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有许多未尽之言,比如他的来历,为什么想要隐藏身份,做这件事的动机是什么,明明昨晚还对中国古董的价格不甚了解,可今天就似乎很熟悉,还有,为什么会选中自己做这个代理人,这一切,苏菲都没有答案,她也不想去深究。

如同她自己所说,除了接受恩佐的提议之外,再没有第二条路可供选择,接受了,还能暂时保住布鲁瓦最后一点颜面,拒绝,则意味着布鲁瓦家族从此与上流社会绝缘,哪怕以后重新起家,也再不会被人承认那份贵族头衔,而且这次跌下去,还真的能重新爬起来吗?!

在这个家里就有一台打字机,苏菲没有经过任何草稿,直接敲出一份普通的贸易合同,上面简单列明了甲乙双方的权利和义务,除了没有明确乙方提供的货物是中国古董之外,其他条款与两人商谈的没有多大出入。

苏菲将打印好的合同递给陈大河,“恩佐,你看看,如果没有问题就请签字吧,我将关于供货内容的部分挪到了附加合同里面,这份是要拿给外人看的,不方便明确商品信息,只以艺术品代替。”

陈大河拿着仔细看了一遍,点点头,“可以,不过我要说明一下,收购的中国古董基本上只限于从中国流出来的物品,那些用于外贸的外销品不在此列,当然,用于馈赠给各国皇室的特殊物品除外。”

苏菲笑了笑,“明白,物以稀为贵,量产品的价值确实不高,升值空间也有限,不过,如果遇到很有价值的欧洲藏品,需要收购吗?”

陈大河想了想,“可以,但必须是真正的好东西,最好是油画之类的,而且金额不要太大,我的主要目标还是中国古董。”

“你的眼光不错,”苏菲笑道,“欧洲艺术品价值最高的还是油画类,我会记住的。”

又打了两份附加合同,一起签字画押,双方的雇佣关系就算成了。

陈大河将两份合同放到背包里,笑着问道,“夫人,等下和银行的人谈,需要我在场吗?”

苏菲摇摇头,“这个并不是必要,他们只想要钱而已,有了钱自然会离开,除非,”

扬了扬手里的支票,苏菲笑道,“你这张是空头支票。”

陈大河哈哈一笑,将背包甩到背上,“那我先回去了,这身样子可不太好见客人。”

苏菲和赛琳两人将他送到门口,看着他离开,赛琳转过头问道,“妈妈,你说恩佐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个好人,”苏菲扶着她的肩膀,“不管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现在的情况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赛琳,你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以后布鲁瓦家族就靠我们了,每一分微小的机会,我们都不能错过。”

赛琳挽着妈妈,用力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妈妈,只要能摆脱危机,爸爸他会回来的。”

两女一起看了无人的道路一眼,然后互相搀扶着往回走。

聘请苏菲来收购古董,看似有些大材小用,但陈大河有自己的想法,如同詹姆斯所说,委托一家专业的艺术品公司来做这件事,肯定能取得更大的效果和收益,但对于他来说,这笔交易其实只能算是铺垫,有了这层关系,等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就能用得上了。

这个决定很仓促,却是陈大河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欧洲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这里有很多老牌企业,也有更多的有钱人,以后他的生意肯定免不了与欧洲打交道,但是欧洲很排外,欧洲的上层社会更加排外,别说是一个中国人,就算是美国那边的新贵,也很难得到欧洲上流社会的认可,所以想要攻破这个堡垒,就必须从内部想办法。

而这个即将破产的贵族家庭,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代言人,即便布鲁瓦已经在实际上破产,但只要这个贵族的名头还在,苏菲想要去拜访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提议将布鲁瓦家族从贵族名录上除名的人,都不会轻易拒绝,至少会打发一个亲近的管家来接待,这是他们自己制定的规则,维系着显示其高人一等,早已落幕的贵族荣耀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打破了,就意味着在抽自己的耳光。

其实在欧洲,像布鲁瓦这样濒临破产或已经破产的贵族还真不少,从法国发布的贵族名录上就能看出来,几乎每年都有那么几家从名录上消失,而还保存在名录中的,也有不少成为某些商业新贵的代言人,毕竟荣誉再珍贵,失去了就一文不值,还不如趁值钱的时候换取一点利益回来,贵族,真的只剩下一个头衔,实际上早已经落幕了啊。

这些东西在尼尔森给的资料中都有详细记载,那几千美元并没有白花。

所以陈大河在看过之后,对苏菲是否接受这项提议并不感到特别紧张,如果她不愿意,大不了再重新找一个就是,相信尼尔森很愿意接下这笔咨询单,当然,现在的结果是最好的,既省了他的事,又有拯救赛琳的情谊在,玩花样的几率会更小,比起重新去找要好太多。

回到酒店,陈大河先洗澡换衣服,然后拨通了一个香江的电话号码。

漫长的等待之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这里是奥利弗琼斯,请问哪位?”

“奥利弗,是我,”陈大河笑道,“睡了吗?”

香江比巴黎要早六个小时,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

“原来是你啊,”奥利弗明显放松下来,“我从早忙到晚,刚刚才回酒店,都还没洗就接你的电话了,睡什么睡啊。”

“这么忙啊,”陈大河摸着下巴,有些不好意思,“要不你先去休息,我明天再给你打电话。”

“哪天打都一样,一直都是这么忙,”奥利弗没好气地说道,“有事就说。”

“奥利弗,我觉得你应该在香江买套房子,”陈大河并没有立刻说正事,而是关心起她的生活来,“然后请两个菲佣,这样回家后就有好吃的,休息得也更好。”

“我是有这个想法,”奥利弗转动有些僵硬的脖子,踢掉脚上的拖鞋把腿缩到沙发上,“打算过两天把事情安排好之后,就去看房,这两天我也问过人,他们说清水湾那里的山顶别墅不错,你知道那里吗?”

“知道,富豪区嘛,”陈大河笑了笑,“不过要是住在那里的话,就得多请几个保安,而且你也最好身边带几个保镖,香江的治安可不怎么好。”

“嗯,”一听到这个,奥利弗似乎深有体会,“确实不好,尤其是在九龙那边,一到晚上就有好多打架的,我现在都不敢去那里,可是这里都没有专业的保镖公司,请不到人啊。”

陈大河咂咂嘴,“奥利弗,你说我们自己开一家安全公司怎么样?”

“安全公司?”奥利弗先是一愣,接着哑然失笑,“陈,你不会因为我要请几个保镖,就想着开一家安全公司吧,我跟你说,这种公司可不好开,不仅需要专业人士来管理,更需要政府的支持,否则枪牌就是不小的麻烦。”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