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奥利弗要来香江常驻确实让他挺意外,而且还要亲自负责电视台的管理,尽管她自己信心满满,可真的能做好吗,还是说有其他什么原因?

还记得当时自己说有一个项目可以考虑投资的时候,奥利弗还闹起情绪,一副完全不准投的样子,但一听是电视台,态度立刻发生了变化,莫非她是真对电视台感兴趣。

而奥利弗还是一如既往的否认,“有吗,我只是想通过电视台了解你们中国文化而已,既然要来这边,正好把电视台管起来,顺便的事。”

“好吧,你喜欢就好,”陈大河耸耸肩,“奥利弗,你上次说奥斯要再来中国,他什么时候过来?”

“他已经过来了,”说到父亲,奥利弗竟然撇撇嘴,“本来我和他约好一起过来北金,结果到了香江之后,他竟然自己一个人跑掉,又去了深阵那边,这个人真是一点也不靠谱。”

陈大河深以为然地点头,“嗯,很有同感,我去年遇到他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干的。”

两人相视而笑,开始聊起奥斯的糗事,没一会儿就天南地北不知道扯到哪里,直到茜茜回来,才发现已经到了晚上。

两女这一见面,顿时就是一阵叽叽喳喳,将陈大河远远地抛到一边,直让他摇头苦笑,女人之间的感情搞不懂。

第二天陈大河没有陪着奥利弗,反正有曾静姝在,用不着他,于是自己一个人跑到了文化部找翟国新。

“主任,武术队的事弄得怎么样了?”陈大河一来就开门见山,“你上次不是说要找体委的人商量吗,有戏没?”

说完才发现,翟国新正叼着一支烟,似喜似愁,好像是有着什么心思,给人感觉怪怪的。

“那事简单,”翟国新将烟屁股摁到烟灰缸里,“我和体委那边的人谈好了,这事由外联局、体委和琼斯公司三方进行合作,以你们两方为主,我们这边主要提供文化宣传支持。”

“哦,”陈大河追问道,“那收益分配比例呢?你们是怎么定的?”

“这个你们回头单聊,我不插手,反正我们占分配后收益的三成,”翟国新又摸出一支烟点上,表情古怪地看着陈大河,“大河,有个事可能得要你帮个忙。”

“要我帮忙?”陈大河先是一愣,随即失笑道,“主任你在开玩笑吧,什么事是连你都解决不了,还要我帮忙的,你解决不了的找我也没用啊。”

“还真就只能找你,”翟国新抹了把脸,放下手看着陈大河呵呵直笑,直看得他心里发毛。

“主任,你没事吧?”陈大河更加摸不着头脑,“你看着我笑干嘛,难道要给我升职了啊。”

“呵呵,”翟国新笑了两声将笑容收住,可过不到两秒,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我忍不住了,小子你知道不,抢你艺术品份额的那拨人闯大祸了。”

“闯大祸?”陈大河无语地看着他,“所以你现在就是幸灾乐祸了是吧。”

“哈哈,”翟国新边笑边说道,“他们在纽约的商店上个月终于开业了,可压根就没几个人去买,都说他们定价太高,主导这事的那个老肖还不服气,一模一样的东西,凭什么琼斯公司能把价格卖那么高,他们比琼斯公司便宜一半人家都还嫌贵,于是,他就,唉,小子,你知道他干了件什么事儿不?”

“我怎么知道什么事啊,”陈大河看着神神道道的翟国新感觉莫名其妙,今天这翟大主任是怎么回事儿,至于幸灾乐祸成这个样子么,而且这个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时脑子里灵光一现,等等,和自己没关系,那就是和琼斯公司有关系了,难道是?

陈大河身体前倾,看着他猜测道,“他们不会假冒琼斯公司的产品吧?”

“可不就是,”翟国新拍着桌子仰头大笑,“老肖竟然让他们做了一批跟琼斯公司一样的包装盒和商标,这回卖是卖出去了,可人家一回头就发现不是琼斯的产品,直接就找上门要求退货,还要给他们进行赔偿,”

说到这里,翟国新竟也有点感同身受,架着两根食指,“好家伙,十倍赔偿,卖出去的不过一万多美元,回头就要赔别人十几万,这些人真狠啦。”

陈大河已经是听得满头黑线,真亏那些人想得出来,我国刚加入知识产权保护公约,他们就玩了这一手,真是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他们给赔偿了吗?”陈大河关心的是结果。

“当然没有,”翟国新当即摇头,“他要是一开始就给赔偿就没后来的事了,被他们拒绝之后,那几个买了东西的人直接给商店发来律师函,将他们告上法庭,直到这时老肖才开始着急,到处找人想办法,所以说,这些人就不是干正事的料,他们能起来都是搞歪门邪道搞出来的,迟早得玩完。”

“所以呢,”陈大河拿眼睛瞄着他,“他们想的办法就是让我去帮忙解决?您看我这张脸有这么大吗?!”

“你是没有,但琼斯公司可以啊,”翟国新笑道,“只要你和奥利弗说说,由琼斯公司给这家商店一份授权,不就可以解决问题了,有了授权,那些人买的东西就是真货,他们也就没有起诉的理由,”

“当然,也不会让他们白忙活,”翟国新又摸出一支烟点上,“经过这次教训,老肖他们也算是跌了个跟头,不敢再玩什么直接出口自己去卖的把戏了,他们空出来的这部分份额,一半归琼斯公司所有,怎么样,这个回报满意吧。”

“呵呵,”陈大河躺到椅背上轻笑两声,看着翟国新说道,“主任,您要是这么想,那真是高看我了,别说我就是一个给他们跑腿的,就算是奥利弗的老爹出马,这事都没得谈。”

一听这话,翟国新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眉头紧皱地看着他,“你没开玩笑吧?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

之前他还有心情幸灾乐祸,那是因为笃定陈大河会帮忙把这件事解决,只要那几个人撤诉,对国家的声誉就不会有任何影响,可现在陈大河这么一说,顿时让他心里发毛。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