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菲强撑着站起来,留恋地抬头看着屋子里的每一样东西,不觉泪水已经挂满脸庞,赛琳挽着她,也低下头啜泣不语。

掏出手绢将脸擦干净,苏菲轻轻吐了口气,脸色竟然恢复了平静,看得陈大河暗暗点头,虽然刚才有点失态,但很快就能调整好情绪,这个女人不简单呐。

紧紧抓住赛琳的手,苏菲扭头看着陈大河,脸色露出一个还算灿烂的微笑,“恩佐,请跟我来。”

说完就拉着赛琳往后面走去。

陈大河挑挑眉头,坦然地跟在后面。

穿过后堂一条并不宽敞的通道,苏菲按亮点灯,昏黄的灯光照亮旁边一闪窄小的木门。

直接将门推开,里面是一条向下的楼梯,没有任何犹豫,苏菲径直走了进去,赛琳在后面还扶着她的手臂。

陈大河往里面看了看,不觉有些奇怪,去地下室干嘛?

跟着两人往下走,拐过一个拐角,进入地下室里面。

这时苏菲已经打开里面的电灯,映入陈大河眼里的,是一个五六十平方的空间,四周靠墙摆放着一排排整齐的木架,中间还有一张大木台,只是现在木台和木架都是空空如也,只在墙角放着两只大木箱。

苏菲叫过赛琳,两人一起将两个木箱的盖子掀起来,陈大河顿时视线一凝,这两个箱子里面装着的,竟然是来自中国的物件。

大部分是瓷器,还有少量的书画和玉器。

稍微缓口气,苏菲看着陈大河笑道,“恩佐,布鲁瓦家族现在只剩下这点东西了,虽然不值钱,但总归是中国的东西,你选两件作为纪念品吧。”

陈大河随手拿出一只半尺多高的圆口梅瓶,翻过来看底部,分明写着“大清乾隆年制”六字篆书款,不由得诧异地看着苏菲,“夫人,难道这些都是赝品吗?”

“当然不是,”苏菲睁大眼睛,“为什么会这么说,这些都是一百年前布鲁瓦家族的先祖从中国带回来的,”

似乎担心陈大河不悦,又补充说道,“当时的安东尼布鲁瓦先生在从事中法贸易生意,这些都是他从常驻中国的法国士兵的手里收购的。”

可陈大河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上面,而是问道,“既然是真品,那为什么您不将这些变卖了还钱呢?”

“因为卖不出去,”苏菲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而且这些东西都不值钱,加起来还不到两万法郎,我也试着问过人,可惜没人感兴趣,这才留了下来,其他值钱的古董早就已经被赛琳的父亲变卖了,可是缺口太大,银行的一百万,高利贷的五十万,现在也许是六十万了,那些也就刚好够还利息的。”

“不到两万法郎?还没人买?”陈大河感觉脑子嗡嗡作响,单是自己手里的这一只乾隆圆口梅瓶,放在后世分分钟都能拍出上千万的价格,换成美元也有两三百万,现在苏菲竟然说这两大箱子的东西竟然不值两万法郎?

这时候法国法郎兑换美元的汇率大概是七比一,也就是说这两箱东西竟然还不值三千美元,开玩笑吧?!

“是啊?”苏菲有些奇怪陈大河的反应,“除了一些极其罕见的东西,中国的藏品在欧洲价格一直都不高,普遍在几十美元左右,高的也就两三百美元,这里的总共有二十七件东西,我请人看过,他们给出了两千美元的估价,折算成法郎也就一万五的样子,本来我也想卖掉算了,可惜这家藏品公司不收,因为他们已经收了上百件中国古董,只是买的人并不多,所以不会再新增中国的藏品。”

陈大河满头黑线,这时他也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后世的中国买遍全世界的时候,其实那时候高昂的古董价格倒有八成因素是中国人自己炒起来的,挥舞着钞票买买买,还自己人跟自家人斗,人家不抬价才怪,结果最终都便宜了手握藏品的外国人,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确实收回了不少国宝。

只是,这个生意真的很值得做啊,算上通货膨胀的因素,单从表面价值来看,中国古董的价格貌似在三四十年的时间里翻了上万甚至几万倍啊,有什么生意比这个还挣钱的?!

他在国内的时候,不是没想过收购一批古董藏着,说不定以后还能整出个上规模的私人博物馆来,可他又担心这种大范围的扫货会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便一直按捺住不动,而如果走民间收藏的路线,他又没有这方面信得过的专家,恐怕到时候收来的九成都是假货。

当初在老家扫四旧仓库,折腾了那么久,扫出来的东西不也是让老校长丢了一大半么,这玩意儿太容易打眼,弄不好收藏不成反成笑话。

本来以为是收不了太多的古董藏品了,最多以后不时的买几件精品收着,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异国他乡竟然能见到这么高品质的古董,就凭他三脚猫的眼力,也能看出这箱子里的东西一大半都是皇家藏品,现在欧洲市场上的中国古董价格并不高,总不会有人疯了到这边来造假吧,最关键的是,这些东西的价格特么的比国内文物商店里的东西还低。

陈大河深吸一口气,冷静,冷静。

特么的冷静不下来啊,他似乎看到整个欧洲市场上的中国古董就摆在他眼前,只要有钱,要多少就有多少,论收益能力,琼斯公司算什么,银行又算得了什么,能有这个生意更赚!

“恩佐,你怎么呢?”苏菲看着陈大河似乎红了眼睛,还以为他是在为自己家族的际遇感到伤心,不由得心生感动,“恩佐,我们不会有事的,虽然这套房子明天就会被银行收走,但当时签贷款协议的时候,约定了溢价条款,如果银行能卖出去的话,哪怕比市场价稍低些,多出来的部分也够还欠下的高利贷,还能剩一些买套小点的公寓,虽然现在经济环境不太好,但这里的房子还是很抢手的。”

陈大河晃了晃脑袋,愣愣地看着苏菲,她刚才说什么来着,似乎说到了房子?

“哦,”陈大河眨眨眼,“夫人,这套古堡大概能值多少钱呢?”

“大概两百五十万法郎吧,”苏菲叹了口气,目光涣散,痴痴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赛琳紧紧地抱住她,妈妈的心思她当然明白,这里是布鲁瓦家族最后的一座古堡,留住这里,就能保住布鲁瓦最后的荣光,失去了这里,再想让其他贵族承认布鲁瓦的贵族身份,难了!

陈大河默默盘算着,两百五十万法郎,她们欠银行一百万,高利贷六十万,再算上利息,一百八最多两百万应该足够了,看来她们并不是完全没有退路。

不过,自己要不要买下来呢,这几天四处转悠,房产出售的信息很多,古堡类型的也不少,但这种市区贵族聚集区的古堡可就真没见到过,唔,就是两百五这个数字不太好听,折算成三十五万美元就好听多了。

只是现在古董也好,房子也好,都只是苏菲的一面之词,他还想再从其他途径了解之后,再决定要不要下手。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