快陈大河就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的果然是一张房契,递给吴天华说道,“五哥,这个你拿去找人办理过户,他们的证件信息你们那里应该有的吧,办好之后你再去找他们,带他们直接去李家老宅,我在那里等着,今天晚上就在那儿请他们吃饭。”

吴天华接过房契,诧异地看着他,“你想到办法啦?”

“呵呵,”陈大河笑了笑,“我这关门弟子见到老师失散多年的亲人,总得送点见面礼吧,这个就是见面礼之一,另外你再给三哥打个电话,让他从商务部想办法买一台最新款的别克小轿车,款我来付,也直接送到老宅。”

虽然进口轿车都有配额,但暂时调配一台应该问题不大,相信没哪个单位会因为晚两个月取车就对夏伯平有意见,嗯,有也不敢说。

“你这礼可太大了,”吴天华不仅没有放下担忧,反而脸上的愁容更盛,“让老师知道那可不得了。”

“哼,”陈大河冷哼一声,“李老头还管得了我,最多以后我让他翻倍地给我还回来。”

现在还不知道李老头这两个孩子的性格,如果是那种重义轻财的,陈大河不介意与他们重交,花这么些钱也不在乎,可要是那种西方国家常见的重财轻情,那这些东西就更要给他们,最多以后跟他们也别谈什么来往,不管怎么说,总不能让李老头难做吧。

吴天华摇头苦笑,敢这么对老师的估计就只有陈大河这么一个,也只有他才能搞定那个倔老头,于是点点头不再多说。

可随即又想到一个问题,看着陈大河说道,“大河,现在还只是我的猜测,如果弄错了怎么办?”

“弄错了再把房契改回来呗,车子我也留着自己用,”陈大河好笑地看着他,“可别跟我说改个证你办不到,而且待会儿我肯定要先核实,才会把这些东西给他们。”

“行,”吴天华点点头,“那我先给三哥打电话。”

在陈大河的书房里打完电话,吴天华也不耽搁,立刻带着房契离开,连中午饭都没吃。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