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校长开出来的礼单东西并不算多,不过六样而已,腊肉腊鱼腊鸡老酒这些家里都有,只有布匹和首饰要另外去买。

这里首饰还好说,直接去金铺买就行,不过县城里的款式更多,还是去那里买更好,反倒是布匹不好弄,需要布票,还好镇上就有纺织厂,生产的布匹虽然算不上高档货,但质量也不差,颜色品种也多,凭陈德山的面子找上门去应该可以解决。

另外这些东西怎么弄过去也是个问题,茜茜他们现在住县城,距离平安镇八十多里路,不可能按古礼挑过去的,只能找辆车拉过去,再请人挑进门。

“纺织厂有拉货的小货车,服装厂也有,”陈德山说道,“我先去纺织厂买布,顺便找他们王书记借车,你先回去。”

大队上办的酱菜厂虽然效益不错,但还也没车,出货都是靠马车拉到码头上装船的,不然也不需要去别的厂借。

陈德山和黄玉芝去纺织厂,陈大河没回家,而是去了离二中不远的上剅大队办公室,他还惦记着给大哥打电话的事。

到了地头,大队书记杨向明正忙活着盘账,看到陈大河立刻将账本合上,站起来哈哈大笑,“你小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我还打算中午去你家蹭饭呢。”

昨天陈大河让车送回来的事村里好多人都知道,他自然也听说过。

“中午没饭,老爸老妈都出去了,我还想到你这儿打秋风呢,”陈大河大马金刀地坐到他对面,两手撑在办公桌上,“杨叔,听说你发了啊。”

“发什么发,”杨向明坐下笑骂道,“要发也是上剅大队发,老子发个屁,你们家今年不也没少赚,唉,不对啊,你昨天才回来,你妈不给你做点好的,跑出去干嘛?”

“买东西,定亲,”这事没什么可隐瞒的,陈大河嘿嘿笑道,“我和茜茜准备先订婚。”

“好事儿啊,”杨向明咧着嘴哈哈大笑,“行啊你小子,终于想好定下来啦,要我说你早该定亲了,人家大姑娘家家的一回来就往你那儿跑,完全不管别人怎么看,这么好的姑娘可不得抓紧,什么时候办事,叔送你们俩一份大礼。”

“这次就不大办了,怕影响不好,”陈大河笑道,“不过你的大礼可不能少。”

“有什么影响不好的,定亲那是人伦大道,怕个球,”杨向明满脸的不屑,“我看你就是想空手套白狼,只管收礼不管饭。”

“呵,让您老看穿了,”陈大河面不改色,“就您老这胃口,我怕把我家的年货都给吃光咯。”

“滚蛋,”杨向明没好气地说道,“再能吃有你爹能吃?好家伙,八个人一天能干掉二十斤猪肉,要不是厂子里挣了点钱,压根就请不起他,最可气的还是那些猪肉全是找你家买的,我花钱买你家的东西请你爹吃饭,老觉着亏得慌。”

现在猪肉供应还在限量,他们这家新冒起来的工厂可没那么多有待,分到的肉票有限,还好陈家属于上剅大队,养的猪也是卖给大队上,他才能动动手脚,当然不止找陈家一家买,买来的也大部分都当福利发给工人了。

说到厂子,陈大河也有些好奇,“哎,杨叔,你这厂子怎么弄的,一年就能做这么大?”

“哈哈,哈哈,”杨向明仰头大笑,以前都是自己求到这小子头上,这回反过来让他刮目相看了吧。

“其实也没啥,就是拖了一大车去县城,一大车去地委,找县里和地委的领导死磨硬泡,拿到供销社的采购份额,再让黄大利领帮人四处推销,结果没想到卖得还挺好,不光是咱们荆江这边卖得好,还卖到省城,卖到省外,这不就越做越大了么。”

杨向明得意洋洋地说着,“他们其他几个大队,还有别的地方的人都想跟风,也做酱菜卖,可我是谁啊,哪能让他们得逞,一开始我就打口碑树品牌,从包装到质量都按最高要求抓,他们产出来的东西,和咱们的摆在一起,一看就不一样,而且价格都差不多,那老百姓当然是买咱们厂的货,后来有几个外地的还想仿冒咱们厂的包装,让黄大利他们那帮销售员发现,我直接找到地委去告状,让他们被狠狠地臭骂一顿,哼,要不是茜茜姥爷说好话,看我饶不饶得了他们。”

陈大河撇撇嘴,他算是听出来了,要不是有茜茜姥爷干涉,你看那些人会不会挨骂,估计他能拿到供销社的采购也跟茜茜的爸爸和姥爷有关,而且树品牌抓质量这些都是自己出了主意好不,你哪来这么大的心脏敢当着正主的面耀武扬威的!

算了,难得上剅村扬眉吐气一回,就让他嘚瑟吧。

“那这里的其他几个大队就没什么动作?”陈大河问道,“看着上剅吃肉,他们不可能没想法吧?”

“当然有,”杨向明嘿嘿一笑,“他们先是自己建酱菜厂,可惜销路打不开,亏了不少,后来找到镇上刘书记,非得要分一杯羹,我怎么可能答应,就算刘书记提出把工厂收归镇上管也没用,上剅大队的人根本不可能答应,我当时就跟刘宝华拍了桌子,他要敢这样做,我就敢拉全大队的人来堵镇政府的门,哼,谁怕谁啊。”

“你真牛,”陈大河无语地竖起大拇指,杨老大还毫无自觉地自嗨。

这种事在后世想都不敢想,可这时候的基层干部就真敢这么干,动自己身上这层官皮可以,动老百姓手里的窝头就是不行。

“后来啊,我还是让了他们一步,”杨向明说着说着翘起了二郎腿,“让他们给咱们厂供货,也算是照顾他们,这才都消停下来。”

那就难怪,单凭上剅村自己产的菜,要供应一家五百多人的酱菜厂根本就不可能,能撑起百来人的工厂就不错了,现在可不像后世搞集中种植的时候,大部分的土地都需要种植上面下达的任务粮,只有少部分自留地可以种菜,也只有加上其他大队的产出才能支撑起这家工厂的产量,双赢罢了。

“哎,大河,”杨向明突然看着他说道,“你还没尝过咱们厂的酱菜吧,正好我这儿有,给你尝尝。”

说着从下面柜子里拿出一只瓷坛子搁到桌上,陈大河拿起来看了看,不禁有些咋舌。

比起后世超市里卖的那些下饭菜的规格大小,这个一瓶就能装那种五六瓶,超过二十公分的高度拿回家当个酱坛子都没问题,呃,貌似这本来就是酱坛子。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