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钱的杨老大现在就很苦恼,和陈大河碰出来的前景很美好,不仅能增加上剅大队的收入,还能将其他大队绑上战车,成为自己的战友,只要能和他们达成合作,就算镇政府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要不然所有生产队一起造反,别说镇里的领导,就算县委都吃不消。

但没钱去做,如之奈何?

看着杨老大愁眉苦脸的样子,陈大河依然端着酒缸子慢条斯理地啜着,等一口牛肉下肚,才笑呵呵地说道,“杨叔,钱的问题好解决,现在关键是把合作的方式定下来。”

“钱好解决?”杨向明愣愣地看着他,“怎么解决?”

“借啊,”陈大河笑道,“只要你这生意能赚钱,还怕银行不给你借?”

“找银行贷款啊?”杨向明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这从古至今哪有借钱做生意的道理,又不是政府安排的银行贷款,赚了还好说,要是赔了弄不好连酱菜厂都没了,那上剅的老少爷们还不把我骂死,这事儿不能干。”

陈大河狂晕,无借不成商,哪个开公司还不借钱的?远了不说,镇上的那些工厂单位都在银行账上挂着呢,要没有银行贷款,单凭政府拨款能买几套设备去,虽说他们的银行贷款也是行政手段,但那也是借啊,又不是后世的老干妈,你不欠我我不欠你的。

“我问你,”陈大河敲着桌子,“你收菜的时候,是不是先记账后付款?东西卖出去的时候,是不是先送货,等别人卖出去再给你钱?”

“当然不是,”杨向明虎着脸,“我们虽然只是一家大队办的厂子,那也是正正规规的集体企业,收货也好卖货也好都是钱货两清,要不然别人怎么看我们?明明白白做生意才是正道。”

这下陈大河可傻眼了,合着还真是和后世的老干妈一样啊,那眼前这位是不是应该叫他老干爹呢!

“行,挺好,继续保持,”陈大河竖起大拇指,“以后就这么干,谁想赊货都不理!”

“那可不,”杨向明瞪着眼睛,“还真有找我说情想赊货的,可这又不是我杨向明的厂子,哪能赊给他,直接让我给怼回去。”

“嗯,挺好挺好,”陈大河抓着脑袋,他一时也没了主意,这位老大坚持不肯借钱发展,自己总不能逼他吧。

要是在昨天,他肯定就撒手不管,任由杨老大自己去慢慢折腾,反正路子有了不怕趟不出来,最多晚一两年而已。

可刚才给大哥打了一通电话,让他心里有了点想法,大哥能不怕死主动打报告上战场,自己有能力却不管村里的发展,怎么说都不合适吧。

不借钱,能有什么办法来解决呢?

陈大河端着酒缸子凑到嘴边,却眼神迷离半天不动,杨向明眼睛盯着桌上的两碟菜,不时往嘴里丢颗花生米,看看他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碟子里的花生米吃完,这时大厨老黄端着个碳炉搁到桌上,转身回厨房又捧出一只大铁锅,里面满满当当的堆着大块的鸡肉,边上还有一串金黄的闷蛋。

正在思索的陈大河突然闻到香气,立刻抄起筷子将闷蛋夹到自己碗里,等热气稍微散了之后,赶紧又往嘴里丢,“唔,好吃,老黄,你这手艺越来越好了,来来,坐下一块吃啊。”

“你们吃,你们吃,”老黄笑呵呵地傻乐,“我不耽误你们谈正事儿,不过小叔,吃了这顿饭,你可得保我个技术指导啊,我还等着酱肉厂开张呢。”

“呵,”陈大河看看他,又看看杨向明,“我这是被讹上了吧?”

“那可不,”杨向明指着桌上的菜,“你以为这炖老母鸡,这酱牛肉,还有这花生米,是白给你吃的啊,不留点饭钱怎么行!”

“大河叔,”老黄抄着两手说道,“从最开始的小市场,到后来的粗粮换细粮,再到现在的酱菜厂,都是你帮忙出的主意,大伙儿也都信你,只要你说找银行借钱能行,那乡亲们都没二话,赔了就赔了呗,重头来过不就行了,当初的小市场不就也是这样么,再差也不会比前几年还差吧。”

杨向明一听,顿时脸都黑了,“我说老黄你是哪头的啊,当初那么困难办小市场都没借钱,现在还借个哪门子的钱啊?找银行借钱不用还,不要利息啊?现在又不是不能做,就是先缓一缓,没那么快而已!”

“我看你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老黄斜着眼睛瞄他,“上剅的老少爷们什么时候怕过?!”

“嘿,谁胆小啦?”杨向明差点没炸起来。

这时陈大河拿筷子敲敲碗,“吵什么吵,口水喷菜锅里了都。”

老黄抱着手撇撇嘴,眼里依然对杨老大表示鄙视。

“其实不借钱也能干,”陈大河敲敲酒缸子,“倒酒。”

“好咧,”杨向明乐呵呵地给他满上,隐蔽地和老黄对视一眼,两人眼底分明藏着一丝阴谋得逞的得意。

他们两个一个锅里捞饭几十年了,平时虽然是吵吵闹闹,但随便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这不现在就冷不丁地打了个配合,要不是陈大河出了名的属驴,也不至于玩这种小手段,当然这也无伤大雅,就算最后没办法他们也不会怎么着。

正往碗里夹鸡块的陈大河一点也没发现,自顾自地说着,“有个办法,叫借鸡下蛋,既然你们没钱,又不肯借钱,那就找个愿意替你们出钱的。”

“愿意替我们出钱的?”杨向明摸不着头脑,看看老黄,又看看他,“你啊?”

“嗯,我,”陈大河看着两人愕然的样子,哈哈一笑,“我给你们找。”

“呼,”杨向明长舒一口气,“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你成了大财主呢。”

陈大河懒得理他,站起来拿起碗筷和酒杯,“走,这里马上就开饭了,去你办公室说。”

“行行,”杨向明立刻抓着大铁锅的把手就跟着陈大河往外走,“老黄,找个托盘把那些端过来。”

“好嘞,马上来,”老黄笑呵呵地找了个大木板,将桌上的东西都端了过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