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天华离开之后,陈大河也只是简单的扒了两碗饭,就叫叶正根开着车,和图安一起去友谊商店买今天晚上请客要用到的材料,同时又叫关鹏和图全骑着侉子去李家老宅收拾干净,自己则回到屋子里面翻箱倒柜。

从柜子里将李中和送的那块江诗丹顿手表找了出来,再用奥利弗送的那只表盒装好,陈大河拿在手里掂了掂,“一套宅子都还了,也不差这块手表,另外还有那辆侉子边三轮,李老头原来说过,他们家本来还有一辆别克车的,后来捐给了政府,我现在给他补上,再弄点其他小东西也差不多够了,唔,就是可惜了这辆侉子,回头得再买一辆收着,以后这玩意儿可不好找啰。”

将手表收好,陈大河又将拿回家的一些艺术品挑了几样打包装好,准备送给他们,要不然只有那些东西的话,真成了还东西的,李老头可不管是不是多了一辆别克车,到时候气撒不到陈大河头上,肯定会将二十多年没见的儿子骂得狗血淋头,反过来还要陈大河去安抚调解,那才叫糟心。

等叶正根他们回来,陈大河再叫上佟济兰一起上车,往李家老宅开去,家里边只留下安英的女儿郎蓉看家,除了陪着金贝儿之外,还担负着帮茜茜和安英做晚饭的责任,那两位这时候还在电视台实习呢。

此时在北金饭店一间豪华套房里,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打扮时尚的丽人,不远处的窗边还站着一个四十来岁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两个人一站一坐,都沉着脸没有说话。

“哥,”李雨欣按着眉心,也没看边上的男人,低沉着声音自顾自的说道,“你说咱们家的老宅还能拿回来吗?”

李正明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冷声说道,“拿不回也要拿,大不了用钱砸,五万不够八万,八万不够十万,这是咱们李家的祖宅,绝不能任由它流落在外人手里。”

“唉,”李雨欣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就算拿回来,多半也早已没有爸爸妈妈的印记了吧。”

听到这话,李正明顿时浑身一抖,眼眶有些泛红,转过头望着窗外,良久后才说道,“只要房子还在,他们就会回来的,两老曾经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如果他们在天国想回来看看,总得有个家让他们落脚吧。”

“哥,”两行眼泪从李雨欣眼眶中滑落,“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们就这么过世了,我还记得小时候爸爸把我顶在头上的情景,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我也不愿相信啊,”李正明抬起头,努力不让泪水落下,“如果不是五年前大使馆的安迪亲眼看到他们的坟墓,还拍了照片,我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不管怎样,我们也不能让爸爸妈妈曾经住过的家流落在外,”李雨欣掏出纸巾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吐出一口闷气,“等买回老宅,我们再到坟前去看望他们,希望吴先生能带来好消息吧。”

“嗯,是该去扫墓了,”李正明点点头,“我这里有安迪给的地址,可以找个人带我们过去,不过白天人多眼杂,只能晚上再去。”

听妹妹提到吴先生,李正明又不禁眉头微皱,“我总觉得这个吴先生有些古怪。”

李雨欣闻言一愣,扭过头看着哥哥,“什么古怪?”

“说不上来,”李正明微微摇头,“刚开始还没什么,可后来我发现他看我们的眼神不太对,尤其是我们提出买回祖宅之后,他竟然三言两语就将我们打发走,与见面时的热情完全不同。”

“有吗?”李雨欣眼里露出一丝疑惑,“可我感觉从始至终他一直都很热情啊。”

“他的态度是没有变化,但眼神不对,”李正明摆摆手,皱着眉头说道,“你既没有经商也没有从政,对看人并不是很懂,我这些年做生意,见过的人不知凡几,这个人肯定有问题。”

对哥哥的话李雨欣自然不会怀疑,低着头想了想,突然看着哥哥说道,“哥,你说会不会是他认识那个占了我们家祖宅的人?”

“有这个可能,”李正明点点头,随即举起手指点了点,“还有一种可能,他认识父亲!”

“他认识爸爸?”李雨欣蹭地一下站起来,“我们已经隐藏了身份,难道还是被他们发现,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能有什么变故,”李正明冷声说道,“父亲都过世好几年了,他们还想怎么样?哼,现在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英国公民,谁都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再说了,”李正明冷冷一笑,“他们不是自称时代改变了吗,我倒要看看他们是怎么改的!”

“怎么改我都不管,”李雨欣深吸一口气,“我只想拿回爸爸妈妈的家,供上祖先的灵位,然后去给爸爸妈妈扫墓,做完这一切,我们就带上灵位回英国去,再也不要来这里!”

李正明沉默地点点头,走过来紧紧搂住妹妹的肩膀,两人一起看向家的方向,希望那位吴先生能带来好消息吧。

陈大河一行人到李家老宅的时候,关鹏和图全早已把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其实这里本来就不脏,之前陈大河让关三安排人每周过来打扫两次,可关三却直接请了善扑营的一个老人,给他一个月开十块钱的工资,每天都来打扫,所以一直都干净得很。

进到宅子里面,佟济兰带着叶正根他们去准备晚上的宴席,陈大河则搬了一把躺椅放在正房外的檐廊下,又从书房里翻出一本小说,捧着个小茶壶,一边喝茶一边看书,优哉游哉地等着。

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一阵喇叭声,很快就看到夏伯平提着公文包走了进来。

将手里的公文包递给陈大河,“车在外面停着,上周才到岸的新款别克,这里面是车钥匙和证明,证明已经盖好章了,所有权人那里是空着的,回头你自己填上就行,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说着就往外跑。

“唉唉,”陈大河拿着公文包冲夏伯平的背影喊道,“你不在这儿陪客人啊,那可是李老头的儿子闺女。”

夏伯平头也不回地摆摆手,“这事儿我惹不起,你搞定了我明天再请他们吃饭。”

然后像逃难似的一溜烟消失在影壁外。

“没胆鬼,”陈大河撇着嘴,知道他是怕李老头找麻烦,现在虽然陈大河开口接纳了他们,可李老头还没正式同意过,这要是出了什么岔子,让李老头又生气,那可不太妙。

可惜夏伯平能逃掉,吴天华是逃不掉的,还得亲自去接李正明他们,他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陈大河身上,能将李老头的怒火浇灭吧,送出去的东西被儿子要回来,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要面子的李老爷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