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一年二月十四日,星期六,大雪转小雪,西北风五到六级。

如果是在三十年后,别说是下雪刮大风,就算是下刀刮台风,商场里依然是人声鼎沸,货物琳琅,还有一个个男的女的大的小的临时小贩,提着一桶桶真真假假的玫瑰花,向来来往往成双成对的男女青年兜售,哪怕囊中羞涩,小伙子们也会咬着牙根去买下一支平日里只要三五块,这天却要十五二十的玫瑰花,来奉给身边或丑或美的女神,要是钱包还有点底子的,就会将单支换成花束,一般是九朵,或是十一朵,有钱的会买九十九朵,土豪则是用一部小推车装上九百九十九朵,送给不知道是第几任的女友,以期接下来能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但时间倒退三十年,这个时代的人绝大部分都还不知道有这么个洋节日,国营商店的领导更没这个心思去搞什么促销,所以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静,该上课的上课,该上学的上学,明天的周末才是可以去浪的时间。

早上茜茜和安英一起到学校上课,经过一整天的紧张学习,下午放学之后,和往常一样,两人先去取车,可在她们的吉普车旁,却看到陈大河正等在那里。

“大河哥,你怎么来了,”茜茜抱着课本,兴冲冲地跑过去,“是来找老师的吗?”

“不是,”陈大河笑着将她怀里的书本接过来,拉着她上车,“跟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啊?”茜茜有些好奇,可回应她的,却是陈大河一个卖关子的表情,便撅着小嘴表示抗议,还不到两秒,又拉着他的手絮絮叨叨地说着今天学到的东西。

叶正根开着车一路向东,安英紧跟在后面,穿过漫天的风雪,停到前天才来过的西餐厅前。

茜茜牵着陈大河的手下车,诧异地看着他,“怎么又来这里?奥利弗在里面吗?”

陈大河依然微笑不语,拉着她的手往里走。

和前天的热闹不同,今天的餐厅很安静,只有刚刚装上的霓虹灯广告牌闪烁着五彩光芒。

推开无人值守的大门,茜茜猛地睁大眼睛,一手捂着嘴,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脚下的走廊上是散开的玫瑰花瓣,整个墙壁上,除了挂着油画的地方,全部被一朵朵鲜红色的玫瑰花挂满,就连天花板上,都吊着一圈圈心形的玫瑰花环,这一刻,就像是走进了花的世界。

陈大河牵着她慢步往里走,进入大厅里面目之所及,全是红色的玫瑰花海,沿着铺满花瓣的台阶上到二楼,依然是满满的玫瑰。

陈大河拉着她,走到二楼一间休息室里,拿出两个袋子递给她,“把衣服换上。”

“啊?”茜茜愣愣地接过纸袋子,看着陈大河推门出去之后,才想起打开。

袋子里面是一条浅紫色的长裙,没有袖子,只有两根肩带,很简单,却也很漂亮,如果不是餐厅里暖气开得很足,这个季节是不合适穿这种衣服的。

茜茜左右张望,确定没有人之后,才羞涩地换上衣服,将头发轻轻挽起,用袋子里一只漂亮的水晶发卡别着,与发卡一起的,还有一条浑圆的珍珠项链,另一个袋子里是一双镶嵌满水晶的高跟鞋,还好不是在香江见过的那种很细很长的细跟,四五公分高的圆根鞋她还能穿。

换好衣服,拉开房门,陈大河已经等在门外,这时他也换上一身深蓝色的西装,显得身体格外挺拔,领口还系着一只蝴蝶形的红色领结,更增添了几分神采。

看到男人火热的眼神,茜茜俏脸通红地低下头,心跳得厉害,连手被牵着都没发现。

陈大河拉着她,走到旁边餐厅里唯一一张白色的餐桌前,替她拉开椅子,再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自己才走到对面落座。

茜茜愣愣地看着周围的花海,最后视线落到对面这个她将要陪伴一生的男人身上,连呼吸都不自觉的放缓,生怕发出一点声音,会惊醒这个从未幻想过的美梦。

陈大河看着她的样子,微微一笑,然后伸出右手打了一个响指,下一刻,悠扬的小提琴声响起。

茜茜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之间隔着大厅空间的对面走廊上,一位身穿白色晚礼服的金发女郎,手扶着小提琴,沉醉在迷人的音色里。

紧接着,两位穿着燕尾服,打着黑色领结,双手戴着白手套的白人侍者捧着冰桶走了过来,为他们倒上冰镇好的红酒,随后又很快退下去,不见了身影。

茜茜看着面前晶莹剔透的高脚酒杯里盛着的红酒,再看看对面的男人,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

陈大河举起面前的酒杯,示意她也端起来,两人遥敬之后,小抿了一口,才笑着说道,“喜欢吗?”

茜茜舒了口长气,露出傻傻的笑容,眼神还有些散乱,“我,我不知道,就好像在做梦,很喜欢,可又害怕下一秒会醒来,醒来了,就什么都没了。”

陈大河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好笑,心里又有点心酸,自己之前对她确实不像她对自己那么上心,既然选择她成为自己一生的伴侣,无论是从情感,还是道义上,都应该给她足够的关怀,而茜茜的付出,也值得他回报这一份心意。

身体前倾,将手向前伸了过去,陈大河笑道,“是不是做梦,你拉拉我的手,不就知道了。”

颤抖地伸出自己的右手,又复迟疑,最后猛地往前,抓住那双停在半空中的大手,茜茜眼泪唰地一下流了下来,“大河哥,我抓着你的手了,我抓到了,”

茜茜的手紧紧捏着,哽咽着说道,“既然你让我抓住你的手,不管以后你会不会放开,我都绝对不会放开的,哪怕是死也不会。”

陈大河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同样用力将她的手握住,轻声道,“不放,我不放。”

几分钟后,茜茜的情绪才平复下来,但拉着陈大河的手还没松开,“大河哥,你知道吗,在我十二岁那年,你举着木棍,带着一大群和我们差不多大的男孩子,赶走那些欺负我和外公的人,把我从河里拉上来的时候,我就认定了,这辈子就嫁给你,这是我自己的想法,和孙爷爷、李爷爷、罗爷爷、田爷爷、王爷爷他们都没关系,虽然他们都管我叫你的小媳妇儿,我心里很高兴,但我知道,只有你愿意娶我,我才会是你的媳妇儿,他们说的,都不算,”

“可是,不管我怎么粘你,我都能感觉到,你只是拿我当妹妹,”茜茜抹掉落下的泪珠,笑着说道,“没关系,我们都还小,我可以等,等到我们长大成人,等你不再只当我是妹妹的那一天,今天,我终于等到了,”

“李爷爷把他的房子送给我们,当做结婚礼物的时候,你接受了,我很开心,但我知道,这天还没到,去年过年在我家里,你向我们全家承诺会娶我的时候,我也很开心,还有今年我们的订婚,我都很开心,但我同样知道,这些都不是你接受我的日子,直到今天,我才终于等到了,”

茜茜白皙的脸上挂着泪珠,却露出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今天,我终于等到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