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趴在床上嚎啕大哭的李慧芳,陈大河不禁有些头疼,安慰女人这种事不是他的强项啊。

等她哭得差不多了,陈大河才小声说道,“芳姐,如果你拿不定主意的话,不如先跟我走,等你想好了再跟我说。”

李慧芳红着脸,转过身用毛巾擦了擦脸,平复一下心情,才似笑似哭地说道,“大河,谢谢你,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走。”

“啊?”陈大河愣愣地看着她,“你打算在这里安家啊?那我不是白忙活啦。”

“不是,”李慧芳摇着头,“不是我不想走,是我不能走,我的户籍还在这里,拿不出来我哪儿也去不了,而且还有八个妹妹也困在这里,如果我走了,她们会生活得更加困难,所以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户籍还在这里,还有八个妹妹?”陈大河有些恍然,“她们应该不是你的亲妹妹,而是和你一起过来的女知青吧,难怪你上了大学还要回来,我说你好不容易跳出这个地方,还要回来送羊入虎口呢。”

李慧芳点点头,“那些年先后有几拨人被分配到这里,没能成功回城的还有二十几个,她们有些熬不过去,就嫁给了卢家老寨的人,只有我和另外八个人扛着没有嫁,去年我考上大学,为了离开这个地方,只能嫁个卢长山,用一张结婚证,换来一张去北金的车票,本来我想着出去后再想办法帮她们,这次放假回来,我就去找了县委的人说明情况,可没想到当天就被卢长山带人绑到这里,就再也没能出去。”

看着脸色黯然的李慧芳,陈大河挠挠额头,“芳姐,你是想只救那八个妹妹,还是要把这二十多个女知青一起带走?”

李慧芳稍微有点犹豫,“她们八个是一定要救的,其他人都已经结婚生子,在这里安家了,也都没有要走的想法,可能只有一两个人还想离开这里。”

“哦,那这样就好办了,”陈大河笑道,“恐怕你还不知道吧,那个卢长山打算把你和那八个人一起卖掉,明天我想想办法,直接把你们买下就行。”

“啊,卖掉?”李慧芳愕然地看着他,顿时感觉浑身发冷,如果不是陈大河过来,那她们九个人这辈子就毁了啊。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轻微的敲门声,“大河,那边有人过来了。”

陈大河冲李慧芳点点头,“你再忍耐一天,明天就可以出去了。”

“谢谢,”李慧芳看着陈大河起身离开,在他即将出门的那一刻突然将他叫住,“大河,如果有可能,这次就先放过他们吧,只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以后不再作恶就行了。”

陈大河回过头看着他,满脸的不解,他是真没想到李慧芳在得知自己即将被卖掉的消息之后,竟然还想着放卢家一马。

李慧芳咬咬牙,“我们有十几个人嫁在这里,要是老寨彻底完了,她们也会过得很苦,另外,卢家的这个仇,我想自己报,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将他们绳之以法。”

陈大河心里一紧,这女人心里恨意不浅啊,随后点点头,闪身出了房门。

和叶正根回到山寨外面的老树林里,图安和董建磊饶山正蹲在那里等着,旁边还有两个暗中保护李慧芳的人。

此时见到陈大河过来,董建磊几人连忙站起来,只是没有看见李慧芳,心里都有些奇怪。

陈大河找了个树桩坐下,先让那两个人继续去小木屋附近盯梢,其他人则围成一团,他也没解释,直接说道,“老叶,上次他们送货过来,你不是给了他们两万块的定金么,明天你过来找他们要回来,没钱给就在那里耗着。”

“哦,”叶正根点点头,这个任务一点难度都没有,不就是堵门么,反正政府不会出面,就凭卢家那些人,一起上都没什么难度。

“老董,上次你不是说卢长山想卖人吗,你明天安排两个人跟他们接触,把李慧芳还有剩下的八个女知青都买下,记住,一定要拿到她们的户口资料,还要卢长山和李慧芳的离婚证。”

“这事简单,”董建磊笑道,“他们现在缺钱得很,买人问题不大,九河乡的所有公章也都在卢家放着,要什么证都有。”

“嗯,”陈大河又说道,“买了人之后,再安排几个人演一出戏,把人都抢回来。”

“更简单,就演出戏呗,”董建磊点点头,他隐约明白为什么李慧芳没有出现了,合着连户籍都还在这里啊。

“老饶,”陈大河又看向饶山,“昨天几个弟兄都没事吧?”

饶山憨笑着摇摇头,“能出啥事,别说早有准备,就算真是意外,凭咱们几个的身手逃命还不简单。”

“没事就好,”陈大河笑了笑,“这次出来的弟兄,回去后每人发两百块的奖金,昨天开车的每人再多发一千,负责破路的多发五百。”

“太多了吧,”饶山睁大眼睛,“也没做啥事,用不着发这么多钱,”

“立功了就要有赏,奖金就按我说的发,你和老董也有,你们一人两千,”陈大河笑了笑,“弟兄们都是出了力的,不能让大家白干,以后把事做好了,奖金更多。”

董建磊和饶山咧着嘴呵呵直笑,没想到出一次活能有这么多钱拿,这个老板够意思。

“就是那些卡车可惜了,”董建磊咂咂嘴,“五辆大卡车就这么扔水里,捞起来也不能用了。”

陈大河呵呵一笑,“反正是从广栋军区买的淘汰货,扔了也没什么可惜的,回头再买新的。”

“老板,”董建磊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咱们不直接把这批货拉走呢,就凭那二三十号人,不到一分钟就能结束战斗,完了把车开走,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听到这话,陈大河也有点牙疼,他这次设的局,就是后世典型的商业诈骗套路,先撒饵后钓鱼,不仅第一批拉走的两车货是饵,就连后来卢家兄弟收来的五车货,里面也有一半是董建磊安排人卖给他们的,否则就这一个巴山余脉,哪来这么多的高档山货,区别就在最后一步,骗子是想办法全部拉走,陈大河是直接毁掉,坑别人的同时也坑自己。

刚开始制定计划的时候,他想的也是将这批山货都拉走,既能救李慧芳,自己也能赚上一笔,可临到头的时候,却突然被害妄想症病发。

什么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有人追问货源怎么办,让警察找到线索查到自己头上怎么办,一个个问题瞬间挤满大脑。

在不缺钱但缺乏安全感的情况下,陈大河果断要求董建磊想办法将这批货毁掉,嗯,只要能坑卢家就行,坑不坑自己的无所谓!

“咳,”

陈大河干咳一声,刚准备说话,董建磊几人就眼角抽抽,得,老板又要瞎扯了,这次不知道又要编什么鬼话。

可话到嘴边,陈大河脑子一转,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老董,通知在蓉城的弟兄,继续敞开了收山货,价格没关系,重要的是质量,只要是高档山货,来者不拒。”

“啊?”董建磊没想到陈大河是要说这个,茫然地点点头,“哦。”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