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办公室出来,陈大河抽了抽鼻子,两手插在棉袄兜里往后院走去,一路上还不断地和人打着招呼。

后面的食堂说是食堂,其实就是个连着厨房的小窝棚,低矮的墙头搭着几片石棉瓦,充当给在这里办公的人吃饭的地方。

推门进去,里面只有杨向明一个人在,桌上摆着两瓶酒,一碟花生米,在那自酌自饮。

现在还不到吃午饭的时候,厨房的大师傅正在做菜,也就杨向明敢跑过来偷闲,别的人要敢提前来能让他骂死,这就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当然,他也不会经常提前过来,今天是要招待陈大河,顺便谈点事。

“电话打完啦,”看到陈大河进来,杨向明哗哗地往对面的大茶缸里倒了满满一缸子酒,“缸子碗筷都是用开水烫过的,你这小子也不知道哪来的毛病,明明是农村娃,整得比城里人还爱干净,”

正说着抬起头看着陈大河,“哟嚯,怎么还哭鼻子了呢,出啥事了?”

“滚蛋,你才哭鼻子,”陈大河瞪着他,“你看我像爱掉马尿的人吗,我这是让风给吹的。”

被两只兔子眼睛瞪着,杨向明缩了缩脖子,将身上的棉袄紧了紧,“嗯,好大的风!”

翻了个红眼,陈大河端着缸子灌了一大口,哈出一口酒气,“菜呢,就一盘花生米怎么吃啊,”

随后扭头冲里面叫道,“老黄,老黄,把你的酱牛肉整两斤过来。”

一颗毛茸茸的人头从打饭的窗口里探出来,“哟,是大河叔来了,等着哈,牛肉马上来。”

杨向明嚼着花生米,撑着脖子笑骂道,“你个四五十岁的半老头子叫个小娃娃作叔也不臊得慌,他娘的,老子来就花生米,他来就酱牛肉,我告诉你老黄,这个月奖金没了!”

“呸,”老黄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要不是我叔给你出主意办厂,你连花生米都没得吃,还想吃牛肉,也行啊,”

正说着老黄端着一大盘牛肉掀开布帘走了出来,“你啥时候办个酱肉厂,把我招进去做技术指导,到时候天天都有肉给你吃。”

“唉,这主意不错啊,”杨向明眼睛一亮,回头看着陈大河,“大河,你看怎么样,能行不?”

老黄将牛肉搁到桌上,两手叉腰笑道,“还说我害臊,我看你才害臊,没我叔你就啥事都干不成了是吧。”

陈大河直接用手拈起一块牛肉丢嘴里,然后挥挥手,“做你的饭去,不知道给领导留面儿啊。”

“得嘞,”老黄用腰上的围裙擦着手,大摇大摆地回了厨房。

“嘚瑟,”杨向明冲着他的背影撇撇嘴,回头看着陈大河,“说说,这个行不?”

“行是行,不过这里面问题一大堆,”陈大河掰着手指,“资金,场地,设备,技术员,做熟食可不比做酱菜,保质期不达标分分钟给你捂坏咯,而且你的原材料从哪儿来?上头可不会给你批这么多的肉,只能自己想办法让队员去养,这里面又涉及到养殖,养殖的技术员,兽医都得匹配到位,否则一场猪瘟鸡瘟啥的就能哭死你。”

杨向明两眼发愣,“这么说,不成?”

“也不是不成,你得一步步来,”陈大河又灌了口酒,一双兔子眼也差不多恢复正常,看着他笑道,“先办养殖,等时机成熟,再另外找块场地办个食品加工厂,这东西还得跟屠宰场分开,要不然卫生没法保证。”

“那就先搞养殖,鸡鸭猪牛都养,虎跃河边上那一块荒地多得是,还不占地方。”杨向明当即拍板,在上剅大队他本来威望就高,今年办了个酱菜厂搞活经济,现在简直就是如日中天,上剅村委几乎成了他的一言堂,这么重要的事拍拍桌子也就定下来了。

要是还有闲言碎语也没关系,把陈大河往前面一顶,那就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保管没人再吱声。

“除了集中养殖,也可以散养,”陈大河自然不知道杨老大心里的小算盘,补充说道,“就跟我们家里也可以养猪一样,给每家每户发几头仔猪,几笼小鸡小鸭,先不收钱,等村民养大了回收的时候再从里面扣,还能给他们增加收入,技术员和兽医就用养殖场的,一工多用嘛。”

“嗯,可以,”杨向明抿着酒连连点头,“这就是报纸上说的,公私经济两不误,对吧。”

“差不多,”陈大河看着他笑道,“你个大老粗什么时候也开始看报纸了。”

“哼,我看个报纸怎么啦,主席说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这是按指示办事,”杨向明嘻嘻笑着,“本来还想请你出出主意,怎么扩大生产的,这就把问题给解决了,今年先搞养殖,明年我就把食品加工厂给建起来。”

陈大河一愣,“酱菜厂不是正在扩建吗,你还想怎么扩大生产,小心步子太大扯到蛋。”

“扯蛋?哼,我还嫌步子太小,”杨向明嘴里嚼着牛肉,脸色也沉下来,“现在别人看上剅挺好的,酱菜厂办得红红火火,可只要到各个队里去转一圈,就知道村民过得是什么日子,除了你们五队有几间大瓦房,其他小队都是清一色的土墙屋,酱菜厂是赚了些钱,可还得打基础啊,不可能给大家多发,今年过年,给各家贫困户送了米油就是好大一笔,要改变这种情况,就必须干实业,我算是看穿了,地里刨食压根就脱不了贫。”

陈大河眨眨眼,拿起酒缸敬了他一个,“慢慢来吧,一口气吃不成胖子。”

“这我知道,可就是着急啊,”杨向明又灌了一大口酒,“还有其他几个大队的,还有公社,哦,现在是镇政府了,一个个盯着酱菜厂眼睛都红了,我能挡一年两年,挡不住十年八年吧,要是哪天老刘真把我给撤了怎么办,这个酱菜厂多半还是保不住,所以说,我要把这厂子做大做强,做到他们不敢伸手,谁敢伸手我就剁谁。”

陈大河没说话,只是举起酒缸子,跟他又碰了一个。

基层干部不好当哦。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