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哪里是什么请教,分明是责问呐。

吴天华吓得赶紧低下头,视线深深地沉醉在杯中的三十年陈茅台酒中,两边都惹不起,千万别遭池鱼之殃的好!

“陈先生既然认识家父,怎么会不知道家父早已逝世,”李雨欣哽咽着说着,“两老都已经作古,你让我上哪里找他们去?!”

“啊?”

陈大河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就连沉醉在酒里的吴天华也满脸发懵的抬起头,似乎完全听不明白她说的意思。

李正明扶着妹妹,满面悲怆的说道,“我在几年前通过一个好友,联系上英国驻华使馆的一位官员,请他帮忙寻找父母的信息,可最后只得到一张拍着一座合葬坟墓的照片,我们这次好不容易才回国,第一时间找到政府,请求赎回祖宅,然后就会去父母坟前扫墓,告慰二老在天之灵。”

“呐个,”陈大河再也绷不住严肃的表情,满脸荒诞的说道,“李先生,我再确认一下哈,您的父亲,是姓李名中和,对吗?”

李正明点点头,诧异的看着他,“既然陈先生和家父相识,还知道我们之间这么隐秘的事,为什么还这么问?”

“啊,”陈大河又从身边搁着的公文包里翻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照片,递过去给他,“是他没错吧?”

李正明接过来,兄妹两人一起拿着照片,仔细看了看,眼里的泪水又忍不住流下来。

“爸爸,”李雨欣抚摸着照片上李中和的脸,“你怎么头发都白了啊,脸上还有了这么多皱纹。”

这张照片是去年拍的,他们一家人分别的时候李中和才四十多,今年都七十了,能不老吗?

“那就没错啊,”陈大河抓着脑袋,满脸古怪的说道,“李老爷子不是活的好好的吗,谁给他立的坟啊?”

“什么?”

“你说什么?”

兄妹两人一起抬头看着陈大河,李雨欣更是绕过半个圆桌冲到陈大河身边,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这大夏天的陈大河只穿着一件短袖汗衫,李雨欣修长的指甲深深的嵌入他的皮肉中,疼得他直咧嘴。

不过现在可不是喊疼的时候,陈大河歪着嘴说道,“李中和李老爷子他还活着,活得好好的,而且去年十月份的时候,他还去美国找你们去了,现在人还在美国待着呢!”

“活着,还活着,去找我们了,”李雨欣脸上挂着泪水,下一刻却在脸上绽放出最热烈的笑容,对着李正明大声喊道,“哥哥,你听见了吗,爸爸还活着,他还活着,他去找我们了!”

李正明也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将妹妹紧紧抱住,“听到了,我听到了,爸爸还活着!”

良久之后,兄妹俩才稍微平复好心绪,李正明用手绢擦了擦脸,急切地看着陈大河,“抱歉,陈先生,我们有点失态,让您见笑了。”

陈大河笑着摆摆手,“真情流露,有什么可见笑的。”

然后又指着身边的椅子说道,“两位还是先坐下说话吧。”

“谢谢,”

李正明点点头,拉着妹妹挨着陈大河落座,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黑白照片来递给陈大河,

“陈先生您看,这张就是那位大使馆朋友寄给我的照片。”

陈大河接过来一看,上面果然是一座坟墓,墓前还有一块木头做的墓碑,上面刻着“慈,父李中和、母张文娟,之墓,儿李正明,女李雨欣,叩立。”

果然还真是合葬墓,不过这坟里的李中和又是哪个?

转手将照片递给在一旁发傻的吴天华,陈大河问道,“五哥,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

吴天华接过照片,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我这脑子,就说他们的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在这里见过,”

随后苦笑着说道,“这座墓是真的,师母确实是过世了,不过里面陪着师母的,是老师的一个衣冠冢。”

看着三人疑惑的目光,吴天华说道,“我也是后来听人说的,当年师母过世之后,老师非常伤心,但他又即将被送出北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或者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为了不让师母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里,于是在安葬的时候,就给自己立了一个衣冠冢陪着,又用自己失散子女的名义立了一块墓碑,把自己的名字也刻了上去,因为当时没有条件,只能做了块木头的,后来老师回来之后,特意找人刻了一块石碑换上,但上面的字依然没有改动过,如果你去过就会知道了。”

陈大河听了不禁有些汗颜,说起来自己来了北金将近一年,竟然没有去师母坟前扫过墓,这马虎的性子换了一辈子还是改不掉。

听了吴天华的解释,李正明终于放下心里最后一丝疑问,握着妹妹的手又悲又喜,悲的是母亲确实是过世了,喜的是父亲竟然还健在,如今人就在美国,以他们现在英国公民的身份,去美国就和邻居串门一样方便,相信很快就有父子团聚之日。

“行了,”陈大河说道,“现在都弄明白了,二位也别太伤心,想必张奶奶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到你们这样子,至于李老爷子,等下我就给他打电话,你们一家人团聚之日不远啦。”

“谢谢,”李正明两手紧握,高高举起冲着陈大河和吴天华致意,“谢谢两位,为我们带来这样的惊喜,谢谢!”

吴天华摆摆手,尴尬的说道,“别别,李先生,您别怪我隐瞒就好,其实今天一大早您二位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猜出来你们的身份,只是有些事不确定,才没有挑明,还请勿见怪!”

“哪里的话,”李正明这时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脸色带着一丝微笑说道,“是我们兄妹刻意隐瞒身份,您谨慎的态度是对的。”

陈大河也笑道,“你们也别这么客气了,我来给二位再重新介绍一下,这位吴先生,除了你们所知道的公职身份之外,同时也是李老爷子的学生,不是普通的学生,而是类似于子侄的弟子,排行第五。”

李正明满脸惊讶,和妹妹相识一眼,站起来冲吴天华伸出手,“原来是这样,吴先生,非常感谢这些年您对父亲的照顾和陪伴,谢谢!”

吴天华满脸羞愧的连连摆手,“别别,你这么说我就无地自容了啊!”

“这,”李正明手停在半空,有些不明所以。

陈大河拍拍桌子,“这样啊,虽然我年纪最小,但现在你们都听我的,过去的都过去了,咱们什么都不提,现在就一个事儿,吃饭。”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