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那边的主要战事虽然已经结束,可零星交火就没停止过,那里就是个绞肉机,别说是战士,军官丧命的都不在少数,陈大江要是过去,能不能回来还真不好说,难怪刚才在电话里会说那种托付的话。

可现在陈大江主动打了申请,上面也已经批复,别看陈大河刚才说得那么玄乎,什么一个电话就让他滚回来,那都是唬人的,就算真有这种能改变军令的人,他也不认识啊,木已成舟,只能认了。

深吸两口气,平复好心情,陈大河轻声问道,“老大,无缘无故的,你为什么会主动打申请?还有,那两千块钱是干什么用的你还没说,总不成是因为马上要上战场了,给自己准备的断头饭吧。”

“呸呸呸,有你这么说的吗,你还是不是我亲弟弟了啊,”陈大江黑着脸,嘴里发苦,“是这么回事,去西南那边是轮流调配的,上一次调人的时候,我在的连队有几个战友被选中,半年之后,十个人,只,只回来六个,”

说到这里,陈大江声音有些哽咽,“回来的人,一个没了右手臂,一个没了左腿,还有一个,两条腿都没了。”

“那,”陈大河感觉自己的嗓子有点发哑,“钱都给他们了?”

“嗯,”陈大江很是低落,“发下来的抚恤金和伤残补助都不多,我们连的战友就都凑了点,我也把攒了一年多的钱都捐了,还是很少,后来部队上说要选拔第二轮的人上战场,本来是轮不到我们连队的,可我们还是都报了名,这回我的申请通过了,连队就给我批了十天的探亲假回家,就这样。”

后面的不用说,家里挣了钱,看老大回来就给了他两千,如果没有这事,老大是肯定不会要的,但为了补助战友,这钱就拿了,这才引出陈大河的这个电话,要不然他上战场的事可能家里谁都不知道。

陈大河叹了口气,这事自己还真没这个脸去阻止他,无论是为国尽忠也好,还是为战友复仇也好,老大要是不走上一遭,他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自己只能从其他方面给他点帮助了。

“老大,”陈大河轻声问道,“你那四个战友家里条件怎么样?还有那三个受伤的,工作安排了吗?”

“老赵他们三个办了退役,本来部队是想给他们老家的地方上发函,请适当照顾安排工作的,让他们拒绝了,用他们的话来说,死了的兄弟也不少,他们能活着回来就是赚到,也别无所求,这些机会还是留给更需要的人吧,至于牺牲的那四个,”陈大江顿了顿,吐出一口长气,“都是农村出来的,跟咱们家以前差不多,甚至还更差一些。”

那就是条件不好了,赤贫家庭,兄弟姐妹多生活压力大,估计他们能被选中参军,就是家里最大,也是唯一的希望,但现在人没了,希望自然也就没了。

“咳,”陈大河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子,缓了缓情绪,“老大,你替我问问他们,家里有没有愿意去广栋那边工作的,我可以请人给他们安排工作。”

“安排工作?”陈大江一愣,“你给我说清楚点,安排什么工作?”

只要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干什么都比在农村地里刨食强啊,再说以三弟的为人,也不可能介绍那些不靠谱的活。

“就是广栋深阵那边的一家外资公司,”陈大河将那里的情况简单介绍一遍,然后说道,“那里现在接收了好几千人的退伍兵,所以你不用担心安全和正不正规的问题,工资待遇也比一般的国企好,唯一的差别就是没有国家编制,不是铁饭碗。”

“这样啊,”陈大江大致上听明白了,“要是真有这种工作也挺好的啊,这几个家庭都是人多地少,活都不够干的,他们应该会有人愿意出来,就是,”

陈大江稍作停顿,有些犹疑的问道,“大河,老赵他们三个没手没脚,也能安排工作?”

“可以,”陈大河没有任何迟疑地说道,“只有一只手可以做仓管点数,只有一条腿可以去食堂打饭,两条腿都没了也能去门房看门,不影响工作。”

“那,我去问问他们,”陈大江既有些高兴,又有点担心,“牺牲的战友家属还好说,凭力气吃饭,应该不会拒绝,就是老赵他们几个,我怕他们觉得是在可怜他们,大河,你是大学生,帮我想想,怎么跟他们说更好一点。”

这下陈大河也有点抓瞎了,怎么还要兼职心理辅导的,他完全不熟啊。

抓着脑袋想了想,陈大河说道,“老大,这事不管你怎么拐弯抹角,都掩盖不了是在帮他们找工作的事实,总不能说是请他们去人家工厂指导工作吧,那也要他们信才行啊,你就跟他们直说,要是还不愿意,那你就给他们买张火车票,让他们来北金找我,我保证给他们找一份不靠天不靠地不靠别人只靠自己的出路来。”

“那行,”陈大江点点头,“老三,大哥替他们谢谢你!”

“别,你这么煽情我不习惯,”陈大河故作玩笑,随后又低沉着说道,“老大,不是你替他们来谢我,而应该是你替我向他们说声谢谢,要是没有他们这样的无名英雄,我也不可能安安心心地坐在教室里上课,更不可能今天在你面前鼻子里插两根葱的装大象。”

“臭小子,”陈大江笑骂了一声,“还说我煽情,你比我能煽情多了,行,回头我就去找老赵他们,当面替你说声谢谢。”

“老大,”陈大河顿了顿,轻声说道,“全须全尾的活着回来,老爸老妈还等着你娶媳妇呢。”

电话里沉默了半天,良久之后才换来一个低沉而坚定的声音,“好!”

挂断电话,陈大江摸了把脸,看到对面墙上的大挂钟不禁一愣,连忙不好意思地冲着传达室的战士说道,“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超时了,下回一定注意。”

部队里接电话打电话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一个电话不可能让某个人一直打,别人还要用呢,要是以前传达室的战士会提前提醒,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延时了也不说一声。

那位小战士笑着摆摆手,“没事,延时了好,本来看你是七连马上要上战场的,想多给你两分钟,没想到这一延时还给英雄们挣了份福利,这种延时我巴不得多一点。”

陈大江一愣,感慨地敬了个军礼,“谢谢!”

小战士站起来严肃地回了个军礼,“谢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