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刚搓着手掌,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是有份书面报告的,我不知道您已经回来了,就没带过来,刚才还想回去拿了报告再过来,既然您让我进来,我就先说给您听了。”

陈大河无语,那是自己的错咯?!

抓着脑袋想了想,该做的都做了,好像现在自己也给不了董建磊那边什么意见,不如,让他直接和杰罗姆联系?

反正以后他们是要打配合的,提前联系沟通下也好,至于一边不懂中文,一边不懂英语法语的事让他下意识忽略掉。

当即摆摆手说道,“既然他都有了准备,我就不多说了,你跟他说,我派他过去,那边的事就全权交给他了,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另外过几天我再安排个人跟他取得联系,以后有什么问题他们协商解决,还有决定不了的再让你来找我。”

“是,”陈刚点点头,“那您还有其他吩咐吗?”

“没了,”陈大河站起来,“走吧,今天晚上就在这儿吃个便饭。”

平时家里也都是这个时间点开饭,今天家里又来了客人,估计兰婶早就准备好了。

“不用不用,”陈刚赶紧站起来连连摆手,“那边还有事儿,我还得赶回去。”

“再忙也得吃饭,”陈大河拍拍他胳膊,“听我的,来吧。”

说着就往外走,陈刚苦着脸跟在他身后,不知怎么有种被师长请客的感觉,这种饭能吃安生才怪。

“对了,老陈啊,”陈大河边走边说道,“你们既然人手紧张,怎么不多找几个人过去,总不会是怕开工资吧。”

“没有,”陈刚快走两步,落后他半个身位,“主要是我们那边的人差不多都去了深阵,董哥说不能因为这边的事耽误了工厂那边的工作,就只抽调了我们这些人过来。”

“嘿,这个老董,”陈大河摇头失笑,“你们再抽能抽几个人,那边少几十个也没什么影响,可对你们这边帮助就大了去了,回头你找下老饶,让他再给你们增派点人手,别怕开工资,你们自己的工资也不能太低,给大家多点钱,大家干劲也足,这样才能把公司做得更大,也才能帮助更多的人。”

“真不用,”陈刚压低声音说道,“马上就是退伍时间,到时候又会多出一批退伍老兵,饶哥已经和部队老首长说好了,接收两千人,我们这边能分到七十人,补足一百个。”

“这样啊,”陈大河脚步一顿,点点头,“那也行,不过人员这一块可要把好关。”

陈刚这时候倒也机灵,立刻说道,“您放心,弟兄们嘴都严着呢,谁都不会多说一个字,而且等把公司挂靠到部队,就更没问题了。”

陈大河笑了笑,路过会客室的时候叫上奥斯,又让茜茜去请蒂埃里和丽莎,三拨客人一起招待,倒也省事。

吃完晚饭,不用多说,奥斯肯定住在这里,蒂埃里和丽莎也懒得回去,自己找了间客房住下,他们两个对这里熟得很,连客套都省了。

看着被灌得半醉半醒的陈刚,陈大河叫来叶正根,“老叶,你送他一下,图安开车跟在后面,跟老叶一起回来。”

“不用不用,”陈刚打了个饱嗝,哈出一口酒气。

喝了酒的他显然比刚才要洒脱得多,红着脸嘻嘻哈哈笑道,“这点酒没事,以前我在部队,每次出车前我师傅都灌我半斤老白干,路上还得喝两斤,我师傅说的,开车不喝酒,手脚都在抖,开车不吸烟,安全大过天。”

陈大河两眼发直,还有这种说法?

不过看他那样子也懒得问了,直接让叶正根和图安把他夹上车送走。

接下来一段时间,奥斯整天早出晚归,泡在老北金的胡同里神出鬼没,留下一张张时间的定格,陈大河特地派了图全和关鹏过去跟着他,就怕他被那些大小混混给揍了,要是奥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他可没脸去见奥利弗。

时间刚刚踏入十二月份,陈大河突然接到王赟从尚海发来的电报,上面就四个字,速回电话。

看着手里的电报,陈大河眉头紧皱,这几个老爷子平时没事绝不会主动找他,最多也就是写写信,王老爷子甚至连信都没怎么写过,今天却突然发来这样一封电报,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快步走到书房,不用翻电话本,直接一个号码就拨了出去。

好不容易等到电话接通,王老爷子劈头就是一句,“小子,出大事了,明年的洪门大会你不用过去了。”

“啊?”陈大河一愣,顿时眉头紧皱,“怎么回事,他们要反悔?”

“不是,”王赟语气很是古怪,听不出是开心还是伤心,“就你保下的那个关三,他已经去了檀香山洪门总部,洪门和善扑营的事儿彻底解决了,所以你就不用过去了。”

“啊?”陈大河更加惊讶,“他过去了?什么时候去的?”

“差不多七八天前去的吧,”王赟还咂吧两下嘴,“好家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洪门总部,差点没把那些老家伙给吓死。”

“不是,”陈大河额头上的冷汗刷地一下全冒了出来,“我说王老头,你有没有点谱,说重点行不行,关老他是死是活,现在人在哪里?”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真把他给吓着了,事情解决只有两种可能性,一个是关三打了通关,一个就是被洪门的人打死,要是前一种还好,如果是后一种,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这些人交代,尤其是金贝儿,她还每天盼着爷爷回来呢。

“活的,在哪里不知道。”

王赟果然只说重点,可气得陈大河牙根直咬。

不过听到关三还活着,总算稍微松了口气,陈大河牙根紧咬,从牙缝里冒出一股冷气,“王老头,找事儿是吧你?”

“我好心好意通知你,怎么能说我是在找事呢,”王赟觉得自己很冤,好人没好报啊。

陈大河吐出一口闷气,“那行,你现在从头到尾,给我把这事儿讲一遍。”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