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车队开上公路之后,蒂埃里脚猛踩油门,从超车道刷地一下超过前面的三辆车,并很快地将他们甩在后面。

陈大河看着后视镜里飞快消失的车队,转过头满脸无语地说道,“老狄,你膨胀了啊!”

“废话,”蒂埃里当然明白他在说什么,不仅不以为意,反而有些洋洋自得,“在中国基本上就没有摸车的机会,偶尔开个车还得躲着点自行车流,一点都不爽快,你还不许我回国了痛快一把啊。”

“你痛快我是没意见,”陈大河拉过安全带卡好,“我只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而已。”

“你也就这点胆子!”蒂埃里啧啧有声地鄙夷着,“只管把心放回肚子里,我开车的技术好,我去,哪来的野狗,”

说着就是一个神龙摆尾,宽大的奔驰车划出一道弯曲的弧形,顺便在水泥公路上留下两道漆黑的轮胎印记。

“我开车的技术好着呢,”蒂埃里打正方向盘,继续说完刚才说了一半的话。

陈大河被安全带固定在座椅上,身体随着惯性左右摇摆,差点将刚吃过不久的飞机餐吐出来,不禁满头黑线地看着他,“你说这种话良心不会痛么?!”

蒂埃里两眼茫然,“为什么会良心痛,你没看见我完美地避开了那条狗,要是换个人肯定会造成血案!”

说得好有道理,陈大河竟然无言以对。

还好,经过这么一吓,蒂埃里终于将车速放慢,虽然还是比后面的车队快很多,但还不至于让陈大河紧握车门不肯松手。

车子平稳地向前开进,陈大河看着前方成荫的绿树和远处的海岸线,心情也变得大好,或许来这里休息几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想到刚才接机时的情景,不由得问道,“老狄,今天怎么没有我们大使馆的人过来接机?”

照说祖国派人过来,这里的中国大使馆应该安排人过来接机招待的,更何况翟国新还不是个小角色,可偏偏就一个人都没有,这就有些奇怪了。

“哦,他们都在准备明天的揭牌仪式,”蒂埃里笑道,“你们大使馆在这边也没几个人,明天的事情又比较重要,我就跟他们说别来了,反正有人接待,还怕出意外啊。”

“嘶,”陈大河倒抽一口冷气,诧异地看着蒂埃里,“你还能说服他们?什么时候你们的关系这么亲密啦?”

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而是在外交范畴内的公务活动,就凭他们能听蒂埃里的劝,哪怕有毛国政府的保证在里面,也可以看出来两方的关系着实不错。

“一直很亲密的好吗,”蒂埃里哈哈笑道,“现在我们公司是毛中之间最大的贸易商,跟他们打交道的机会多着呢,现在对他们来说,你还没有我来得熟悉。”

“是吗,”陈大河感觉有些意外,“你们摩卡公司的生意竟然做得这么大?”

“什么你们摩卡公司,”蒂埃里瞪了他一眼,“是我们摩卡公司,别忘了你也有一半的股份在里面,也不能说我们的生意做得大,只能说其他公司做得太小。”

这倒也是,现在毛中之间的贸易额真没多少。

“老狄,”陈大河摸着额头想了想,“那一半的股份你还是收回去吧,我不能要。”

“不要?”蒂埃里惊讶地看着他,“为什么不要?”

“看前面,”陈大河立刻将他的脸转了过去看向前方,“开着车呢,注意安全。”

“知道知道,”蒂埃里拍着方向盘,忍着扭头的冲动,“你还没说呢,为什么不要?”

“因为我没出什么力啊,”陈大河叹了口气,“这边所有的市场开拓都是你一个人完成的,我只是提供了一点点建议,其他什么都没做,而且我已经拿了你一张瑞士银行的存单,公司的股份是真的不能要了。”

“老陈,”蒂埃里脸色也沉了下来,“你提供的可不只是一点建议,如果没有你去联系艺术品商店,找好艺术团并安排他们过来演出,就算我有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开起这家公司,这就比如一家冶金公司,如果没有矿山和矿工挖矿,他有再厉害的冶金设备和配方都无计可施,对于这家公司来说,你就是矿山!”

“可我并不是不可替代的,不是吗,”陈大河撇撇嘴,“现在你已经打开了市场,而我也得到回报,再往后我也做不了什么,所以拿股份就不合适了。”

蒂埃里扶着方向盘,半天没有说话,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扭头看着陈大河一笑,“老陈,你知道摩卡公司从成立到现在赚了多少钱吗?”

“不知道,”陈大河摇着头,“以前每次我问你,你都不跟我说的。”

“那我现在告诉你,”蒂埃里看着前方笑道,“艺术品生意是一千七百万美元的利润,戏剧团表演是一千三百万美元,而最后启动的工业体系项目,为我们带来了超过四千万美元的利润,三项合计一共是七千多万美元,现在其中的一半,也就是三千五百万美元就躺在你的瑞士银行账户里,”

蒂埃里转头头嘻嘻笑道,“老陈,你还是不要那一半的股份吗?”

对蒂埃里说的数字,陈大河并不感到意外,事实上不算工业项目,在美国奥利弗经营的琼斯公司利润业绩要远远超过摩卡,就算把这些全部加在一起,摩卡依然比琼斯的收入要差了些。

尽管如此,陈大河还是微笑着摇头,“不要。”

摩卡和琼斯不一样,琼斯公司是陈大河一手主导创立,从艺术品的采购和后期的项目拓展,陈大河都费了不少心力,而奥利弗也是跟自己签了投资代理协议,并根据自己的指令来做事,虽然奥利弗动用了自己的资源,但陈大河也分了一部分股份给她,在商言商来说,对两方都算公平。

可摩卡这边陈大河几乎从不过问,哪怕是艺术品和戏剧团都是顺带着运作的,或许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为了推动文化中心这个项目,顺带脚的赚点钱的想法,却没想到蒂埃里的关系网丝毫不比陈大河在国内的弱,甚至要更强,将这家公司运作得红红火火,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这样的话他再拿股份就不合适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