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客户似乎没有反应,詹姆斯也不气馁,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道,“目前在欧洲收藏品市场上,来自中国的藏品价格并不算高,普遍在五十至两百美元左右,那是因为来自中国的古董普通货色太多,加上市场上对这类藏品的追捧比较少,价格自然就上不来,不过少数精品也能卖出高价,几千甚至几万美元不等,如果能从普通品类中淘到精品,就能狠狠地赚上一笔,市场上偶尔也能听到类似的故事,”

“再往上就是某些喜爱中国艺术品的私人收藏家的珍藏品,那些一般都是非卖品,所以无法预估价值,遇上喜欢的,而藏家也愿意交易,成交价超过十万美元也不是没可能的,总的来说,绝大部分的中国古董还是处于收藏品中的低价位水准,甚至还不如今年新进入欧洲市场的当代中国艺术品,因为这种数量太稀少,创作水准也高,反而价值更大。”

听到这里,陈大河眼神微动,心里猜测这个艺术品不会就是蒂埃里运作进来的那批货吧?

这个先不管,倒是詹姆斯的信息和苏菲说的稍微有点出入,或者说是更全面些,这样看来,貌似上万倍的收益还真不太可能了,不过哪怕是普通古董,放到三四十年后,几百上千倍的收益还是能保证的,要是收到精品就是大赚。

见陈大河终于有了反应,詹姆斯笑了笑,“在西伦敦诺丁山地区有一个波特贝洛路市场,那里也是欧洲最大的古董市场之一,拥有两千多个摊位,大量的普通中国古董充斥其中,如果您的目标是这一类,可以将这个市场作为扫货的选择地之一,但要想收购精品的话,就需要进入收藏品的金字塔顶层,那里才会有真正的好东西,只要有美元,哪怕是中国禁止交易的国宝也能搞到手。”

等詹姆斯一段话说完,陈大河才问道,“詹姆斯先生,请问贵公司有代收藏品这一类的业务吗?”

“没有,我们只专注于咨询领域,”詹姆斯遗憾地摇头,“不过我们可以向您推荐一家专业的艺术品公司,他们不仅能帮您收货,还能鉴定所有藏品的真假,如果以后您通过其他途径鉴定出赝品,可以随时找他们退款。”

陈大河笑了笑,这一点倒是和后世国内的古董店不一样,在那里讲究的是钱货两清概不退货,买到假的只能怪自己眼力不行。

唔,或许可以将这个作为选择之一。

抬手示意詹姆斯继续。

“再说第二个问题,”詹姆斯继续说道,“关于布鲁瓦家族的,布鲁瓦家族最早是在十七世纪波旁王朝时期受封为伯爵,也曾经显赫一时,不过到第三共和时期就已经沦为子爵,家族一度没落,直到十九世纪后期,布鲁瓦家族的一位族人随军队远征,开拓远东商道,获得大量收益之后才重新崛起,可惜后来一直人丁不旺,到现在仅剩朱利安.德.布鲁瓦先生和他的妻子女儿三人,现在的布鲁瓦先生在年轻时继承了家族远洋贸易的生意,但这方面的业务竞争日益激烈,生意也越来越难做,于是他一心寻求转型,”

说到这里,詹姆斯顿了顿,端起自己的咖啡杯喝了一小口,随后笑了笑,“然后他就遇到了您的第三个问题中的主人翁,杰罗姆先生,安德烈斯.冯.杰罗姆。”

陈大河突然抬起头,“他是德国人?”

德国贵族和法国贵族的前缀名不一样,法国是德,德国是冯。

“法籍德裔,”詹姆斯点点头,“纯正的日耳曼血统,德意志人,二战结束后随父母到法国定居,在巴黎大学金融专业毕业之后,进入大众银行,先后在分行营业厅、信贷部、风控部和投资业务部工作,最后因业绩出色升迁至投资业务部副总经理职位,直到昨天晚上九点,因投资失利造成巨额亏损,引咎辞职。”

陈大河看着他笑道,“尼尔森的消息很灵通啊,昨天晚上的事今天早上就已经知道了。”

詹姆斯眉头跳动,“事实上在昨天晚上十点我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整体经济状况下行,恐怕请他的意向聘书已经堆满了他的案头。”

“他不是因为投资失利辞职的吗?”陈大河有点好奇,“听你的意思,他似乎依然很抢手?”

