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伊始,陈大河就开始马不停蹄的跑起来。

第一批自然是李老罗老带他认识的那帮老爷子,这些老神仙任何时候都是需要放在第一位的。

这种门生故吏数不胜数的老学究肯定不缺人拜见,下面的人自然而然会形成一种默契,关系近的重要的先去,关系一般不重要的后去,至于谁重要谁不重要,哪个心里还没点数,或许会早两天晚两天,但总归差不离。

去年为了避开拜访高峰期,他还特意晚了几天过去,结果惹得几位老爷子不高兴,说什么老李不在北金,你小子就不认老爷爷了,吧啦吧啦之类的,差点没把陈大河唠死。

今年就吸取教训,把这十来位老爷子全部排前面,后面是文化部的领导,再往后才是其他人,罗老爷子被排在最后,还乐呵呵的屁都不放一个。

自家孙子没那么多讲究,放最后才来说明没拿他当外人。

全部跑完花了一个星期,将奥斯送上第一班直航纽约的飞机之后,这时候学校也开始准备期末考试,今年春节比去年要稍早几天,考试时间也就比去年早些,考完试就该放寒假了。

几天的考试风平浪静过去,考完最后一科,郑新和邀请全班同学到他的小餐馆去吃年尾饭,已经转到法律专业的李慧芳也在,虽然不在一个班上,但平时还经常见面,也没怎么生疏,依然一团其乐融融。

“芳姐,在那边还习惯吗?”

陈大河就坐她旁边,问起她的近况。

“挺好的,”李慧芳还是那副嫣然轻笑的模样,“就是学习紧张了一些,要赶进度就得这样,不过应该能及格,一年级的专业课也上个月补考通过了,后面只需要跟上其他同学的进度就行,都是些死记硬背的东西,比学法语简单多了。”

“这么好啊,”彭雪晴皱着鼻子,“芳姐,我也想转系,法语太难学了。”

“净说胡话,”李慧芳嗔怪地瞪了她一眼,似乎意有所指,“我看是赶你都不会走。”

“那可不一定,”彭雪晴神情幽幽,“我还想明年出国留学呢。”

“出国留学?”李慧芳睁大眼睛,“明年也才大三,太早了些吧!”

“就是,”王亚东听到也凑过来,“怎么这么突然,之前也没听你说过啊?”

彭雪晴眼神斜视看着某人,“之前我就说过想留学的,不像有些人,口口声声不去留学,结果跑得比兔子还快。”

桌上众人齐齐一愣,一起扭头看向陈大河。

王亚东咯吱一下转过脖子,差点没扭出颈椎病来,眼睛瞪得老大,“小班长,你也要去留学?”

陈大河苦笑,之前他确实说过不去留学的话,可计划哪有变化快,自己这一年动作太大,不避避风头早晚会引火烧身,哪怕躲在学校专心上课都没用,只要自己人在这里,就不可避免和公司里的人接触,不引人怀疑才怪,可这些东西没办法跟外人说啊。

本来这事他打算过完年再跟大家说的,没想到今天被彭雪晴捅破,这么早就曝光了。

“你真的要出国留学啊?”李慧芳看到陈大河这幅表情,就知道雪晴没乱说,“去哪里?什么时候走?”

陈大河笑笑,“瑞士苏黎世大学,明年八月份过去。”

王亚东恨恨地拍着他的肩膀,“你小子,不厚道!”

“唉,”陈大河长叹口气,“师命难违啊,老头子要赶我走,我有什么办法。”

将黑锅丢给李老头,心里一点负担都没有,反正又没给他惹麻烦,利人利己何乐而不为呢。

“师命难违?”彭雪晴鼓着嘴巴,“你总不会是在说林老师吧?”

班上同学都知道,无论是以前的马安国还是现在的林丹萍,都管不了这个无法无天的陈大河,而且这个消息还是她无意中从林丹萍那里听来的,这事连林老师都不清楚,迷迷糊糊地帮着陈大河办手续。

“怎么可能,”陈大河摇摇头,“我说的是李中和。”

“谁?”……

这时另几桌人也注意到他们谈论的话题,听到这个名字,齐刷刷地站起来,十八双眼睛一起盯着他。

“这么激动干嘛,”陈大河耸耸肩,“没错,就是你们心里想的那个老头子。”

“我的天,”彭雪晴捂着嘴,眼睛瞪到极限,“李老先生是你的老师?”

“啊,”陈大河夹起一颗花生米丢到嘴里嘎嘣嚼着,还很随意的招招手,“大家都坐,这么客气干嘛。”

“客气?”

王亚东目露寒光,冲几个兄弟使了个眼色,下一刻几人一起动手,勒脖子的抓手腕的抬大腿的,一下子把他给抬起来,啪的一下丢到墙边站着。

所有同学随即将桌椅挪开,然后围成半圆,一个个凶神恶煞地盯着他。

“咳咳,”郑新和满脸严肃上前两步,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指着他,“我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你是主动交代,还是让我们严刑伺候,自己选!”

陈大河两手举高,目光诚恳脸色坦率,“我坦白,我交代,李老师下放劳动就在我家,近水楼台先得月,在我的苦苦哀求下他终于收我做了学生,不过来上大学之后,他不准我在别人面前提这层关系,就这样。”

“就这么简单?”郑新和看陈大河连连点头,随即惋惜地一声长叹,“难怪你法语基础这么好,我怎么就没这么好命呢!”

彭雪晴眨眨眼,“难怪去年我拉你去找李老先生,你表情那么奇怪,哼,那时候你心里肯定在偷笑,坏人!”

“难怪你经常不上课学校还不追究,而且还能在文化部挂职,”李慧芳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难怪可以这么早就去留学,”王亚东咬牙切齿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搞关系走后门,可耻!”

随即脸色一变,嘻嘻哈哈地替陈大河揉着肩膀,“小班长,能不能也帮我办个留学啊,跟你一个学校就行!”

众人齐齐鄙夷地看着他,“谄媚之徒,可耻!”

玩笑过后,将桌椅恢复原位,大家的话题也转到留学上来。

“哎,小班长,给我们说说呗,”彭雪晴眯着眼睛,“出国留学是怎么办的?”

陈大河笑着摇摇头,“我这是个例,对你们没有任何参考价值,不过我听说国家正在研究关于自费出国留学的暂行规定,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就会颁布,到时候你们可以研究一下,不能自费的,就只能申请公派留学了,只是名额太少,而且基本上都是向理科倾斜,咱们没什么优势。”

十几个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心里各自想着心事,最后郑新和拿起酒杯敲敲桌子,“有条件想出去的也好,没条件不想出去的也好,总归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想那么多干嘛,吃完这顿各回各家,过完年照常回学校上课,这才是正经。”

“喝酒喝酒,”王亚东也拿酒杯敲着桌子,小饭馆里很快又热闹起来。

其实大家都清楚,全班同学除了陈大河,也就只有王亚东和彭雪晴可能有条件出国,其他人还是安安分分等毕业后分配个好工作,想那么多干嘛。

再说了,外国的日子也未必好过,少数几个人心里酸溜溜的想着,但很快就抛到脑后。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