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子事?”

老家在鲁省的饶山吐出一口标准的川音,去年在北边牺牲的猴子就是川省人,饶山的川话就是跟他学的,想到猴子,饶山脸色不觉有些变冷。

可卢望寿不以为意,这年头开大车的司机都是这个样子,要是饶山太热情,他还会觉得奇怪呢。

“师傅,我就想问一哈,”卢望寿递过去一支烟,“你们是单位的车,还是自己的车呢?”

饶山接过烟,放到鼻子下闻了闻,不过没有点燃,而是夹到耳朵上,歪着头看着卢望寿,“你问这个干啥子?”

卢望寿嘿嘿笑道,“是这样,我有一批货,要运到蓉城去,你这车能不能帮忙运哈。”

“运货?”饶山顿时来了兴趣,“有多少货,要几辆车?我这是承包单位上的车,可以自己做主,只要价钱合适,还能再找几辆过来。”

“哈哈,那就好,”卢望寿一听大喜,刚才他还在担心车是单位的,这个司机做不了主,没想到竟然是承包的,不过现在省城的运输单位都已经开始搞承包了吗?

“第一趟只要一辆就够了,后面可能会多要几辆,你得给我个好价钱。”

“没问题,”饶山拍着胸脯,指着不远处站在的陈大河说道,“都是老乡,保证比那个瓜娃子便宜,车子你要多少也有多少,我那单位上还有好几辆呢。”

卢望寿心中了然地笑了笑,那个瓜娃子就不是个会砍价的货,给的运费肯定很高,现在自己来谈,当然会低一些,这个司机能主动说出来,看来还是个实诚娃。

两天谈来谈去,终于谈好价格,两天之后,卢家老寨的第一趟货顺利运到蓉城,换成一沓沓崭新的钞票。

“老大,”卢望寿从蓉城回来,立刻将一个大包搁到卢望远面前,“交易顺利,这是货款,五万多块,还有下一趟的定金两万,那瓜娃子给钱爽快得很。”

“好,”卢望远拍着桌子眉开眼笑,“这趟生意要得,净赚两万多,老二老三,把人都撒出去,敞开收货。”

“老大,”卢望福拍着钱袋子笑道,“搞就搞大些,前两天打的白条也不急着还,这些钱全部拿去收货,能赚更多。”

卢望远没怎么考虑就同意,反正欠的又不是本寨人的钱,外地人的拖几天也不打紧,又不是不还。

有了第一趟成功交易,卢望远胆子也大了许多,让自家二弟三弟带队,到附近几个地方疯狂扫货,可惜老卢家赚大钱的事不知道怎么走漏了风声,附近几个寨子联合起来抬价,还只能现款交易,气得卢望远直骂娘。

好说歹说,价格往上涨了一些,不过还是用定金加白条的方式收货,老卢家的名声还是能顶点用的,别的山寨也不会做得太绝。

除了这些之外,他还让老二去外地找到几家收山货的散客,用现金收了一大批上等好货,为此就连卢家老寨的老底都动用了七七八八。

比起第一趟带有试探性质的交易,第二趟足足装了五辆大卡车,几乎将方圆百里近十年的老货收刮一空,以后还想再收货的话,就只能去更远的地方,甚至要深入到大巴山区里面,那就太过麻烦,所以卢望远打算做完这一把大的就收手,以后小打小闹弄点好货送过去就行,暂且把这条线维系住,以后说不定还有大用。

由于货太多,价值太大,卢望远不敢大意,不仅把老二老三都派出去,还从寨子里挑选了三十几个好手,全部带上柴刀木棍,用两辆三蹦子装着跟在后面押货。

看着五辆解放大卡组成的车龙从保宁缓缓出发,消失在马路尽头,卢望远不禁意气风发,等老二老三带着人回来,到时候卢家老寨就是方圆百里实力最强的寨子,几十万的货款,去掉还给其他老寨的钱,至少还能剩下十几万,放眼整个保宁,哪个寨子能有这么多钱?好多老寨能有个几千块就不错了,他们全部加起来都没有卢家多,到时候还能不看卢家的脸色办事!

正常来说,一天去一天回,可在第二天上午,就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还夹杂着哭喊声,不禁皱着眉头走出门外,顿时眼角抽动,只见整个寨子的人都涌了出来,把老二老三,还有昨天跟着去押货的人围在中间,他们一个个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卢望远心里不禁冒出一股寒气,三两下冲了过去,分开人群抓住卢望福的胳膊叫道,“你们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出啥子事啦?”

卢望福苦着脸,大嘴张了两下,几十岁的人竟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老大,货都丢了啊。”

一听这话,卢望远只感觉浑身力气褪去,一屁股坐到地上,怔怔地看着前面,耳边嘈杂的声音也都瞬间消失。

卢望福和卢望寿连忙将大哥搀扶起来,卢望寿哽咽着说道,“老大,你要挺住啊,卢家还要靠你啊。”

卢望远回过神来,两手紧紧地抓住老三,眼珠子都快要突出来,咬牙切齿地说道,“老三,到底是咋回事,是不是遇上劫道的,你们几十号人都扛不住?”

“不是,”卢望寿哭丧着脸摇头,“要遇上劫道的,咱们这些个人拼死都不能让人把货抢走,是,是山垮了啊。”

“山垮啦?”卢望远满脸的荒唐,“山垮了能把货都冲没啦?你们就不能把货再挖出来?”

“不是山垮了,是路垮了,”卢望寿自己也觉得荒唐,“整整一段山路,早不垮晚不垮,偏偏就在车队通过的时候垮,连车带货都滚到江里,就算能捞上来,别个也不会要了啊。”

这时卢望远才发现,他们的衣服好多都是半干不湿,显然都曾经落过水,好些人身上还有擦伤的血迹,一个个精疲力尽,显然都是走回来的。

一时间卢望远只感觉天旋地转,眼睛一黑晕了过去,现场顿时又乱成一团。

与此同时,在卢家老寨后面,原本守在这里的看门人也顾不上屋里的李慧芳,慌慌忙忙地跑去了前面,城大河便趁着这个空档,大摇大摆地敲响了木屋大门。

李慧芳右手紧握着剪刀,深吸一口气,缓缓将大门拉开,但引入眼帘的,竟然不是那个名义上的丈夫,而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的那个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李慧芳一手扶着大门,都忘了叫陈大河进来。

“来救你出去呗,”陈大河耸耸肩,推开木门径直走了进去,然后随手把门关上。

看着还在发懵的李慧芳,陈大河长话短说,“不用担心有人过来,他们现在自顾不暇,我也可以现在就带你走,不过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啊?”李慧芳两眼茫然地看着他,“什么?”

“这个卢家,你想怎么处置他们?”陈大河指着外面,“是要他们家破人亡,还是拆了他们的台,还是就这么算了?”

看着李慧芳不解的眼神,陈大河叹了口气,“我这几天给他们布了个局,现在他们已经掉坑里了,往坑里填土很简单,但那个卢长山毕竟是你丈夫,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这个坑,到底填不填?”

李慧芳深吸一口气,虽然不明白陈大河在外面做了什么,但她知道,他是来救自己的,想想这些日子的遭遇,不禁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