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坐在阳台上吞云吐雾,看着天际灿烂的余晖,感受着轻拂的海风,蒂埃里突然说道,“其实抽雪茄应该在房间里面,那样烟雾不会轻易消散,香味就会更加浓郁,要不我们到里面去?”

“不去,”陈大河果断拒绝,还烟雾不散,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抽二手烟,他可受不了这个。

所以说土鳖就是土鳖,高档的东西给他也不习惯,陈大河自嘲地笑了笑,将雪茄丢到一旁,重新拿起一瓶凤凰啤酒倒上,然后狠狠灌了一口。

爽,果然还是这个适合自己。

将啤酒杯搁到桌子上,陈大河扭头看着蒂埃里说道,“老狄,你自己有想过要做什么吗?”

蒂埃里愣了愣,看了他一眼,然后看着远处的海浪说道,“如果是别人问我,我会说想做个伟大的商人,并能支撑起家族的荣誉,然后吧啦吧啦一堆高尚的理由,什么改善人民生活,增加国家经济实力之类的,可在你面前,我的回答是,没想过!”

陈大河没有说话,蒂埃里继续说道,“我和两个哥哥不同,他们有改变国家改变人民生活的大志向,而我只会躲在小窝里自娱自乐,我有很多爱好,音乐,舞蹈,旅行,建筑,还有看书,”

说到这里,蒂埃里转头看着陈大河,咧着嘴笑道,“尤其是你们国家的武侠小说,大爱!就是简体字的太少了,繁体的又看不太懂。”

“呵呵,”陈大河笑了笑,“回头等深阵的印刷厂开工,我送你一套简体版的。”

“嗯,”蒂埃里点点头,又恢复到刚才的姿势,挑着眉头,懒洋洋地说道,“可惜这些都不是我的父亲想要的,他希望我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我们家族在商业上还是太弱了,就算在毛里求斯有很高的政治影响力,可出了毛里求斯,在那些跨国企业面前,就什么都不是。”

“所以我后来的梦想就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商人,”蒂埃里耸耸肩,“虽然它是别人给我的,可我依然要实现它,而我自己的想法已经不重要了,老陈,你的出现给了我这个机会,如果没有摩卡公司,可能我会重复先辈的脚步,从贩卖蔗糖开始做起,要赚到这么多钱,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

“也正因为如此,对于能收回那一半的股份,我的父亲感到非常高兴,”蒂埃里眼里露出一丝歉意,“他还希望我能将摩卡公司做大,成为在整个非洲都能叫响的企业,甚至走到欧洲去,而这家公司也将成为普里亚格家族的荣光。”

“我明白了,”陈大河点点头,“老狄,不用感到抱歉,真的,”

陈大河看着他,“这家公司能有现在的成绩,可以说你身后的家族占据了决定性的因素,所以它应该是属于你的,属于普里亚格,我已经拿到属于我的回报,而且还收获了一个小岛。”

拍了拍桌上的文件袋,陈大河笑道,“竟然还有个笨蛋承诺帮我重新装修一遍。”

“嗨,说谁是笨蛋呢,”蒂埃里不满地撇撇嘴,眼里却满是笑意,“记住了,这是一个交易,如果你没有让我满意的方案,我绝对会袖手旁观,让你去了岛上只能与蝙蝠为伴。”

“那真是太可怕了,”陈大河故作惊慌,“看来我得绞尽脑汁才行。”

“不,”蒂埃里严肃地摇摇头,“就算绞尽脑汁,如果没有干货也不行!”

“没问题,”陈大河微笑地指着他,“就给你点干货。”

蒂埃里哈哈一笑,“洗耳恭听。”

“老狄,”陈大河转过头看着他说道,“摩卡公司的业务一共有三块,艺术品贸易,商业演出经纪和完全不相干的工业设备贸易,在这三块中,你认为哪一块最重要?”

“当然是工业设备,”蒂埃里毫不犹豫地说道,“因为这块的利润最高!”

“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陈大河笑道,“更重要的是,工业的行业前景不是文化产业可以相比的,尤其是在非洲,”

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陈大河继续说道,“艺术品贸易和演出经纪都有很大的局限性,而且市场容量不大,你可以继续保留这两块业务,如果哪天业务量萎缩也不必强求,从现在开始,你要将发展方向的重点放在工业设备这一块来。”

蒂埃里点点头,抿着嘴说道,“我也知道这一块有很深的前景,但是这里面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一个是市场,非洲是各大强国争夺利益的战场,整个非洲大陆常年处于动荡之中,很多国家连安全都不能保证,很难让他们把精力放到国家建设上来,这半年我已经将能找到客户都找了一遍,剩下的实在不好说,第二个就是资金,就算有些国家想发展工业,可他们穷得连一套最基本的工业设备都买不起,我总不可能先借给他们吧。”

“为什么不呢,”陈大河看着他,“你说的第一点完全不是问题,和平才是世界发展的主旋律,以后也许还会有战乱,但只会限于少数几个国家,更多的国家会将目光放到发展上来,这就是你的机会,至于资金,可以通过金融办法来解决。”

“银行贷款?”蒂埃里耸耸肩,“没有任何一家银行会借钱给一个政局不稳定的国家。”

“不,不需要通过银行,”陈大河说道,“你可以借用买方信贷的方式,将设备先行交付,然后加点利息分期收回货款,至于抵押方式,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个国家有哪些值钱的东西,尤其是矿产。”

“这样我的风险会高很多,”蒂埃里眉头紧皱,“如果政局稳定还好说,可要是政局变动,那一切都将打水漂。”

“富贵险中求,”陈大河有些不以为然,“不冒一点风险,哪来高额的利润,而且事实上你以为的风险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大,首先在寻找买家的时候,你肯定会对这个国家的政治形势有所判断,而以普里亚格家族的实力,得到一些信息并不困难,这样就会将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其次你和买方签订协议的时候,可以加上一条,如果没有付清全款,那么这批机器的所有权依然归摩卡公司所有,就算发生了变动,从法律角度来说,摩卡依然拥有这批设备的所有权,而新的政府会因为一些旧设备与普里亚格家族交恶,并失信于整个非洲大陆吗?”

“你说的似乎有点道理,”蒂埃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默默的盘算着其中的利害关系。

陈大河也不管他,继续说道,“如果这样去做,那么这块业务还能增加两个盈利点,一个是信贷销售的溢价部分,毕竟贷款交易不可能和一次性付清同一个价格吧,另一个就是贷款的利息收入,如果用进货成本价格来计算,这个所谓的低息实际上是个彻头彻尾的高利息,如果能将这部分业务做好的话,对摩卡公司的整体盈利将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

“如果你还在担心风险,那么可以找一个合作者,”陈大河看着他犹豫不定的样子,不禁笑道,“找一家熟悉的银行,和他们一起合作,不过这样你会少了一块利息收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