“杰罗姆先生是一位完美的执行者,”詹姆斯笑道,“只要你告诉他投资方向,他总能做到最好,但是,他并不具备一个真正的成功投资人应有的战略眼光,否则他就会是大众银行投资业务部的总经理甚至执行董事,而不只是副总经理。”

听到这话,陈大河反而来了兴趣,他要的就是这种稳重型的执行者,而不是冒险型的投资家,以他对未来经济走势的把控,有谁能在战略方向超过他的?而且杰罗姆的德裔身份也让人更放心,这几天在巴黎的大街小巷转悠,让他对法国人的生活态度深有体会,热情、奔放、浪漫,偏偏与金融所需要的严谨无缘,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没去找猎头公司的原因,如果不是昨晚的这场意外,他都准备去瑞士了,那里才是欧洲金融人才最大的聚集地,也更容易发现人才,只是自己那家位于非洲的小银行能不能吸引人过去就不好说了。

“说回布鲁瓦先生,”詹姆斯继续说道,“他很早之前就与杰罗姆先生相识,曾经也多次找杰罗姆咨询投资意见,并取得一些不小的回报,直到三年前,由于杰罗姆投资了几个小项目,收益还不错,于是他便着手计划一个大项目,而鉴于他过去二十年的表现,大众银行投资部批准了他的这个计划,出于对杰罗姆的信任,布鲁瓦决定押上一大笔赌注,他抽空了布鲁瓦家族的所有资金,全部投入到这个计划之中,”

“但是很可惜,”詹姆斯耸了耸肩,“杰罗姆的投资前提是经济环境整体好转,但事与愿违,欧洲经济一路下滑,法国法郎更是多次贬值,结果这个运行了两年多的项目造成巨额亏损,布鲁瓦的投资自然也是血本无归,为了挽回家族生意,他不得不四处抵押借贷,寻求挽回原来的贸易生意,可这时候他的公司原本的市场份额早已被其他公司瓜分干净,借的钱也亏了进去,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一家银行愿意再借钱给他,他唯一的出路就是申请破产,然后搬离塞纳河边的古堡住所,租一个小公寓,去给别人打工还债,”

“这时候杰罗姆站了出来,用自己仅剩的一点信誉替他担保,帮他用那座小小的古堡作抵押,贷款一百万法郎,试试能否起死回生,”詹姆斯两手摊开,笑了笑,“但很显然,布鲁瓦先生又失败了,并连累杰罗姆先生不得不辞职,如果没有其他意外,布鲁瓦家族最后的荣光也将彻底散去,也许在明年的贵族统计中,就不再有布鲁瓦的名字。”

陈大河抿着嘴若有所思,詹姆斯是将两个人连在一起讲的,虽然介绍得不是很清晰,但对布鲁瓦家族没落的来龙去脉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想了想又问道,“你知道布鲁瓦先生现在人在哪里吗?”

詹姆斯摇摇头,“不清楚,他在大约一周前离开巴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该不会觉得无颜见人,自己一个人跑到哪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自我了断了吧?陈大河恶意地想着。

一个大男人,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不管,反而留下孤儿寡母来承担,这样的男人还真是让人无语啊。

时间不觉过去一个小时,詹姆斯的助理正好送来一叠报告资料,陈大河接过翻看,资料不多,但内容比较详细,尤其是杰罗姆的资料,有他过往的所有经历,这份报告总的来说和詹姆斯刚才口述的基本相符,就凭这点,他这个主管就不是白当的。

“先生,”詹姆斯从助理手中接过两张纸放到陈大河面前,“我们还需要补签一份合同,您可以先过目。”

陈大河扫了一眼,很简单的制式合同,便直接拿起笔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递了一份给詹姆斯。

詹姆斯看了看落款,没头没尾,只有一个恩佐的花体法文签名,他也不介意,反正只是走个形式,是不是全名不重要,甚至是不是真名也不重要,顺手递给站在一旁的助理,笑着说道,“恩佐先生,再附赠一个消息,因为没有经过证实,所以不收费,布鲁瓦先生的夫人,苏菲布鲁瓦女士,传言她并不简单,听说早前布鲁瓦家族的生意很多时候都是她在家里做决定,在布鲁瓦先生决定转型的时候,她也曾经坚决反对,不过最终做主的人毕竟是她丈夫,她做不了什么。”

不管这位神秘的客户对布鲁瓦家族是敌意还是好意,这条消息都应该会有点用处,反正是一句话的事,他也没损失。

陈大河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笑道,“如果还有咨询,我会再找尼尔森。”

说完便站起来伸出右手,“谢谢,我对詹姆斯先生非常满意,不过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詹姆斯也随之站起来握手,“很感谢恩佐先生对尼尔森和我的认可,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从尼尔森出来,陈大河先将罗蒙打发回去,他已经决定和苏菲合作,这件事就没必要让他知道了。

看着银色奔驰走远,陈大河一个人等在路边,准备打车去苏菲那里,现在还不到十一点,时间上还来得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