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断电话,陈大河冲杨向明昂昂头,“听明白了没?”

“懂懂懂,”杨向明满面红光地连连点头,“就你找的这家公司,他们通过广栋那边的政府部门向平安镇下订单,平安镇再将这个任务交给上剅,也只能交给上剅,同时这家公司再支付给上剅一笔定金,这笔定金可以用来采购种苗和食品加工厂的设备,等以后我们交货的时候,再从货款里扣除,就跟我们给村民发种苗去养殖一样,对吧!”

“全中,”陈大河转了转因为拿电话而有些僵硬的手腕,笑着说道,“这样县里和镇上都有了政绩,你们得了实惠,你好我好大家好,还有谁不满意的?!”

对潺林县和平安镇来说,这就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生产任务,一点风险都没有,对正在摸索中前进的深阵来说,也多了一条思路,没理由会拒绝,琼斯公司和这边则是实打实的好处。

“你真行,”杨向明竖起大拇指,“这样的公司都能找到,不愧是去北金上学的大学生,要得!”

脑子里却转得飞快,去年这小子去学校报到前,还跑了趟深阵,难道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先别说什么要不要得,”陈大河敲着桌子,“你今天就去趟牛栏湖找赵书记,跟他说,把他那边多的鱼全收了,完了之后再让他带你去趟石松县,在那边也多收点,不过不能收新鲜鱼,只要腌过的干鱼,收集好之后叫深阵那边的公司过来拉,单这一笔生意,说不定就能让你赚出一家食品加工厂来。”

“哎哟,我怎么就没想到,”杨向明拍了自己一脑袋瓜子,“那边缺副食缺得厉害,咸鱼这东西保存的时间长,说不定真能让他们吃到第一拨禽畜出栏,正好,酱菜厂账上还有七八万,可以用来作为第一笔采购资金,等这批鱼他们来拉走,付了钱之后,就能转活了,不过,”

杨向明抬起头看着他,“你可得跟他们说好,这里见钱交货,概不拖欠的!”

“滚,”陈大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别人公司几十万的定金都能给提前付给你,还会差你这点鱼钱?”

“也是哈,”杨向明自嘲地摸着脑袋,“我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陈大河正要说话,猛然打了个酒嗝,迷迷糊糊地晃了晃脑袋,这才发现两人竟然把两瓶五十六度的老白干给干没了,一大锅炖鸡块也吃得七七八八。

站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到边上的长条木椅旁,在杨向明诧异的目光中左张右望,突然一把扯过挂在墙上的一件军大衣铺到椅子上,然后把自己身上的大棉袄解开,身体在椅子上躺好,再把棉袄盖在身上,竟然就这样自顾自地睡着了。

“喝多了就睡,这酒品比我好多了,”杨向明摇头失笑,叫来人收拾残局。

一觉睡到下午,陈德山找上门来时,陈大河还在呼呼大睡。

“怎么回事?”陈德山眉头紧皱,左右张望没看见杨老大的人,便出来随便逮住个人,“杨老大去哪里啦?”

“去牛栏湖了,今天估计回不来,找他有事?”

“算了,”陈德山回头看看屋里睡得正香的陈大河,不禁有些头疼,“帮我找块湿毛巾来,我把他叫醒。”

“就让他睡会儿呗,”那人探着头往里看了看,“杨书记说他又给上剅立了个大功,一定得伺候好。”

“狗屁,”陈德山冷着脸,“我看姓杨的是自己不想干了是吧,每次就叫我儿子想办法,他脖子上那个是猪脑袋?!”

“我觉得也是,”那人深以为然点点头,“还是头野猪!”

“滚滚,”陈德山没好气地摆摆手,回屋看着儿子直皱眉。

“大河,大河,”拍着儿子的肩膀,陈德山声音越来越大,手上的劲也越来越重。

“啊?”陈大河迷茫地睁开眼睛,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甩甩脑袋才看清眼前的人,“爸,是你啊,怎么啦?”

“还问我怎么啦,我要问你怎么啦?”

看着老爸气呼呼的脸色,陈大河有些奇怪,撑着椅子坐起来,愕然地看着他没说话,以前又不是没喝醉过,也没见他生气啊,吃错药啦?

“我问你,”陈德山坐到椅子上看着他,刚想说话,又起身去把办公室门关上,再转回来坐下,“我问你,刚才有个外国女人到家里来找你,怎么回事?”

“外国女人?”陈大河有些发懵,翻着眼珠子想了想,难道是奥利弗?能来找自己的外国女人好像也只有她了吧。

“对啊,”陈德山审视着他,“刚才我和你妈去了趟纺织厂,一回去就看见家门口停着一辆好大的吉普车,堂屋里有三个洋婆子坐着,正和大红继红聊天,看见我们回去高兴得不得了,”

陈德山手舞足蹈地学着当时的场景,“什么伯父好伯母好,还送上一大堆礼物,最关键的是,”

这一刻陈德山像是僵住一样,两手凝固在半空,像是看到什么极其恐怖的事,直愣愣的看着儿子,“她还说要在咱们家过年!”

“啊?”陈大河眨眨眼睛,“哦。”

“还哦,”陈德山蹭地一下站起来,指着儿子的鼻子就开骂,“混小子你给我听好咯,你媳妇只能是茜茜,那个洋婆子休想进我陈家的门!”

尽管正在操办儿子订婚的事,可现实由不得他不乱想,一个洋婆子带着一大堆礼物上门,电器都是全套的,那电视机竟然跟大木箱子一般大,城里人嫁闺女的嫁妆跟这一比简直没法看,要不是在处对象,人家能送这么贵重的东西?

找个洋婆子做儿媳妇,怎么相处啊?麻将还能不能打啦?乡亲们会怎么看?!想想都可怕!

“可是老爸,”陈大河继续眨眼,“她现在不是已经进咱家大门了么。”

陈德山顿时愣住,下一刻恼羞成怒,涨红着脸提起巴掌就要扇人。

陈大河赶紧拦住,笑呵呵地说道,“老爸息怒,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呢?我不是说了吗,这次就要跟茜茜订婚了,如果我没猜错,那个外国女的应该是我一个朋友,茜茜也认识的。”

“真就这么简单?”陈德山半信半疑,“就算你们是朋友,可这是什么时候,过年,是随随便便就能上门的吗?还送那么多贵重的礼物?”

“人家那是外国人,哪知道咱们的规矩,”陈大河笑着,顺便穿好衣服,“我估摸着,她可能就是想过来体验一下咱们中国老百姓怎么过春节的,走,咱们回去看看,要真是我朋友,正好请她参加我和茜茜的订婚礼。”

“最好是这样,”陈德山一边往外走还一边啰啰嗦嗦,“这洋婆子就是洋婆子,一点规矩都不懂,又不是处对象,哪有过年上门的道理,过完大年再来拜年还差不多!”

“对对对,”陈大河抄着两手闷着头往前走,“回去我教育教育她,没点规矩。”

“随便说两句就行,别说太狠,”陈德山又心软了,“算了,还是别说了,怎么说都是外宾,得罪人不好,只要不是跟你处对象就行。”

“行行,都听您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