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陈大河的话,蒂埃里不禁摇头苦笑,“如果真有这样的银行,我就不会为难了,分出去一部分利益我并不介意,重点是对风险的把控有多少,可惜并没有这样一家银行来帮我分担风险。”

“好吧,”陈大河撇撇嘴,“那你可以再好好想一想,”

反正主意是出了,采不采用是蒂埃里或者说普里亚格家族的事,自己无权也没那个闲心去干涉。

稍微顿了顿,陈大河又继续说道,“刚才我说的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你还可以从已开发的市场中挖掘潜力,而这一部分是没有任何风险的。”

“怎么说?”一听没有风险,蒂埃里立刻来了兴趣。

“两点,”陈大河伸出两根手指,“一个是设备维护,虽然我国政府出口设备时提供有一定期限的维修条款,但你的客户却并不知道,所以这一条是否执行的主动性在你的手上,而你在卖设备的时候,可以把它拆开作为附加协议来谈,将维护期限按长短进行分开报价,期限越长的价格越高,没有质保期的价格最低,这样你不仅能收获更多的利益,或许还能挖掘几个想省钱的客户。”

“这是个好主意,”蒂埃里一拍大腿,满脸兴奋地连连点头,随后冲着陈大河恶狠狠的一瞪眼,“奸商!”

一样东西卖几次,不是奸商是什么,不过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奸商自然是希望越奸越好!

陈大河耸耸肩,“这算什么奸商,如果你哪天跟日本人打交道,就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奸商,他们能把一套设备拆得只剩下最基本的功能,然后再给你开出一份功能模块清单,想要哪个的话就得另外付费,至于维保,哼,基础套餐肯定是没有的,等设备出了问题要找他们维修的时候,他们开出的价格肯定比你原来买的设备零件价格要贵得多,再加上人工费什么的,修个几次还不如买套新的。”

“还有这种事?”蒂埃里目瞪口呆,随后满脸的庆幸,“幸好我们没找日本人买过东西,要不然能让他们坑死,不过现在知道了,以后就不会上当。”

陈大河笑了笑,“所以说,如果你以后想做更高端的工业设备生意,千万别找日本人,德国或美国都是不错的选择,只不过德国公司的价格和他们的产品质量一样,都是最顶尖的,一般人可买不起,那些不一般的显然不包括现在的非洲国家,而找美国公司的时候得多留个心眼,他们宰起人来从不会手软,一百块的东西能跟你开一万块的价,不懂行的太容易被他们坑,唔,或许苏联的也还可以,但以老毛子的傲气,他们可看不上这种低端市场,所以放眼全世界,比质量比价格,性价比最高的还是中国,或许在高端工业领域不如那些老牌工业强国,可现有的工业体系也足以满足非洲国家的需求了。”

“就知道给你的祖国拉生意,”蒂埃里一副看穿的表情,“不过很可惜,一般的设备我当然会首选中国,而更高端的设备跟我没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陈大河笑道,“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产业升级,别以为把设备卖出去然后做好维护就够了,你要时刻关注购买你产品的客户的发展情况,一旦他们现有的工业设备不足以满足需求的时候,你就必须提出更好的升级方案,当然,这些肯定都是要付费,而且这种升级是没有止境的,明白?”

“奸商!”蒂埃里再次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是宰了一道两道还不够,要把人摁在地上一直宰啊!”

随即眉开眼笑地伸出大拇指,“不过我喜欢!”

哪个生意人不喜欢做长久的生意,一刀切的买卖只有冲着宰人去的骗子公司才喜欢。

“喜欢就好,”陈大河又提醒他,“不过要做到这两点,你需要培养自己的工业人才,这个你可以向中国那边提要求,只需要付很少的费用,他们会很愿意帮你培养人才的。”

“知道,”蒂埃里点点头,“这个我已经在做了,现在只需要将规模扩大,并将内容增加就行。”

“那就没问题了,”陈大河端起酒杯冲他晃了晃,“怎么样,这些够你的装修费了吧。”

蒂埃里从冰桶里拿出一瓶啤酒打开回敬,“绰绰有余,放心吧,绝对会给你装修得漂漂亮亮,让你感觉物有所值!”

将杯里的酒喝干,陈大河笑道,“你自己别亏了就行。”

“亏不了,”蒂埃里咧着白牙,将啤酒瓶放到桌上,随后叹了口气,“可惜找不到愿意合作的银行,否则信贷销售模式能让业务成倍的增加,但我老爹是不会同意我去冒这个险的,他们一定会觉得现在这么赚钱就挺好,这也是为什么普里亚格在商业上一直没什么作为的原因,太保守了。”

陈大河心里一动,抿着嘴想了想说道,“如果有人愿意和你们合作呢?”

蒂埃里摇头失笑,“谁会愿意将大笔资金押在前途不明的非洲大陆上?!”

“我咯,”陈大河挑挑眉头笑道,“就是规模小了点,只有三千五百万美元。”

“你?”蒂埃里猛地坐起来,愕然地看着他,“三千五百万美元,你是要把从摩卡分的钱全部押上,你是认真的?”

“反正来得容易,自然不会太在意,”陈大河耸耸肩,“所以也不介意冒点险,成立一家投资银行玩一把。”

“这可不是一点风险,”蒂埃里满脸严肃地看着他,“如果贷款客户国家一旦爆发动乱,极有可能会全部打水漂,普里亚格在非洲是有点影响力,但还没到让人只会交好不会交恶的程度。”

“这我当然知道,”陈大河笑道,“如果普里亚格真有这么厉害,你们就肯定会选择自己干了,不过我很看好非洲大陆未来的发展,这个险值得去冒。”

蒂埃里低着头想了想,“既然这样,那就采用卖方信贷模式吧,你把钱借给摩卡,由摩卡和你共担风险。”

买房信贷是出口方的银行直接把钱借给进口商或进口商联系的银行,风险与卖方关系不大,而卖方信贷则是由出口商出面向银行借款,生产或采购货物之后先行交付,买方则先付一定的首付款,尾款加利息分期支付,等卖方全部收到货款之后再还钱给银行。

现在蒂埃里提出卖方信贷模式,实际上比他们自己做信贷业务的风险小不了多少,只不过少了一份资金的压力而已。

“不,”陈大河出乎意料地否定了蒂埃里的提议,“就用买方信贷,因为我还有附加条款,除了丰厚的利息,我更看重他们的矿产资源,我想他们应该会更愿意用矿产来抵债吧。”

“一石二鸟,还是一箭双雕?”

既然陈大河有自己的想法,蒂埃里也不强求,而是伸出大拇指赞道,“反正就是这个意思,老陈,你果然是做生意的料,我有点后悔给你退股了,如果有你在,摩卡公司应该能做得更大。”

“我可没那么重要,”陈大河哑然失笑,“不过就是比别人多想一点罢了,你也可以做到的。”

“嗯,我已经想到了,”蒂埃里挑挑眉头,“或许我应该交代公司里的人,让他们下次再谈生意的时候,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合作机会,比如毛里求斯的蔗糖就很不错,他们应该会喜欢的。”

“举一反三,可以啊,”陈大河伸过手拍拍他的肩膀,“而且你还可以找老客户做个回访,看看他们的工厂是否需要其他原材料。”

“就是这么个意思!”蒂埃里连连点头,两人相视一眼,不禁哈哈大笑。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